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舆情观察 > 正文

大同法院判决及执行被指变相包庇当地企业

2018-05-23 17:34:09来源:

赢了官司,输了钱。这类事情经常发生,但此类情况大多是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亦无其他可追加的执行人,只好终止执行。但是,如果有其它具有还款责任的人不被列为被执行对象,显然有包庇被执行人的嫌疑。这类事情,就发生在山西省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情经过

2011年初,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煤运大同公司)与孟振中口头协商,由孟振中为公司负责组织综采人员进行综采生产。后孟振中将该工程介绍给杨长科,杨长科与公司达成口头意向,由杨长科承包三脚沟煤矿综采生产工作。因煤矿综采生产未正式开始,故杨长科与企业并未签订正式的承包合同。在有关人员的指示下,杨长科如约组织相关综采人员;2011年7月,山西煤运大同公司对杨长科组织的48名综采人员进行岗前培训。杨长科为进行综采生产工人居住的房屋系企业提供,杨长科在相关人员的指示下对房屋进行了修缮,杨长科在准备生产期间支付了综采人员相应的工资。2012年6月11日,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三脚沟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脚沟煤业公司)给孟振中下发停工通知,因其组织主题发生变化,无法按原计划组织生产,故通知孟振中原组织和培训人员自行安排。

法院判决与执行情况

由于原计划的生产活动被取消,杨长科的财力投入得不到回报,已经支出的建筑安装修缮费,办公费、福利费、食堂费、差旅费,工人工资等项费用,被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有1885664元。

法院认为,三脚沟煤业公司虽然先与孟振中达成综采生产的口头意向,但之后孟振中将该工程介绍给杨长科后,由杨长科实际组织招募工人并进行前期准备工作,山西煤运大同公司作为三脚沟煤业公司的上级主管单位对杨长科组织的工人进行培训,三脚沟煤业公司对杨长科的前期工作进行指示安排,应当视为三脚沟煤业公司与杨长科之间达成了综采承包生产的口头意向,孟振中实际为中间人。

法院认为,三脚沟煤业公司与杨长科在订立合同的过程中,在杨长科已经为综采生产做了招募工人、修缮住房等大量前期准备工作的情况下,由于其自身原因导致其与杨长科之间的综采生产承包合同未能订立,存在缔约过失。三脚沟煤业公司应当予以赔偿。但是,实际与杨长科达成综采生产承包口头意向的是被告三脚沟煤业公司,三脚沟煤业公司虽是山西煤运大同公司的下属单位,但其是拥有独立财产、自主经营的独立法人,对外独立承担责任。杨长科要求山西煤运大同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不能成立。

最后,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三脚沟煤业有限公司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杨长科各项费用1885664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加倍支付债务利息。

判决生效后,三脚沟煤业公司并没有履行支付责任。杨长科申请大同法院强制执行。

2015年8月20日,山西省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大了执行裁定书:“因被执行人自2012年5月停工,由于资金短缺一直没有恢复生产,暂无履行能力。裁定如下:终结山西省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同商初字第47号民事判决书本次的执行。”

杨长科无法拿到赔偿款,就向上反映,2016年12月1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向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了转办函。要求尽快执行,依法处理。但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无财产可执行为由一直不予执行。

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三脚沟煤业有限公司与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有限公司的关系

股东为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有限公司

经查询得知,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三脚沟煤业有限公司于2011年12月14日在山西省工商局登记注册成立。营业期限自2011年12月14日至2041年1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