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生资讯 > 正文

从重刑犯到文艺青年:一位刑满释放人员的回归之路

2018-05-03 11:26:52来源:

4月25日一早6时许,家住宝安西乡的谢乾再次踏上了前往深圳监狱的路。因为当天是他的好兄弟舒德刑满出狱的日子。再过几个小时,他将迎接舒德出狱。

"正航学院"又多一个毕业生

2017年3月10日,谢乾刑满出狱。现在的他已经完全融入社会,目前在深圳的一家文化公司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他很感谢深圳监狱的帮助,他说:"深圳监狱就像一所特殊的学校,我们出来的人建了一个群,叫‘正航学院’,因为深圳监狱有一所正航学校。对我们来说,刑满释放,就意味着我们学成毕业了。"

在寻常人看来,一个服刑人员刑满释放,就代表着全新生活的开始。可是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世俗的偏见、新知识的匮乏、与快速发展的社会的脱节,都会让这些刚刚回归正常生活的人感到极不适应,甚至是恐惧。谢乾经历过这一切,所以作为舒德的好兄弟,他决定要尽自己的全力去帮助他。

但是彼时的谢乾并不知道,在全国监狱工作改革的大背景下,近一年来深圳监狱已经在助力服刑人员回归社会、回归家庭的工作上做了不少卓有成效的尝试。这次舒德出狱,其实就是深圳监狱又一次验证这一改革工作的案例。

亦兄亦父的哥哥

上午9时,舒德的哥哥舒欣准时来到了深圳监狱。舒欣在4月24日下午就从东莞厚街赶来坪山,住进了舒德所在的深圳监狱四监区民警闫慧给他订好的旅馆。44岁的舒欣已经被岁月打磨成瘦削、黝黑、木讷、犹疑的一座活体雕塑,生活的压力让这个来自川北的中年汉子变得少言寡语极度内敛,哪怕内心深处早已掀起狂风巨浪,但是四川人特有的坚忍,足以让他继续扮演那个属于他自己的活体雕塑。

对于舒德,舒欣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其实,舒欣除了舒德外还有两个弟弟,但不幸的是,两个弟弟都在六七岁的年纪得了一种怪病,在相继耗尽父母的家产和悲伤之后,又分别在十五六岁相继离世。父母亲好不容易盼到舒德出生,中年得子,自是百般宠爱。因此舒欣比舒德大了整整18岁,亦兄亦父。在舒德服刑的这些年,舒欣每到春节必定请上一个月的长假,携妻带子回到群山之中的川北老家,陪伴年迈的父母。但是今年过年他没有回去,因为他知道弟弟4月将会出狱,他要带着舒德一起回去探望双亲。

片刻犹豫后他迈出了监狱大门

上午9时25分,舒德在监狱民警的帮助下开始办理出监手续。看起来,舒德很平静。他接过警官手中的笔,在刑满释放书上郑重地签下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谨慎细致。接着,他接过警官递过来的包裹,里面有监狱为他准备的新衣服,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换下灰色囚服的舒德好像变了一个人,或许,从这时起,他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离自由很近了。"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尽快回家,好好陪陪年迈的双亲,努力补偿这些年欠下的债。"舒德说。

▲舒德在释放书上签名。

办完手续,舒德最后看了一眼相伴他9年零1个月的监区大楼,转身准备离开。这时,身后忽然传来狱友王志高的声音:"出去一定要平平安安的!""要大展宏图啊!"另一个狱友成鹏也吼了一嗓子。舒德笑了,走回去紧紧和他们拥抱,然后转身走出监区,一路再也没有回头。

▲换下囚服,舒德与专门过来送行的狱友相拥告别。

"这家伙,昨晚睡得香得很,我却差不多一晚上都没睡着。"望着舒德的背影,王志高喃喃地说,"替他高兴啊。"

"舒德,我希望你出去以后好好工作好好发展,争取有能力回来帮助监狱做一些帮教工作。"送舒德出监的刘警官边走边拍着舒德的肩膀说。舒德认真地点了下头。

上午10时,舒德来到监狱门口,接受身份查验。"舒德,四川省邻水县人,因犯抢劫罪于2009年8月被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判刑13年,判处罚金10000元。期间减刑4次,共减刑3年11个月,实际服刑9年1个月……"舒德快速地回答着警官的提问,对于他来说,那段岁月是他的人生他的历史,也是他的枷锁他的债务。他似乎恨不得立刻跟这一切挥手道别,转身迎接属于他的崭新人生。

终于办好所有的手续,监狱大门缓缓打开。看着半开半关的大门,舒德的心底突然涌上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面对已经9年多没有见到的世界,他的心里既激动又有些惶恐,犹豫着不敢迈出步子向前走。

▲片刻踌躇之后,舒德迈出了监狱的大门。

凝神平静了心情之后,舒德深吸一口气,迈出了出监的第一步。

▲转身离开监区的舒德,没有再回头。他知道,前方是自由,也是挑战。

无言无泪的一个拥抱

大门外,舒欣、谢乾已经早早等在那里。舒德一眼就看到了他多年未见已显老态的哥哥,快步上前一把拉住舒欣。舒欣紧紧地握着弟弟的手,没有人说话,但是舒欣的眼圈瞬间红得让人心疼,嘴角的肌肉开始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让自己掉一滴眼泪。

▲谢乾紧紧地拥抱了舒德,他决心要做好舒德出狱以后的领路人。

"恭喜你,舒德!"站在一旁的谢乾也走上前去给了舒德一个拥抱。舒欣默默地退后了两步,静静地看着他们,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兄弟相见,百感交集。

"走吧!"舒德说着,左手搂着谢乾的腰,右手牵着哥哥的手,正式走向了自己的自由之路。

"我要送给蔡校长一份礼物"

上午11时,一封原深圳监狱民警的来信带给了舒德惊喜。周欣,舒德最早进入深圳监狱第四监区时的民警,是舒德改造道路上的第一个启蒙老师。如今周欣早已离开监狱,在深圳市政法委工作,可是,当得知舒德即将出狱的消息后,周欣在连续两天加班期间,还是抽空给他写了一封近1500字的长信。舒德小心翼翼地双手接过信件,站在原地打开阅读。信中,有着周欣对他的期许:"希望日后无论面临何种挑战与艰辛,你都能带着坚毅与成熟,自信、坚定、从容、优雅地走下去。"

▲在监狱会议室,舒德意外地收到了曾经的管教周欣的来信,他站着认认真真地读完了这封信。

"我要送给蔡校长一份礼物。"舒德说。他说的"蔡校长",正是深圳监狱监狱长蔡曙光。舒德在出狱前就想要给他的这位"校长"送一份礼物,最终他决定亲手篆刻一枚印章、写一张贺卡。因为蔡曙光恰好在青岛出差,监狱民警决定用视频通话的形式为舒德完成心愿。

▲4月25日中午,舒德在出监后,通过视频与正在青岛出差的深圳监狱监狱长蔡曙光联系。

中午12时30分,监狱民警开始和蔡监狱长视频连线。"蔡校长,这是我送给您的印章,刻的是‘和风清穆’。""蔡校长,这是我送给您的贺卡,上面是我自己写的诗……"

▲舒德提起笔,郑重地给"蔡校长"(蔡曙光监狱长)写答谢贺卡。

▲舒德在出狱前,为监狱长蔡曙光刻了一个印章,篆体,"和风清穆"。

视频中,蔡曙光非常高兴:"舒德,你真正做到了把刑期当学期,学到了本领。将来要遵纪守法,学会感恩,回报社会!"

就要和朝夕相处9年多的狱警们告别了,舒德原所在监区的闫慧警官偷偷塞给他一部崭新的OPPO手机。"OPPO手机,照亮你的美!"闫慧想借这句广告语,照亮舒德前方的路。

低谷中也能见到曙光

下午2时许,舒德在哥哥、谢乾和狱警的陪同下驱车前往深圳市蓝之韵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在这里,他将与他未来的老师见面。

舒德是个喜欢看书的人。在服刑期间,他已经能够把道德经、论语、心经、金刚经等经典国学读物倒背如流。尽管最初他并不知道这些古文的意思,甚至很多字词都不认识。但他硬是通过查阅字典、词典,把这些典籍慢慢地熟记理解。他非常喜欢《道德经》中的一句话:"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伏。"正是这句话让他懂得了如何辩证地看待人生,慢慢学会了将祸与福相互转化。

"如果说入狱是人生的低谷,那么我相信,低谷中也能见到曙光。"舒德说。

▲在龙岗某工业区,即将收舒德做弟子的景泰蓝工艺画专家李伟平先生(右二)带着他参观工艺品创作车间。

古典文学的积淀渐渐让舒德发现了自己的艺术天赋,他开始自学书法,从每天写一个字开始,苦练不辍。2017年,在监狱举办的工艺书法美术大赛中,舒德的书法作品和第一份篆刻作品分别荣获了二等奖和三等奖,赢得了时任大赛评委的深圳市工艺礼品行业协会常务理事、景泰蓝工艺画专家李伟平的注意。李伟平当场决定在舒德出狱后要收他为徒,"在舒德回归社会后,愿意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因此,舒德打算在拜师之前先来与老师会面。

下午3时,舒德来到了李伟平的公司。尽管从未见过面,但是李伟平仍然一眼认出了舒德。"恭喜你,舒德!"这是李伟平对舒德说的第一句话。舒德挠了挠头,腼腆地笑了。

随后,舒德参观了公司景泰蓝工艺画生产线。在聆听李伟平的教诲时,舒德始终欠着身子,左手卡着右手虎口,端直后背,不时地点头回应。景泰蓝工艺画对他而言是个完全未知的领域,但舒德想去尝试,他希望得到恩师的教导。

李伟平告诉舒德:"你要用眼睛看事、脑子记事、用心做事。你记住,无论做人还是做事,只要用心都能做成。"

"你要始终记得你是龙的传人"

4月26日上午,舒德来到了深圳会展中心。当天,深圳会展中心文艺作品展厅有一场特殊的展览,参展作品均为深圳监狱服刑人员所作,其中,就有舒德亲手所写的数幅书法作品。舒欣站在弟弟的作品前细细地端详着,直到此时他依然不太敢相信这是自己小学还没毕业的弟弟所作。

当天上午10时30分,身着西装,满面笑容的李伟平踏入展厅,拜师仪式正式开始。

"老师,您喝茶!"舒德弯着腰,双手举着茶托,恭敬地将拜师茶递给李伟平。这种传统的拜师礼节,是舒德选择的。

▲4月26日上午,舒德在会展中心正式拜师。

"老师,这是我送您的礼物。"说着,舒德在身旁拿起一副卷轴,再次恭敬地递给他的老师。打开卷轴,"高山仰止"四个大字跃然纸上。"您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家,我仅能用这四个字表达我对您的敬仰之情。"舒德激动地说。

"我也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李伟平欣然接受了舒德的礼物,转身接过助手手中的礼盒,递给舒德说:"这是我用半个月时间加班加点亲手赶制出来的珐琅表,表盘是一条腾飞的中国龙,你要始终记得你是龙的传人。"

"我们回家!"

4月27日10时40分,舒德终于回到了他阔别10年的四川老家。透过车窗,看着眼前拔地而起的幢幢高楼和宽阔的马路,似曾相识的感觉让舒德怔怔地出了神。刚到哥哥家楼下,舒德就看到地上平铺着60多米长的火红爆竹,爆竹尽头是10年未见的父母佝偻的身影和急切的目光。他猛地推开车门,大步向父母走去。

"你终于回来了!"母亲一把拉住儿子细细地打量,"你长高了,也壮实了,妈都快不认识你了!"母亲的声音哽咽了。父亲默默地站在母亲的身后,一双眸子牢牢地盯着舒德。

看着眼前的双亲,舒德心里说不出的凄凉。10年未见,记忆中的父母老了,鬓角的白发多了,脸上的皱纹深了,身躯也变得瘦小了。"爸、妈,你们受苦了!"舒德的嗓子里像是卡着什么,泪水开始无声地在脸上恣意流淌。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开始在耳边回荡。"我们回家!"舒德好像猛地回过神来,左手拉着妈妈,右手牵着爸爸,向家门口走去。看着这一幕,舒欣含着泪,笑了。

(文内所有服刑人员及亲属均为化名。)

(记者 李晶川 实习生 屈思嘉 文/图)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