您的位置: 首页 >舆情观察 > 正文

广州民投董事长张超民离婚案引法学界热议

2017-11-01 23:03:25来源:

原标题:广州民投董事长张超民离婚案引法学界热议

2017年9月30日,北京法律出版社六楼会议室,李伟民、杨立新等五位法学界的著名权威专家齐聚一堂,研究和论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在审理中的“张超民和邱女士离婚纠纷案”。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离婚案,能引起权威专家的重视,进行专门研究和论证呢?

为了解详细案情,《法律与生活》记者近日赶赴广州市实地采访,见到了向我们反映情况的邱女士。

“他是一个心狠手辣、忘恩负义之徒。为了独占夫妻共同创造的巨额财产,他设阴谋诡计,用隐瞒、欺骗甚至恐吓等手段,害惨了我和女儿,也把我的家人害苦了。” 邱女士情绪激动地对记者说。

“他”,就是邱女士的丈夫张超民,现任广州民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

“零投资”成为大公司董事长

2017年3月30日,南方都市报登载了广州民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民投”)成立的一条新闻,现场,广州市的一位副市长为该公司揭牌,使该条新闻成为抓人眼球的亮点。这家公司的注册资本达人民币6亿元,发起股东是29家公司。据邱女士反映,表面上董事长张超民既不是这29家公司中任何一家的股东,也不是任何一家的职员,也就是说,他在公司里是零投资。

那么,“零投资”的他,是如何成为当地政府都很重视的大公司——广州民投的董事长的呢?

邱女士告诉记者:“张超民实际上投资了33.5%的股份,之所以不直接登记在自己的名下,是为了隐匿巨额夫妻共同财产,侵占属于我的财产部分。我和他的离婚官司正在审理中,这期间他名下不敢露一点资产,因为一旦暴露了就要做夫妻共同财产分割”。

“这些钱都应该是张超民拿着夫妻共同财产投资的,有我的一半。广州乾启(即广州乾启软件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东是李素珍、赖仕金,这二人是张超民的员工;合正数据(即广州合正数据处理有限公司)为一人公司,股东是伍桂祥,而伍桂祥是张超民的侄女婿。张超民以员工做显名股东自己做隐名股东,以实际控制人身份成为广州民投董事长。”邱女士说,“他这样一个心理阴暗极度自私、没有道德底线的骗子竟然还能给人家当董事长,不知道广州民投怎么会让他当董事长,公司股东将来不都得让他给骗死!”

经查,广州乾启持有广州民投18%的股份,出资额为人民币3600万元;合正数据持有广州民投15.5%的股份,两家公司共出资人民币6700万元,恰好占有广州民投33.5%的股权。

相关证据证实了邱女士所说:李素珍和赖仕金自十年前就一直是张超民公司的员工;伍桂祥是张超民的侄女张赛华的丈夫。

接着,邱女士向我们讲述了她过去十几年的生活历程。

夫妻共同创业打下雄厚基础

1998年2月11日,张超民与邱女士自由恋爱,在广州市海珠区登记结婚。1999年11月23日,张超民(占股86.67%)与邱某某(系邱女士之父,占股13.33%,)出资300万元成立广州市天溢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溢实业”)。从此,夫妻共同经营,在商海打拼,邱女士父亲为支持女儿女婿创业,也抛弃了自己原来经营的医药行业,携带资金加入进来。

(邱女士夫妇共同创办的天溢公司)

(天溢公司辖下的球场绿地)

由于夫妻齐心合力,公司经营业绩突出,规模不断扩大。由最初的天溢公司投资,先后派生出广州市五环体育会所(简称“五环会所”)、广州市广角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广角物业”)、广州全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全进公司”)、广州市喜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后来再派生出来的新公司(广州民投、广州乾启、合正数据等),总资产近20亿元人民币。

2000年2月,天溢实业与广东省体育运动学校合作建设“天溢大厦”,取得“天溢大厦”五十年使用权。2002年12月6日,张超民(90%)、邱女士(5%)、张赛华(5%,代持)注册成立五环会所。五环会所以自己名义出租经营“天溢大厦”,并享有由此获得的全部收益。每年仅“天溢大厦”租金部分就可以获得3000万元的收入。“天溢大厦”的经营权还有32年,假设在租金不涨的情况,未来的收益将会有至少9.6亿人民币。

躲避检察院调查侄女代持股权

2004年12月,时任广东省某大集团总经理的万国华因收受他人贿赂被调查(万某某被判有期徒刑8年),与其有业务往来的张超民也因此被检察院反贪局调查。“从2006年底开始,张超民借口为了财产安全逐步将所持天溢实业、五环会所、广角物业、全进公司的股权转给他的侄女张赛花代持,并将我父亲让我代管的天溢实业、五环会所的股权也交由其侄女张赛花代持。”邱女士说。

2008年11月25日,张赛花向邱女士夫妇出具了其代为持有五家公司股权的“保证书”,“保证书”中写明:“张赛花代持广州市天溢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市五环体育会所、广州广角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广州喜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全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全进公司’)等五家公司全部股份和天河区龙口西路331号801房房产一套均属叔叔、婶婶共同所有”的事实,并承诺如公司因经营需要作股权处理或资产抵押时,须征得叔婶二人同意,并出具二人联名同意书。

“所有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始终都是张超民。自从股权被张赛花代持以后,一切都开始发生变化。”邱女士说:“从那以后,我的噩梦就开始了。”

遭遇负心汉抛弃妻女起诉离婚

“张超民出生在广东农村的贫困家庭,他和他的母亲都有重男轻女思想。为了整个家庭的未来和满足张家要抱男孙的强烈愿望,我放弃了对人生理想前程的追求,独自带着年仅三岁的女儿在外地,为了生儿子。当我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在外地的时候,留在广州的张超民开始过着任意妄为、潇洒惬意的生活,带着小三吃香喝辣、游山玩水,并为小三购房买车。”邱女士说, “2008年,我带着女儿回广州后,在家无意中发现了张超民与其他女人有染的事实及证据,当时就气极一时找张超民质问,张超民见事情已败露,便露出了本来狰狞的面孔,恐吓我说要么乖乖忍受他的所作所为,要么卷被盖走人,要闹则将累及娘家人没口好饭吃......!”

“为了珍惜这个自己付出了全部的家,维持这个家的和谐,我只有默默地独自承受这种无人能理解的苦楚。”邱女士告诉记者:“因为长时间处于一种抑郁自责的状态,我一度精神恍惚,常自己问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为之倾注了全部心血的家和丈夫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2015年6月9日,张超民突然向广州市海珠区法院起诉离婚,声称除了一处房产没有夫妻共同财产可分。“当他要我去外地生儿子的时候,就已经决意抛弃妻女了,就开始实施独占夫妻共同财产的计划了。”邱女士说:“在他们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张超民与其他女人生育私生子。张超民和黄晓桦同居并生育一个男孩,男孩的名字是按照张超民家族的辈分取的。为了掩人耳目,男孩随母姓,户口登记在黄晓桦的户籍地址汕头市龙湖区一小区内。他们居住在广州市珠江新城一公馆。张超民和女方家人一起生活,出入小区就像一个完整快乐的家庭。”邱女士表示,她说的话句句是实,如果张超民否认,“那他敢去做亲子鉴定吗?如果鉴定不是亲子关系,我愿负法律责任。”

2015年8月20日,海珠区法院做出不准予离婚的判决。

张超民和张赛花否认“保证书”并频繁转让股权

2016年4月19日,张超民再次向广州市海珠区提起离婚诉讼,要求离婚,称双方仅有二沙岛一处房产,夫妻没有其他财产可供分割。同年6月20日第一次开庭,邱女士向法院提交关于财产(公司股权)及张赛花的《保证书》等相关证据。张超民和张赛花都否认“保证书”的存在。之后,五家公司的股权结构开始迅速发生变化,所有在张赛花名下的股权都被转出。具体有:

(1)2016年6月21日,张赛花、伍桂祥通过股东会决议,以协议形式将代持的天溢实业的股权转给赖某某(90%)、李素珍(10%,任法定代表人),这两人均为公司的员工。6月28日,完成变更登记。

(2)2016年6月29日,张赛花将所代持的全进公司的股权转让给五环会所(99%),李某某(1%)。公司的注册资本已于2009年8月11日从10万元增至1000万元。

(3)2016年7月5日,张赛花将代持的五环会所的股权转给广角物业(98.333%)、金货贸易(0.02%,新增股东)、天溢实业(0.02%)、赖仕金(1.61%,任法定代表人)、李素珍(0.017%),注册资本在2012年3月8日增至6000万元。

(4)2016年7月8日,张赛花、伍桂祥将持有的广角物业股权以总额120.25万元转让给赖仕金。同时,李素珍独资的注册资金为3万元的广州市货真价实贸易有限公司,以认缴5950万元的形式成为新股东,占股比

推荐阅读
  • 时事政策
  • 焦点新闻
  • 热点聚焦
  • 社会资讯
  • 民生热点
  • 舆情观察
  • 消费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