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 正文

晶报评:应对经济数据造假零容忍

2017-11-18 12:43:49来源:

 

应对经济数据造假零容忍

肖擎

辽宁省两会近日开幕。该省省长陈求发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对外确认,辽宁省所辖市、县在2011年至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问题,“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

地方经济数据造假不是秘密。2015年,新华社曾报道,东北不少地方纷纷在给统计数字“挤水分”,并反思统计数据造假之弊。基层官员反映,不仅GDP增速、投资、消费和进出口等数据“大水漫灌”,甚至连棚户区改造、城乡居民收入等数据也被篡改。

政府工作报告是权威的政治文本。就省一级来说,不仅会进入地方视野,也会进入全国视野。很多时候,各种专业机构就从这一政治文本来观察各个地方的施政成果和方略,来分析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脉络和纹理。在这个意义上说,把所辖地区的经济数据造假问题放在省级政府工作报告里说,既显示问题之严重,也显示省级政府对治理问题的考量。

经济数据造假,诱因是政绩考核。考核压力大,完不成任务,只有造假充数,加之唯经济指标是重,对数据造假处罚轻微,追究责任不力,注水的数据、无中生有的数字就层出不穷。造假把数据做好看了,但因其假,使得成绩或问题的基础坍塌,立基于此的决策,难免偏移甚至脱轨。

黄仁宇讲“数目字管理”,大略说,指的是决策依托数字,或者说量化信息的重要性。把治理全部交给数据,人的主体性会降格,但总体上,这样一个时代,庞杂且有效的数据确乎构成了治理的重要基础。辽宁一些地方经济数据造假问题,后果就显示在数目字管理的低劣中。所谓“不是在平地起楼,而是在坑底爬坡”,就是在经济大环境之外,一个地方背负了本不该背负的压力,付出了本无必要支付的代价,发展的现有条件被拉低。

数据造假在不少领域存在,比如企业、其他社会组织或机构,大多出于利益考虑。政府部门经济数据造假有所不同。本质上讲,它违背政治伦理,是对民众的欺骗。造假充斥地方,损害公权系统的信用根基,也侵蚀地方发展的现有基础。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曝光是不够的,提醒也是不够的,这样的处理不足以匹配经济数据造假对应的深层伤害和巨大的危险性。

时代不断凸显新课题。过去,因为种种因素,经济数据造假有着较大容忍度,地方有一定的自由度。现在,经济发展从量到质,政绩考核虽有检视问题、改进完善的必要,但对经济数据造假应该零容忍。这既指在认识上高度压缩容忍度和自由度,也指在处理上通上带电的高压线。工作作风方面的问题,违纪违规方面的问题,人事制度上的问题,可能涉及的腐败问题,涉嫌违法的问题,应当红线清晰,扎牢篱笆,密织安全网。同时,也要警惕把前任的数据造假当作困难当前不作为、不想为的借口。

推荐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