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生热点 > 正文

9年亏损超过10亿 新东家深投控能否救赎信达财险

2018-02-12 17:18:27来源:

“走马灯”似的股权更迭,在正式更名后终于尘埃落定。

信达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达财险”)正式更名为国任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任保险”),并在在深圳总部启动新职场揭牌仪式。

信达财险有关负责人给《国际金融报》的官方口径是:“国任保险是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深投控”)完善保险产业布局、打造全金融控股平台的重要一环。我们要将保险牌照功能发挥好,利用‘保险+’概念,转型成为现代化的新型保险服务商、优质保险服务平台提供商和优秀风险管理专家。”

其实,关于信达财险的这次“易主+更名”保监会在去年12月就已经有了批复。这次开业只是在完成工商注册等事务性工作后的一场形式。

公开资料显示,深投控目前以41%持股比成为信达财险第一大股东,信达资产持股比降至10%,为第三大股东。联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联美控股”)去年11月的参与受让如获批准,则将以19.33%的持股比例位居第二。

事实上,这家国资委背景的财险公司,自2009年成立以来,几乎未间断传出股权变动的消息。这次动作颇大的“易主+更名”,是否能给信达财险带来新的转机呢?

股权频繁变更引关注

最初引起《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的是,2016年12月,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信达”)通过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所持信达财险12.3亿股股份。深投控通过竞价方式获得,耗资42.2亿元。

保监会于2017年4月13日批准这一股权转让事项。由此,深投控以41%持股比成为信达财险实控人,信达资产持股比降至10%,为第三大股东。按照2016年底信达财险合并净资产约26.5亿元计算,深投控41%股权对应权益为10.87亿元,相当于溢价近3倍。

易主之后,更名之说甚嚣尘上。

不过,2017年10月,早于更名,上海证券交易所披露了两条公告:联美量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联美控股”)拟参与受让信达财险挂牌股份,以及3名独立董事同意公司进行上述股权参与受让行为。交易完成后,联美控股将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这下,刚换了第一大股东的信达财险,又换了“二当家”。

其实,信达财险自成立以来,股权变更异常频繁。2012年12月20日,信达投资和中经信分别将所持有的信达财险2亿股和1.1亿股悉数转让给中国信达。转让后,中国信达持有信达财险5.1亿股,占比增至51%。

2012年底,信达财险完成首轮增资,注册资本金达到30亿元。此次增资也伴随着重庆两江新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两江集团”)、台州万邦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台州万邦”)、联美控股等5家新股东的进入。至此,信达财险股东数增至16家,中国信达实现绝对控股。

时隔不到两年,2014年7月,信达财险第二大股东两江集团将所持有的4亿股(占总股本的13.33%)转让给重庆两江金融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两江金融”)。两年后,两江金融又挂牌欲出清信达财险4亿股股份,但并未实现交易。

2016年9月,台州万邦将其持有的信达财险1.25亿股转让给中国铁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使后者成为持股比4.17%的第17家新股东;后来,台州万邦因自身债务诉讼等因素,于2017年将仅剩的信达财险7500万股也转让给中国铁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在完成股权多次调整后,回到文章开篇,更名也就成了顺其自然的事。

对此,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庹国柱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我国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发展和完善,调动了民营资本的积极性。而中国保险业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市场,以及相对于其他金融牌照更容易获得的保险牌照,吸引越来越多的资本进入保险业,对整个行业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

不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保险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不排除个别股东以此套利。随着保监会加强对公司治理和股权结构的管理,资本大进大出的现象可能会得到控制。”

南开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系教授朱铭来表示,未来保险公司的盈利周期还要拉长,所以可能有些公司就不太愿意继续投资保险公司了。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不断的股权变动,信达财险的国有属性仍未弱化。据悉,信达财险原实际控制人中国信达,由国务院财政部控股;而目前控股股东深投控是深圳国资委的全资控股公司,即信达财险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深圳国资委。

有业内人士指出,从一家国资换到另一家国资,其实产权结构无本质的变化。只有具备分立产权的制度基础,险企才真正“长大长强”。

9年亏损超10亿

频繁更迭股东的信达财险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2010至2012的三年间,信达财险分别亏损1.06亿元、2.44亿元和3.71亿元,2013年至2015年稍有好转,分别盈利为0.03亿元、0.21亿元和0.23亿元;2016年,再度亏损2.3亿元。

根据2018年1月末披露的2017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信达财险在2017年的亏损程度进一步扩大:三季度净利润亏损5241.95万元,四季度净利润亏损20334.59万元,两季度净利润亏损差额高达15092.62万元,在当期亏损的险企中金额变动最大。截至2017年底,信达财险的亏损总额已超10亿元。

保费收入方面,2013年至2016年,信达财险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30.46亿元、35.1亿元、31亿元和32亿元,可谓停滞不前。从2016年年报险种收入明细来看,机动车辆保险虽然收入较多,但承保利润亏损最为严重。

对于近年愈加严重的亏损,信达财险曾给出三方面原因:投资净收益的大幅减少,商车费改革后公司市场费用投入超预期,以及营改增后,未到期准备金评估参数发生变化的影响。

那么,此次股权的“易主+更名”,能否改变这家公司的经营困局?

国任保险给《国际金融报》记者的官方答复是:深投控控股国任保险之后,国任保险的基本走向已经清晰,立足于深圳,服务于深圳城市建设发展,构建新的繁荣。深投控结合自身资源,已明确国任保险未来“财产保险、投资资管、科技保险”——“三驾马车、三箭齐发”的经营战略布局。从北京到“北京+深圳”双总部模式,给国任保险带来的不仅仅是一次品牌更名,更是国任保险二次创业。

除了战略部署,人员调整也不可避免。

最新一季度的信达财险报告显示,曾任职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达财险总裁刘树林、副总裁李振波、财务总监师晓莉均已卸任,现任临时负责人、临时合规负责人的王新利拟接替刘树林出任信达财险总裁,财务负责人由苏自申担任。

信达财险董秘倪自团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变更后,在新的领导班子的有序经营下,公司各项经营指标全面向好,资产结构逐步优化,保费规模稳中有进,发展态势良好。

《国际金融报》记者查看国任保险官网发现,国任保险经营范围主要包括:财产损失保险、责任保险、信用保险、保证保险、短期健康保险和意外伤害保险,及上述业务的再保险业务,与更名前并无明显变化。

国任保险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国任保险将会聚焦传统保险业务、投资资管、科技保险三大领域,谋求转型:传统业务要加快推进产品创新和互联网化;投资资管要整合股东及社会资源,转化为资本,发展大资管模式;未来,将依托深投控的创新资源和平台,从产品设计、专业团队建设、服务模式创新等方面着手,开拓科技保险业务,服务深圳的科技前沿企业和城市发展。

象聚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许建坤认为,保险公司的经营模式和战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股东优势。无论是否出于盈利问题,“由财务类股东变成了战略类股东,有利于为公司拓展更多的资源,同时在业务方向上也会向股东所在领域重点倾斜。”

新东家深投控带领下的信达财险,能否完成自我“救赎”,有待时间验证。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