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聚焦福田 > 正文

文化广场举办诗歌大赛 十大好诗榜单公布

2017-11-07 10:56:52来源:

11月4日,由深圳市福田区委宣传部(文体局)、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诗刊》中国诗歌阅读馆联合举办的“第二届十大好诗(2017年度)颁奖仪式暨全国首批诗歌辅导员志愿者授牌仪式”在在福田区文化广场(梦工场)举办。

据了解,由《诗刊》中国诗歌阅读馆具体承办的第二届年度十大好诗评选,先后组织了以诗人朵渔为初评委主任的10人推荐评委,以及以诗评家、教授耿占春为主任的5人终评委。初评委员会自今年5月成立,历时半年时间,共海选推荐近500首年度诗歌佳作,投票选出100首佳作进入终评。最终由5位终评委经过现场评议和讨论,投票产生2017年度十大好诗,并在昨天揭晓。

同时,《诗刊》中国诗歌阅读馆的7位核心团队成员刘海星、子夏、耿占春、树才、朵渔、张曙光、沈苇等7位诗人于今年8月,向国内诗歌界以及中小学校发起联合倡议,以公益的方式,推广针对少年儿童的现代诗歌教育计划“读诗吧,孩子”。面向全国中小学校在岗老师,招募100名有一定诗歌基础和公益精神的诗歌辅导员(志愿者)。现场举办了全国首批诗歌辅导员志愿者授牌仪式”,福田区宣传部副部长谢希、关爱基金会秘书长彭伊娜等嘉宾,为来自全国各地和深圳市的首批51位诗歌辅导员颁发少儿诗歌阅读推广使者牌匾。活动还特别邀请在今年腾讯99公益日期间,最小年龄发起团体一起捐众筹支持“读诗吧孩子”公益项目的鼠宝宝基金小朋友到场,代表众筹捐赠人为来自云南丽江纳西族的民族中学老师周杰捐赠诗歌阅读书架铭牌。(记者 韩文嘉 文/图)

附:第二届十大好诗(2017年度)榜单

1、万有引力

作者:江一苇

父亲,你越来越弯曲的身子,

让我看到了可怕的万有引力。

它揽着你的脖颈,

不停地往下拽。

有时,我甚至听到

骨头在你体内嘎吱作响的声音。

你曾经有过挣扎吗?父亲

作为在你的树荫下辛苦活着的一代,

父亲,你让我相信,

无数直木

就是这样被扭曲成车轮的。

2、哀子诗

——比深心再进一步入门

作者:臧棣

最好的慰藉就是

我能确定自己在你生前,

并不总是低估你的年龄。

宇宙中不存在别的底牌,

也没有任何一种时间

仅仅凭借它自身的流逝

就能弥合这突然绷断的

生命之弦。除了你的影子,

我再无其他的人生底片;

但我猜,假如我试图

借着时间的力量来减轻

这悲痛中的哀痛,我就有负于

你曾对我有过的,任性到

纯洁的依赖。在你我之间,

还会有什么样的信任

能胜过比神秘还平静:

窗外,我们一起种下的柿子树

依然油绿得像一座伞状纪念碑。

我并不吃惊,我的目光中

突然会加入你的目光:

这无边的悲痛其实也是

一种人生的果实,和此刻

铁青在枝条上的果实的差别

并未大到我无法判断──

雷雨的间歇,尖锐的蝉鸣

既是生活的伤口,也是记忆的粗盐。

3、被词语找到的人

作者:张执浩

平静找上门来了

并不叩门,径直走近我

对我说:你很平静

慵懒找上门来了

带着一张灰色的毛毯

挨我坐下,将毛毯一角

轻轻搭在我的膝盖上

健忘找上门来了

推开门的时候光亮中

有一串风尘仆仆的影子

让我用浑浊的眼睛辨认它们

让我这样反复呢喃:你好啊

慈祥从我递出去的手掌开始

慢慢扩展到了我的眼神和笑容里

我融化在了这个人的体内

仿佛是在看一部默片

大厅里只有胶片的转动声

当镜头转向寂寥的旷野

悲伤找上门来了

幸存者爬过弹坑,铁丝网和水潭

回到被尸体填满的掩体中

没有人见识过他的悔恨

但我曾在凌晨时分咬着被角抽泣

为我们不可避免的命运

为这些曾经以为遥不可及的词语

一个一个找上门来

填满了我

替代了我

4、河曲马场

作者:阿信

仅仅二十年,那些

林间的马,河边的马,雨水中

脊背发光的马,与幼驹一起

在逆光中静静啮食时间的马,

三五成群,长鬃垂向暮晚和

河风的马,远雷一样

从天边滚过的马……一匹也看不见了。

有人说,马在这个时代是彻底没用了。

连牧人都不愿再牧养它们。

而我在想:人不需要的,也许

神还需要。

在天空,在高高的云端,

我看见它们在那里。我可以

把它们一匹匹牵出来。

5、感谢乳房

作者:阿顿·华多太

今天开始我要

像翅膀感谢微风那样

悄无声息地感谢乳房。我要把

每一寸土地都当作乳房

我把天空当作乳房

乳汁当作世界所有的河流

我要把浑身的血液

视作白色的乳汁,肉体

骨头一样白,白得透明

白得自身发光,落下太阳和月亮

提前照亮自己的路行走

我要把每一座雪山

视作一个个年轻的乳房

用弹性回绝偷袭的卡路里

我要把年老的乳房

视作绿洲,安抚沙地的反叛

我还要把动物的乳房

都视作碗,盛满白白糌粑的碗

供给所有的人,所有的神

最后我会把所有乳房

视作我一代代,各种各样的母亲

我会把整个世界当作乳房

喜马拉雅在它中央

我的故乡在它的乳晕里

6、水灯纪事

作者:高春林

表芯齿轮状的水灯,它转动的蔚蓝

在影像下以黑色背景,似述说着

时间本是一个谜团——水面即谜面。

一个漫游者,有时伴着美人、友人,

多数时候是一个孤独的人,孑然拉长

时间的影子。亦或,影像的时间。

我走近,又貌似从这一刻远去。

水灯,不知道它能否照彻一个谜底——

深水下是一个个活着的人,岸上

是蓬勃穿梭的人。谁也不是多余者。

多么渴望一个白鹭飞翔的水域,

当水灯消隐,一切事物披上各自的磷光。

我在一个被陌生的水岸行走,

水灯,从幻化的现实到虚无的词,

被一个映像抹去又诞生。事实上,

走到哪里我都是并且一直是我的现实,

水雾一再密布,必然的天使穿过它

穿过谎言、谶语、暴力的美学,

每一个澄明都是水灯的具体,

不一定如此宏大,放在水面上给予自由

以自由,一条船就是黑暗里的微茫,

这将是我孤寂深夜里的修行——

夜行者在自己的时间里点亮声音的灯捻,

通往瞭阔的黎明。突然,一个老人

他赤裸着上身在方石上打坐、推太极——

生命庞大,几乎没有与之相称的初冬景物,

一种清冷被推开,一层水雾被推开,

这时,他的吸纳从冷事物的背面

以开阔,并给开阔运气力。一些人从身边

走过,瞥视,去往各自的剧场。

我被他推移的双手吸引——

和冷时辰较劲,时间就是迂回,

每个词几乎都是一个险滩。

神秘在于,赤红的上身像早晨的幻影,

抑或昨夜水灯?他说,他是点水灯的人,

他说:“这里的每个人都应是点水灯的人。

我祭他们,也祭这世界上的人心……”

水面上一只白鹭在开合它白色的翅膀,

像祈祷一样。大水掩去波澜……

我似乎从孤寂中走出,对时间里的另一个

时间以注视——石漫滩之下一处处庭院、

劳作的农人、孩子、自由的鸽子——

幻觉多数时候在于瞬间,如果说这是一个

蜃景,我宁愿它回到恒定。

事实是:他们消失于一场大水。大水……

多少人?多少人至今是个谜,

多少石头也仅仅是碑石。谈论死亡

远不如谈论水灯让人忘乎、迷离、彻底。

2007年我第一次来。看水灯的舞蹈,

喷出钢花。美景锁着一个洪殇,

我在诗里找到滩石。关于那场洪水的黑洞

已不再有人提起,貌似被这时的

澄明之磷堵上了。我在明净的湖岸,

坐了一个下午,黄连木、紫薇、枫树,

在十一月的命门上独自落叶、变红。

我一边读帕斯的《太阳石》,一种抽象的

明镜,“我曾见黑影在一串串地集结

为了去饮沟渠的血液……”

悲凉,有时候在诗里才能看见,仿佛

生命植入了另一个生命才有一种真实。

紫薇的神奇,在于它极强的粉饰性,

貌似命令水流在一种处境里消声。

时间是用来忘记的。你不忘记就痛苦?

疼痛具有隐忍性,水隐忍着悲惨的命运,

时间隐忍着飘向天国的安魂曲。

盘旋的鹰,白鹭,候鸟,各自在水上安命,

然后祈祷。幸存者,生活还在继续,

雾霾还在继续,水灯的祈祷还在继续……

那之后我目力所及的,一边是美景,

一边的历史,在欣悦与揪心之间,

登岸、上山,各自造田或筑高楼里的生计。

飘向生活的船,忘情里贩运了多少忘情?

正视即审视。除了我的词,我没有其它。

我的确是一个忘性大的人。再说了

没有忘记,明天就不能继续;再说了

不记忆也同样无法抛出今天的锚。

如若承认生活是一条渡船,稳不稳还在

其次,渡啊,就从了“不应有恨”。

我因此坚持做一个“过心底”的人,

在时间里找到真,而不是针。

多数时候是水雾,遮挡了见远天的视线,

我每一次都真切地来,真实地写下

神秘、友谊——在诗里为生活和解,

试图让远天更远,让明澈回到彼此之间。

这是我多年来一直欣慰的一件事,

即使在某个处境下冷遇、被谣言肢解,

我也固执地相信水明净世界就明净,

流水的时间里有一个洪峰之后的安宁、

人心,透明的植物滋生时间透明。

我因此以我的耳廓,向历史

要一个词,说出生命是一个伟大的意义。

咆哮的滚石,已归附于憨态的平静。

大水下的亡灵,在紫薇花的蛊惑下,

遗失了本能的呼喊。他们,是的,

他们是那个夜,以及所有夜。

一个石头对着另一个问:你叫什么?

无名者,在无名的星河里闪烁,一种暗。

一个残留的土坝遗址,一棵红枫树,

隐于幽深的闸门后,给出隐秘、有景致。

我从北岸到南岸,要翻过二郎山,

这等同于穿过了一个神话传说。

倒放的映像却是,神话里的二郎神

面对一个悲惨的世界失去了法力。

这时他也是一个点灯者?本地的风景

抬高着灯台架,抬高美和晚上8点的灯火。

“驱散黑色的记忆吧,点亮内心的灯吧。”

水之海在我们的天空。除了开阔,没有另外

的明澈以选择,除了给内心一个宝莲灯

还有什么能拨得动时间的一个指针?

除了灯,“再多一个词今夜也容不下了。”

7、母亲的乌鸦母亲的秋

作者:麦麦提敏·阿卜力孜

我孤独地坐在地球上想她,

而飞来了母亲的蓝色秋天。

我想与死亡为邻,一直挪移

而母亲的乌鸦衔来了橄榄枝。

母亲的蓝色秋天

像剥光了杨树

把我对着黑果实剥光。

母亲的乌鸦

像落在一具尸体上面

停住在我的身体顶不住的头颅上。

母亲母亲,你多爱我

母亲母亲,我也爱你

母亲的乌鸦紧闭双眼

歌颂爱,

母亲的蓝色秋天

硕果累累

吃着我的花我的水。

母亲母亲,你多爱我,

母亲母亲,我也爱你。

孤独地坐在地球上,

我吃了母亲的乌鸦埋在地下的胡桃。

母亲蓝色的秋天

使死亡在我开了花

黑暗结满多汁的无花果。

母亲母亲,你多爱我

母亲母亲,我也爱你。

(在维吾尔人的民间传说中,当一个人死后,乌鸦会将他的灵魂带回他的栖息地,倘若这个人的灵魂得不到平静,则被迫暂时停留在人世间。乌鸦将胡桃埋在地下作为粮食存储,据传,人吃了这种胡桃,会得健忘症,并变得愚蠢。)

8、非同寻常的晚祷

作者:江离

葬礼结束了,结束的还有

围绕着耳朵的痛惜、同情和非议

他为他的如释重负感到歉疚

但在心中,他知道

他爱她,甚至胜过以往——

她的气息弥散在厨房、卧室和他的梦中

那些忘记的承诺像雨点敲击他的窗户

他觉得她也同样爱他

因为怜悯他而回到他的身体里

并为他祷告

他后悔从未留意她祈求的是什么

否则就能陪她祷告,即使只有一次

这念头如此强烈

于是他站起来,从房间取出经文

十指交叉到胸前开始念了一段

尽管不清楚从哪里开始,又该在何处结束

又一段,专注地

站在淡黄色灯光包围的房间里

再一段,对着窗外暗淡星夜的无穷空阔

9、安魂曲(组诗)

作者:廖伟棠

(1)待旦歌

今夜无法写作,

打字意味着敲击狱室墙上的每一块砖,

血饲那些囚徒刻在砖上的日子成魅,叫喊成灰。

今夜孩子入睡前问我:

多少把光剑才能盖过太阳的光?不,一亿把也不能。

鲑鱼始终在银河里逆流而上,被二千艘恒星级战舰的残骸割伤。

今夜无法成眠,

做梦等于把铜钟一遍遍撞向脑叶,目击

光扼住光的手腕,说:忘记我等于背叛一个人奔涌了千里的动脉。

(2)蚁之诗

假如蚂蚁会写诗

将有多少诗篇书写它们的烈士

都是幽暗的火、冷冽的碑

抑扬顿挫的狂草、大醉

记述那些天意或者意外

牢狱或者病魔、毁谤

离散或者全灭的反抗小队

极黑的雪同样为它们落下

它们同样会用他、她、祂称呼

雪中僵立的塑像

相信塑像中也有黑血沸腾

甚至,它们会把盐、烟灰和杀虫剂误认为雪

扩充它们的隐喻以及结尾有力的一句。

然而人类不会在意,即便是最慈悲的人类

也不会读懂蚁的诗。

(3)无敌之诗

如果雨是腥的,让我在雨中变成剖开的鱼。

远方的闪电决意去死。

如果死是新的,让他在死中变成怀孕的雨。

在血的激流中救出一道闪电。

如果血是锋利的,让我在血中变成粉碎的、洁净的、不停息的雨!

像我那个没有敌人的长兄一样。

(4)无用之诗

我不明白今夜的月亮为何仍皎洁如初,

越过窗子流连在我的床上像一个无瑕的杀手。

而明明有人在用死亡羞辱着我们,

用汹涌的癌把我们迎头击沉。

夜色依旧如两千年前的正义

凛然而无用。

这一切仍然来得太迟,

这一人的支撑则太久,

雨脚如马盘亘在他身后

哑默如马血染湿了胶结了长鬃。

而即使是这样,天亮后的晴云依然像

全身消毒过的护士,迅速把尸体从我们的尸体上挪走。

即使是这样

我们仍然相信自己活着,

相信灵魂是幻肢,仍然骑车穿过广场。

暴雨的列阵仍然找不到般配的骑手。

深林中他大呼我们的名字,如叫魂于异乡。

黑夜凌迟着他,我们却凌迟着月光。

(5)忍声之诗

当先人的尸骨铺满了地球的浅层

这颗行星会否获得新的闪耀或者黯淡之方式?

阳光下深水埗游荡着悲伤的薄鬼魂,

而举国翘首,准备好为一声惊雷送上提早聋掉的耳朵。

(6)隐喻之诗

你躺在病床上就是这嶙峋山河躺在病床上

中国并没有把你刺伤成诗

你的器官衰竭就是这癌变的民族器官衰竭

但昨夜,整个世界都用上了呼吸机苟延残喘

唯独你大口吞咬,自由的苦胆

你若远去,人们将在大雪茫茫上打扫一切的隐喻

汉语将不再需要隐喻

只需要一场真实的、肃杀的大雪

作为病危通知

(7)其后,雨

在没遮拦的街道

在临时的屋宇

在未诞生的山岳

在停产的工业区

在首都,在边陲

雨不停地下着

把海带来

每一个人的肩上、胸前

渐渐地我们湿透

获得了浪花的咸和涩

习得了耸起或退却

但有一些零星的灰烬

它们在海水中叫喊

说要拥抱我们

要告诉我们

火的往事

远方的海就在这时裂开

像千具佛像

身上的纵横琴弦

被月光一一捻起——

你已见过大海

你已经被海盐灼伤

你的手上有血

现在是弹奏它的时候了

在默默折合的伞下

在移动的广场

在萦回不绝的长河

在天文台与小酒馆

在故园,在异乡

雨不停地下着

把海带来

每一个人的耳畔、唇边

磁共振机中回忆一场战役

在钝重的口弦奏响之前

骑者已经躺倒在冰河中

我骤然想起你的微笑

而不敢笑对同一具铁棺的四壁

四壁像追击的刀斧手围拢过来

你教我解甲,听肉身化蝶潸潸

骑者的双目已经畅饮他的死亡

但他的黑骏马哪里去了?

所有的风都应该敛翅造影

趁死亡在音乐停止的地方临镜卸妆

再拉开此匣时我已是一把马头琴

在夷平了的地狱上醉步踉跄地活着

10苍山下(组诗)

作者:赵野

日日

日日面对群山,我的抱负已星散

只关注生命本来的样子

清碧峰顶一朵云,像饿虎

扑过来,又闲挂在感通寺

自然有自己的游戏,人世亦然

这惬意不足以向外言说

此刻,树木欣欣长出新芽

我俨然听见了万壑松风

正午

正午的时光幽长慵倦

桂花树下适合读陶潜和王维

山岚悠悠啊,我们都爱这片虚无

以及虚无深处的一滴眼泪

此心光明,万物不再黯淡

草木坐领长风,一派欣然

众鸟返回树林过自己的生活

我向天追索云烟的语言

如何

如何赞美山林的静默

以及燕子的飞翔,当下是问题

我要格物出花,在它们之间

找到更深刻的义理

阿多诺说,没有任何抒情诗

可以面对这个物化的世界

阵阵好风吹过,我还是

感到了一种顽强的诗意

樱花

樱花璀璨,我的心智

每一秒都被混乱席卷

每片花瓣上都有一次人生

彰显什么是无常与真实

我已到知晓天命的年纪

无边花海里燕子翻飞

伟大的密勒日巴尊者说过

他的宗教是生死无悔

大风

大风吹乱苍山的云

吹乱红尘的白发,往世的微茫

夏虫吐纳长天,要我们内视

在空里把自己活成山水

半世狼突,生死都是盛宴

觥筹交错间有人高唱

“我们每刻都正在死啊”

樱花满树碧玉,随风摇曳

连夕

连夕风雨后,苍山青翠欲滴

溪谷飘着八世纪的烟岚

天上的人儿,随山灵游走

每处履迹都有我的乡愁

几只鸟在深涧长鸣

应和一个传统,到春到秋

时代不断错过,我乘云而起

最后清点这大好山河

秦王

秦王的剑气已到易水

要先于刺客把历史改动

咸阳吹起阵阵北风

最坏的可能总选择我们

一朵云飘来,先知般疾呼

是时候了,何不乘桴浮于海

昔日帆影还在么,我喁喁向天

苍山上响起八章哀歌

夜雨

夜雨打在屋檐上

像悲伤的杜鹃叫醒记忆

岁月凶残,死亡以加速度来临

又以加速度被忘记

我有一个抱负,隐秘而慵倦

却如归程遥遥无期

我们已经历那么多,还会更多

直到一切都化为灰烬

为了

为了此地创造一处彼地

为了现在发明过去

苍山十九峰,每座山头上

坐着一个苍雪,日日看云起落

“水就是空行母”,尊者说

那么,风也是,我这样想

心仪的旧友啊,此刻多愿你

化着一场雨,淅淅落下

子夜

子夜醒来,天空清澈如水

龙溪发出好听的声响

丹桂又长出几片新叶

扶桑花开着,仿佛夏季来信

一只鸟栖息在树梢

另外一只,振翅欲飞离

真是喜悦啊,平常的一个日子

我竟见秦时明月汉时空山

我写

我写恒常的诗,如水流淌

元音弹响,直抵生命的本质

月亮是最初的月亮

所有的路径都通向死亡

这个世界太多复杂的智识

其实不过文明的惩罚

我写谦卑的诗,山一样静默

“万物皆有定数,包括悲伤”

苍山

苍山光芒万丈,云层下

飞瀑一样的光里飘满文字

山谷幽深明亮

犹如一份终结的答案

我的前生在空中一一浮现

袅袅烟岚中万花盛开

我已不想再在路上,我要说

真美啊,时间,停下来吧

推荐阅读
  • 时事政策
  • 焦点新闻
  • 热点聚焦
  • 社会资讯
  • 民生热点
  • 舆情观察
  • 消费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