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鹏城视角 > 正文

这款曾经4个亿用户的音乐软件轰然倒下!只因为两个字

2018-03-12 10:25:08来源:

你曾用它听过歌吗?答案已不那么重要。

越来越重要的正是版权,而购买它需要大量的费用,所以想要在在线音乐市场分得一杯羹,不是巨头还真的挺难。

昨日(3月9日),多米音乐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出公告,根据公司战略规划及业务发展需要,他们将停止音乐服务。

在这份公告中,多米音乐感谢过去八年时间里,用户的支持和关注。

同天,作为新三板上市公司的多米股份也发布公告称,决定暂停多米音乐APP客户端及偶扑客户端的业务运营。公告中还提到,这两项线上业务2017年的收入仅占总体业务收入的13%,对公司的收入无重大影响。

而从这两份公告的内容来看,应该是彻底放弃搞音乐了。

多米的崛起与没落

令不少曾经用过多米音乐的老用户意外的是,多米音乐停止运营的公告,一开始并非出自多米官方。

2月的最后一天,智能音响制造商Sonos通过一封邮件,向其用户告知多米音乐将无限期停止音乐服务的消息,原因是因市场因素影响。

之后,多米音乐官网处于无法打开的状态,在前述公告发布前,其官方微博也已停更1个月;官方公众平台的最后一篇文章发布日期,停留在去年8月份。

▲多米音乐微信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

目前,多米音乐的app在AppStore和Windows应用商店上都还在,AppStore的版本更新最近一次是在1个月之前(尽管只是适配iPhoneX,但这个进度显然比较晚了)。

回顾多米音乐的发展,也曾有过辉煌的时刻。据北京商报报道,与其他部分在线音乐平台从PC端起家有所不同,于2009年成立的多米音乐选择从移动端切入。由于成立之初国内智能手机还在起步阶段,同时塞班系统较为流行,因此多米音乐开发的第一个版本适用于塞班,随后在2010年开始开发安卓客户端。

借助智能手机的迅速发展,抢占移动互联网先机的多米音乐也收获不少用户,并在2013年对外宣布已有1.5亿累积用户,2015年用户量甚至超过4亿。

但到了2017年7月,其月活仅剩下不到400万,这与同期酷狗音乐2.17亿月活、QQ音乐2.05亿月活、酷我音乐1.07亿月活相比相差甚大。

当时迅速发展的多米音乐吸引了不少资本的关注。2011年,多米音乐获得A8音乐1900万元的A轮投资,仅一年后,又完成华谊兄弟300万美元的B轮融资。随后2014-2016年,多米音乐再次完成C轮、D轮和D+轮融资,三次融资金额超3亿元,投资方除此前曾投资过的A8音乐和华谊兄弟外,还增加了金昌投资、磐石资本以及光线传媒。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9月,多米音乐的运营公司多米在线正式宣布已拿到新三板挂牌函,鉴于当时国内还没有其他音乐平台实现挂牌,多米音乐成为了国内的音乐第一股。

今年2月14日,多米公司申请了终止挂牌。让人略微感到悲哀的可能是,多米结束了,却似乎没有用户有什么感觉。

业绩亏损、版权缺失

多米音乐如今选择退场,与其经营情况关系很大。据此前发布的相关公告显示,多米在线在实现挂牌新三板前的2014-2015年就已出现了亏损,且还处于主营收入逐渐减少、亏损规模继续扩大的状态。数据显示,2014年和2015年,多米音乐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243.37万元及2607.54万元,净利润分别为-4399.95万元和-5766.74万元。

挂牌新三板后,多米在线仍未脱离亏损的处境。其中2016年,多米在线实现的营业收入同比减少8.72%,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00万元,亏损规模较2015年有所缩小。但从2017年开始,多米在线的亏损规模又有所扩大,据2017年半年报显示,多米在线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76.8万元,较上年同期的-2338.8万元增加了约1000万元的亏损。

▲多米音乐界面截图

面对连年出现的亏损,行业评论人王毅表示,就整个在线音乐市场环境而言,由于版权费用的成倍增长,播放器类的音乐平台实现盈利或者宣称盈利的只是少数,音乐平台的亏损也是普遍现象。

除了业绩亏损外,多米音乐的版权也受到用户的诟病。随着最严版权令的下发,在线音乐市场结束了免费的午餐阶段,为了获得优质版权,在线音乐平台之间也开始激烈争夺,版权价格也不断提高。在该背景下,早在2016年就有不少用户反映,多米音乐上正版歌曲下架的越来越多,很多经典的歌曲全部空缺。

多米音乐高管在去年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创始人早已退出搞直播去了

多米音乐的创始人叫奉佑生,如果你关注直播行业,可能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他正是映客直播的创始人。

奉佑生是湖南永州人,1979年出生,在2004年加入A8音乐网,后创办多米音乐。2015年3月决定做视频直播类产品,先后做了蜜live和映客,网上关于奉佑生的这寥寥数语,却概括了一个在互联网老兵的奋斗历程。

▲奉佑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奉佑生从多米音乐出走,发生在2015年12月。当时,多米拿到了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的亿元及以上投资。在这一次公司增资中,奉佑生将其持有公司的585万元注册资本转让给了快通联,彻底退出。

据娱乐资本论介绍,奉佑生早在2014年就在多米音乐内部孵化出了第一个音频直播产品蜜live,2015年3月,项目脱离多米,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映客,5月映客上线。

后来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奉佑生对这次转行的说法是:创业总要敢于挑战未知,我做了十多年音乐软件,也没有等来真正的付费音乐时代,是时候换个方向了。

如今回头来看,奉佑生抛弃多米音乐并非最好的时机正是在他出走的2015年,国内对音乐内容版权的认知正式觉醒,从有关部门到各大音乐服务平台,都开启了国内音乐版权保护的先河。而一旦音乐版权受到市场的尊重,那么付费时代的到来就已然不会太远。

有人说,尽管时机不对,但不能否认的是,奉佑生抛弃音乐拥抱直播,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事实证明,当奉佑生口中真正的付费音乐时代来临之时,多米不仅未能在付费音乐领域分的一杯羹,反而在各巨头的版权之争中,沦为炮灰。

在未来的争夺中,多米们或许将越来越少,但战场永远都在,而且永远血腥。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