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 > 正文

李兆会从身家百亿到债务缠身:名下无可供执行财产

2017-12-18 23:35:56来源:

李兆会的14年 从百亿身家到债务缠身

李兆会,1981年生于山西闻喜;2003年1月,接手海鑫钢铁集团,担任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图/视觉中国

李兆会,1981年生于山西闻喜;2003年1月,接手海鑫钢铁集团,担任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图/视觉中国

位于北京四元桥西的比如欢乐儿童世界,曾是李兆会旗下的产业,现在已转让。本版摄影(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彭彬

位于北京四元桥西的比如欢乐儿童世界,曾是李兆会旗下的产业,现在已转让。本版摄影(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彭彬

李兆会老家位于山西闻喜县东镇镇,邻居称已许久未见其出现。

李兆会老家位于山西闻喜县东镇镇,邻居称已许久未见其出现。

14年,对于一个36岁的年轻人意味着什么?

山西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的感受应该是五味杂陈的。自2003年父亲被枪杀后其仓促接班以来,尽管李兆会始终低调,但从山西最年轻首富到海鑫破产这过山车般的经历,以及“资本玩家”、“娶女明星”等种种吸睛标签之下,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成为外界围观的对象。

近日,上海高级法院一纸公告,再次将李兆会推至公众视野和风口浪尖,因涉及2.16亿元的担保纠纷,他被限制出境。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李兆会所欠债务接近十亿,名下的主要房产已被法院拍卖,运城、上海以及宁波多地法院确认,李兆会名下无可执行财产。

对于海鑫钢铁由盛转衰的原因,李兆会至今未公开表露一二。一些声音指其为“败家子”,指责他玩资本荒废“祖业”又不肯放权,也有人分析他“精明”,称其本意是为赶在行业大跳水前撤退。

在新京报记者的采访中,多位受访的身边人用“朴实”“温和”来形容生活中的李兆会,前妻曾称他是一个“小孩”,舆论试图拼凑出一张“海鑫少帅”的完整肖像,但似乎仍然难以完整。

【接班】

“朴实”的二代与不情愿的接班

父亲被枪杀了。

远在澳洲读书的李兆会被急召回国,接掌山西最大钢铁集团海鑫钢铁。那年,李兆会22岁。

山西闻喜县东镇镇的山西建龙钢厂旁边,有个废弃办公楼,对面是李兆会的老家。

据跟随李兆会爷爷李春元20多年的李海(化名)介绍,1981年,李兆会出生,从出生到初中阶段,李兆会都在东镇镇生活。多位邻居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记忆中的李兆会看起来吃穿用度都很普通,和同龄人差别不大。

周围人称,李兆会的父亲李海仓并非奢华之人。上世纪50年代生人的李海仓,白手起家创办了钢铁帝国——海鑫钢铁。

1987年初,李海仓集资40万元在山西运城闻喜县建起了洗煤焦化厂。此后陆续创立了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海鑫投资有限公司、海鑫轧钢有限公司、海鑫国际钢铁有限公司、海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海鑫鑫公水泥有限公司,并在1992年成立了山西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总资产达30亿元。

随着父亲创业成功,李兆会的生活条件逐渐好转。初中毕业后,李兆会和妹妹李兆霞被父亲送往澳洲留学,李兆会先读预科,随后进入墨尔本大学主攻企业管理学。

“不像现在的一些富二代豪车、豪宅什么的,完全不像是一个富家子弟。”墨尔本大学留学的赵勇(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同是山西人,其在墨尔本大学时曾与李兆会有过几次接触,印象中的李兆会非常朴实。

“我和李兆会的父亲李海仓有交往,平常李兆会见到我都很客气,喊我‘四叔’。”美锦能源集团副总裁姚四俊回忆。多位曾与李兆会有过接触的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李兆会是一个看起来很温和的人。

“温和”的李兆会,遭遇了并不温和的变故。

2003年1月22日,李海仓在公司遭枪杀,凶手在现场自杀,此时距李海仓当选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还未满三月。就在前一年,公司年销售收入3.10亿美元,李海仓本人位列《福布斯》2002年中国大陆100富豪第27位。

突遭家变,家族企业无人接掌。

李兆会被家人紧急召唤回国,但他并非当时最被看好的接班人选。无论是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还是六叔李文杰,都已经在海鑫钢铁从事管理岗多年。

最终,在爷爷李春元的力挺下,22岁的李兆会成为海鑫钢铁新掌门人,外界颇为惊愕。

老家长李春元认定“企业是老三(李海仓)的。请律师来安排继承”,李春元曾说,“他父亲搞企业33岁,他是22岁,差10岁。我看以后比海仓低不了多少,海仓是高中生,他高中就在国外上。他愿意,他听爷爷的话。”

“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它败在我手里。”接班时,李兆会曾这样表态。

不过,曾在海鑫钢铁工作13年的前高管朱文(化名)向记者表示,李兆会私下里认为父亲留下的海鑫钢铁是负担,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接班。

【巅峰】

29岁身家百亿,迎娶影视明星

接班14年以来,李兆会极少出现在公众视野。在其流传于网络的几张工作照中,他常单手托腮,眉头紧锁。与当年在澳洲留学时不同,接班海鑫之后的李兆会剪掉了朋克风的齐肩长发,留起了更符合商人形象的板寸。

“李兆会在接手海鑫钢铁时,也是想有一番作为的。”

朱文告诉新京报记者,李兆会接手后,李氏家族为其打造了一个管理班子,李兆会努力学习钢铁管理知识。

李兆会接手初期,海鑫钢铁呈现了较好的发展势头。

2003年下半年,李兆会投资一亿元建起了高炉煤气发电厂,完成了对高炉和转炉的改造工程。2003年,海鑫钢铁集团的资产总值达到50多亿元,上缴利税超10亿元。2004年,海鑫钢铁总产值达到70亿元。同年,海鑫被评为纳税全国民企第一。李兆会在2004年度《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中位列第19,超过了父亲在世时的27位。

从民生银行项目开始,李兆会开启了不同于父亲布局实业的经管之路。

2008年,李兆会通过旗下海鑫实业以6.1亿元的代价,受让当时的民生银行第十大股东-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1.61亿股民生银行股权。据朱文介绍,在李海仓生前,就已经对民生银行进行了布局,李兆会接手后,继续对该项目进行推进。

李兆会所持民生银行股份解禁期为2006年10月26日。此后,李兆会进行了快速抛售,通过投资民生银行,李兆会保守获得收益26.59亿元。

此后,李兆会以海鑫钢铁和海博鑫惠为平台,在A股中投资了兴业证券、山西证券、光大银行、新能泰山、万向德农、益民集团、中化国际、太钢不锈、日照港等,此外,李兆会还投资了银华基金,民生人寿,上述总计收益超过40亿元。

李兆会的金融投资之路不止于此。

其在2005年发起成立了北京惠宇投资和和嘉投资,不仅进行投资,还做了房地产、儿童乐园等诸多项目。北京四元桥西的比如商场是李兆会最大的一笔投资,该商场集购物中心、大型商超以及比如儿童欢乐世界为一体,李兆会本人在比如商场周围花费数千万购置豪宅,也在北京朝阳、顺义等区域购置了多套房产。

依靠投资收益,2008年李兆会以125亿元身家成为山西首富,2010年凭借100亿元身家再次登上胡润富豪榜,时年29岁。

在事业成功的同时,李兆会也收获了爱情。2010年1月25日,李兆会迎娶影视明星车晓。

“当时,婚礼足足摆了500桌,整个东镇镇比过春节还热闹,海鑫钢铁近1万名员工,不需要随份子,而且每个人都发了500块钱。”在东镇镇,许多人都对那场婚礼记忆犹新。

据朱文介绍,车晓嫁给公司董事长,让海鑫钢铁员工非常骄傲,闻喜电视台也曾多次播放有车晓参演的电视剧。

与他给外界“少年老成”的印象不同,车晓曾在受访中这样描述李兆会,“在我看来,生活中他就是一个小孩,他也很需要别人关心关爱,他那样一个境遇的人,比较少人跟他说一些掏心的关心话。他可能爱的也是这一点,毕竟这个东西很宝贵。”

【破产】

背负数百亿债,紧张到“全身湿透”

辉煌并未持续太久。

在迎来身家巅峰后2年,李兆会与车晓结束了1年零3个月的婚姻;又过了两年,海鑫钢铁迎来破产。

2014年春节后,海鑫钢铁的危机全面爆发。资金链断裂、债务危机、拖欠工人工资、炼铁炉陆续停产……2014年3月19日,海鑫钢铁全面停产。

海鑫的破产并非没有先兆。

多位海鑫钢铁员工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自2007年之后,李兆会心思主要在资本运作上,长期待在北京。对钢厂事务介入逐渐减少,主要在北京进行资本运作。

长期以来,海鑫钢铁的管理主要依靠亲属。2004年,李天虎分得海鑫水泥厂后离开,李兆会六叔李文杰担任海鑫集团总裁,2009年后淡出海鑫集团,2013年,李文杰离开闻喜县去陕西汉中做矿产和房地产生意,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曾在公司主管财务,此后也离开。公司管理层出现无人负责状态。

多位债权人告诉新京报记者,五叔李天虎的水泥厂生意非常不错,还与上市公司冀东水泥一起合作。在海鑫集团破产前夕,李兆会爷爷李春元希望李家几个兄弟能够各自出钱,把海鑫钢铁救活,但李天虎和李文杰等,均不愿意出手。

“不能因为公司破产了,就认为李兆会是败家子。”朱文向新京报记者表示。

离婚后,车晓受访时曾谈到,与李两人算是朋友。“我会问他情况怎么样,他说很辛苦正在处理,我也做不了什么,就给他一些安慰吧。”

2014年11月12日,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李兆会旗下的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山西海鑫国际钢铁有限公司、山西海鑫国际焦化有限公司、山西海鑫国际线材有限公司和山西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等五公司重整案。

与停产接踵而至的是债务。

停产后,海鑫高管曾对外宣称,位于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的海鑫集团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约为104.59亿元,而整个海鑫集团账面资产为100.68亿元,负债率超过100%。

据新京报记者获取的运城中院裁定书显示,海鑫实际负债超过高管宣称数据。据运城市中院查明,截至2015年5月25日,总计954家债权人申报债权总额为234.09亿元,确认债权143亿元,不予确认的债权23.9亿元,待确认债权66.7亿元,待确认债权包括税收债权、担保债权和普通债权。

数百亿的债务在身,作为海鑫钢铁的掌门人,李兆会不得不面对债权人。

2015年5月28日,在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召集下,海鑫钢铁等五公司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可容纳二千余人的海鑫集团湖鑫岛室内体育馆召开。参会债权人共752家,计920人。

“当时李兆会穿着一件衬衣,看起来非常紧张,全身都湿透了,衣服上都是汗渍。”姚四俊回忆。多位债权人也向记者证实了李兆会汗透衬衣这一细节。

“许多人都把全部的身家性命压在了海鑫,现钱收不回来了,恨不得和李兆会玩命,李兆会难免很紧张。”海鑫钢铁债权人李达(化名)曾在网上发帖,希望有人能够为债权人主持公道。

据李达回忆,当时在债权人会议召开现场,李兆会向债权人鞠了两躬,称自己还年轻,欠的债务肯定会偿还。

不过,债权人并未获得满意的结果。

2015年9月10日,海鑫集团重整方案通过。

方案显示,在重整状态下,海鑫集团全部有财产担保债权均可就特定财产评估价值获得全部清偿,职工债权、税款债权可获得全额清偿,普通债权中金额在15万元以下可获得全额清查,剩余未清偿部分按照4.01%的清偿比例获得清偿,普通债权综合清偿率为4.83%。

“真的是让许多人血本无归。”李达称,自己属于比较幸运的一批,在发现海鑫钢铁运营能力存在问题时,就进行了起诉,在海鑫破产时,已经进入了强制执行阶段。但即使这样,总计600万的债务,也还剩下近300万未追回。

【躲债】

未有可供执行财产,“未见其再露面”

在海鑫钢铁破产后,李兆会本人依然面临巨额债务。

光大银行是其中之一。

2015年12月18日,光大银行宁波分行以其系宁波甬波公司的合法债权人,甬波惠海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对甬波惠海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目前,法院已经受理光大银行宁波分行的破产清算申请。该案件中,瑞波能源公司向光大银行宁波分行借款1.2亿元,甬波惠海公司、李兆会和张承为瑞波能源公司提供担保。

据浙甬商初字第46号民事调解书确认。调解协议约定中,除瑞波能源公司向光大银行宁波分行偿还贷款本金1.19亿元,并支付至2015年10月14日的利息、罚息、复利共计1311.77万元,律师费300000元。上述款项于2015年11月16日之前付清;李兆会、张承、甬波惠海公司对瑞波能源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其他公司也未放弃向李兆会索赔。

韩国东亚银行在2014年初与李兆会的海鑫钢铁签署贷款合同,向海鑫方面发放贷款1亿元。李兆会对上述借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2015年三季度,李兆会及海鑫钢铁被判偿1亿元借款及相应罚息。

不过,无论是光大银行还是东亚银行,李兆会均未履行责任及偿款。

2017年9月4日,法院裁定将李兆会名下位于比如世界附近的尚家楼两处房产,作价6753万元,划拨东亚银行。

李兆会旗下因借款纠纷而遭变故的房产,不止于此。

海博鑫惠曾向中国银行浦东支行借款9956.72万元,李兆会提供担保。法院对李兆会名下坐落于北京市顺义区后沙峪镇榆阳路4号优山美地A区3-3房地产予以强制变现,拍卖得款人民币1.02亿元。

此外,因与洛阳银行灵武分行金融借款纠纷,今年9月30日,三门峡法院判决冻结、划拨山西银光华盛镁业股份有限公司、任龙太、李兆会银行存款1.8亿元,或查封、扣押其同等价值的财产。按照李兆会承担1/3计算,需要承担6000万元。

新京报记者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统计发现,李兆会总计涉及的诉讼超120起。记者结合裁判文书网及其他资料统计,目前李兆会本人面临的债务纠纷金额近10亿元。

“海鑫破产后,我们债权人想再找李兆会,但未再见到李兆会露面。”债务纠纷之下,许多中小债权人曾试图寻找李兆会。李达表示,以前债权人有个1000人左右的维权群,由于要债无望,现在仅剩下百人。

美锦能源集团也曾试图找过李兆会。“只知道李兆会在北京,但具体在哪里并不知道,他欠了那么多钱,怎么可能会露面。”美锦能源集团副总裁姚四俊表示。

近日,新京报记者前往太原、闻喜等地进行探访,发现李兆会旗下的山西担保等五家主要公司都已经处于注销、停止运转状态。至于李兆会在北京的多处房产,记者发现均已被法院查封、拍卖。运城、上海、宁波等多地法院判决书中均称,未发现李兆会名下还有可供执行财产。

【待解】

被限制出境与消失的祭扫身影

“当时我们送货到海鑫钢铁,走账却从李兆会妹妹的公司。”据李达回忆,虽然法院裁定了海鑫钢铁破产,但许多债权人并不甘心,债权人认为,李兆会转移了资产。

工商资料显示,李兆会旗下的惠宇投资在2014年3月20日进行了投资人变更,投资人变为和嘉投资,李兆会也退出了管理岗。此前,和嘉投资也进行相关变更,李兆会退出了持股,其妹李兆霞对和嘉投资持股比例升至99%、江晖持股1%。

在海鑫钢铁破产前,李兆霞旗下的海博鑫惠悄然壮大。在海鑫钢铁2010年的一次改革中,海鑫实业的原料采购与成品销售业务被转入海博鑫惠旗下。此后,海博鑫惠注册资本增加至9.8亿元。

海博鑫惠曾和史玉柱一同参与辽宁成大定向增发。据辽宁成大相关公告,海博鑫惠2012年末总资产已经达94.93亿元,年度现金流净增加额达到12.6亿元。

同时,与李兆霞关系密切的宁波甬波公司也快速壮大起来,该公司在2010年成立当年即成为海鑫集团的总代理。工商档案显示,2010年宁波甬波公司资产总计11.04亿元,2011年为45.57亿元,2012年为57.94亿元。

2017年12月,不知身在何处的李兆会遭遇了“限制出境”。

李兆会此次被上海法院限制出境,主要涉及与美锦能源集团追偿权纠纷一案,涉案金额总计2.16亿元,该案源于海鑫钢铁破产前的债务担保。

由于李兆会并未履行偿还义务,对此,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限制李兆会出境,并请执行联动机制成员单位、基层协助执行网络成员和社会公众协助法院执行。

“除了李兆会本人,其妹妹李兆霞作为海博鑫惠高管,也被一起限制出境,此外,法院还把李兆会列为失信人。”美锦能源集团代理律师表示,当时海博鑫惠的担保人总计4个主体,李兆会需要承担四分之一,即5000多万元。

“我们也曾问过李兆会,你从股市上赚了那么多钱,都到哪里去了,李兆会称比如乐园项目亏了十多亿。”姚四俊回忆称。

李兆会口中的“比如乐园”为比如儿童欢乐世界。工商资料显示,北京比如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比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由李兆霞旗下和嘉投资投资,二者在北京四元桥西建立了比如儿童欢乐世界,多家儿童教育机构入驻。多位商户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生意还不错。

“目前,李兆霞总已经将全部的比如股权,转让给了我们江晖总,现在和比如已经没关系了,只是工商资料还未变更。”比如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李兆霞已经离开公司,具体去向未知。

跟了李兆会爷爷二十多年的李海向新京报记者确认,近年来,李兆会回家极少,每次回来,匆匆看完爷爷就离开。多位当地人称,李海仓墓位于现在的建龙工厂内,以前每年清明,李兆会和李兆霞均会祭扫李海仓墓。

“这些年清明,基本上看不到他们祭扫的身影了。”当地人称。

一边是“焦急”的债权人,一边是“消失”的李兆会。或许,正如14年前接掌海鑫时李兆会所说,“现在财富对我来说是种压力”,这个压力确实“太大了”。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