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生资讯 > 正文

深圳部分免费避孕套发放机遭“冷落” 什么原因造成的?

2018-05-03 11:26:37来源:

  

原标题:

深圳部分免费避孕套发放机遭“冷落”

“不好意思、不太放心、不想刷身份证”成主因

被视为便民工程的免费避孕套项目,在消费升级时代却变得有些“不合时宜”。记者近日从深圳市计生中心了解到,2017年全市累计发放免费避孕套近191万只,其中31岁至40岁群体领取数量占比46.4%,30岁以下年轻人领取数量占比不足三成。

接受记者采访时,很多市民表示不会考虑使用免费避孕套,“不太放心”是受访对象最担心的问题,而年轻群体基本从没考虑过使用免费避孕套。不可忽视的是,在流动人口中,免费避孕套依然发挥着相当的作用,去年98%的免费避孕套是被非深户人口所“消化”的。

在深圳市性学会会长陶林看来,免费避孕套发放机短时间内不会退出市场。“年轻人还没有组建家庭,工作忙,对避孕套的需求量较少,免费避孕套能够满足大多数人的基本要求,减轻经济负担。”他向记者表示。

A

主要年龄段:31岁至40岁群体使用量占比近五成

在景田新闻路上一台免费避孕套发放机前,记者将二代身份证贴近机器右上角感应区,“嘀”一声,四盏绿灯同时亮起,随着一声“请取货”,一盒10只装避孕套就“吐”到记者手上,整个操作过程不超过10秒钟。据了解,只要年龄超过15周岁,都可以通过刷身份证免费领取一盒避孕套。

尽管操作方便又实惠,但普通市民对此似乎并不买账。4月25日晚间,记者在避孕套发放机前蹲守近两个小时,没有看到一位市民来领取免费计生用品。在旁边开服装店的老板告诉记者,这个免费避孕套发放机放了有些年头了,但“几乎是个摆设”,光顾的人不多。

市民杜先生对记者表示,避孕套不是一种很贵的生活必需品,但是体验和安全性至关重要,情愿多花几十块钱,也不会考虑免费避孕套。市民陈女士则认为,免费避孕套看起来很“劣质”,“给人的感觉不够保险,特别是有些机器置放的环境比较差,而且录入身份信息怕泄露个人隐私。”

值得关注的是,深圳去年发放的近191万只免费避孕套中,31岁至40岁的群体领取数量占比46.4%,41岁至50岁的人群占比20.2%,还有3.8%被50岁以上人群领走,30岁以下的年轻人群体占比为29.6%。

年轻群体到底如何看待免费避孕套的?记者随机采访几位年轻市民,他们普遍认为,领取免费避孕套是一件“不好意思”的事情。市民小李甚至向记者表示,即使发放机里放的是品牌避孕套,她也不会去领取。“这种事情还是私密一点好,碰到熟人多难为情,而且免费的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不靠谱。”她如此表示。

B

主力用户群:在低收入群体中发挥作用更明显

尽管看起来有些被“冷落”,但不可否认免费避孕套对于性安全的推广发挥了不可磨灭的“功绩”,特别是在低收入群体中,作用更加明显。陶林向记者表示,深圳的流动人口多,同时外来务工青年性生活也比较活跃。财务尚未宽裕的情况下,若是意外怀孕,大部分人会选择流产,这一来对女性身体不好,二来也是对生命不负责任。免费避孕套的发放,不仅能减少意外怀孕,更能帮助这部分人群杜绝性病、艾滋病的传播。

根据市药具站提供的数据,在2017年全市发放的近191万只免费避孕套中,超过187万只是被非深户籍人口所领取,占比98%。安装在富士康员工食堂附近的一台发放机,一天能发完100盒避孕套,靠近其宿舍区的一台发放机,一天也能发放50至60盒避孕套。

各区域的使用数据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去年宝安区免费避孕套全市使用最多,总计544671只,其次是龙岗区和龙华区,分别为377835只和230931只。人口密度较高的福田区和南山区的数据则分别是183563只和174760只。据此看出,排名前三位的都是深圳流动人口比较集中的区域。

在龙华油松路上的一台免费避孕套发放机前,记者发现,3个小时之内有4位男性前来领取免费避孕套,包括一位20岁上下的年轻人。当记者表明采访意图时,年轻人表示,“只是领了玩玩,性生活不会考虑用免费避孕套。”一位中年男士则坦陈,已经用免费避孕套很多年了,“够用就行了,而且很方便,从宿舍下来就可以领。”

C

市计生中心:不用担心信息安全和产品质量问题

市计生中心药具站站长谭政向记者回忆,2012年免费避孕套发放机在深圳正式投入使用,2013年开始在深圳各大住宅小区、社康医院安置,目前深圳市一共安装了将近1500台设备。“一般来说每台机器7天补一次货,个别人流量比较大的地方,例如富士康宿舍区,一共安装了8台机器,基本上每天都需要补货。”

谭政告诉记者,深圳所有免费避孕套都是由国家公开招标,平时会在现场或是仓库进行抽检,被抽中的产品将送往国家卫计委药具检测中心、市乳胶制品质量监测检验中心进行检验。“完全不用担心免费避孕套的质量,毫不夸张地说,免费避孕套是国内生产的避孕套中质量最好的。”

关于信息安全问题,市卫计委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发放机的数据直接接入深圳市药具管理信息系统,该系统有严格的信息安全管理规范。具体来说,发放机确实会采集市民刷的二代身份证上显示的个人信息,但这些信息只有经过严格的身份确认和授权之后,街道和社区工作站计生药具管理人员才能在其专门的信息系统内读取,而且领药人员的姓名只保留姓氏而被隐去名字、身份证号至少会被隐藏6位。此外,不同级别的工作人员获得浏览相关信息的权限也不同,比如社区工作站的计生工作人员,他们能够浏览的信息仅限于在该社区内的发放机上所采集的领药人员的部分信息。

“采集这些个人信息,只是为了监控国家免费避孕药具的流向,用于计生部门并对本辖区居民领用避孕药具的需求、人群分布、年龄情况等进行分析研究,从而为上级管理部门的药具免费发放政策、决策提供客观的数据依据。”(记者 王新根 实习生 蔡文韬)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