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监管 > 正文

大隐深圳三十年的国宝级艺术家王子武:画不出奇画到死

2018-06-20 11:39:27来源:

编者按 有这样一群深圳人,他们外表沉静、内心激荡为深圳树起文艺丰碑;有这样一群深圳人,他们扎根人民、顽强拼搏为世人抒写文化传奇。今年,深圳计划重磅推出三位文艺名家:画家王子武、钢琴教育家但昭义、文艺理论家胡经之。他们是四十年来深圳改革开放成就中的见证者和奉献者,为深圳文艺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为让广大网友走进名家生活,了解他们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深圳新闻网开辟文艺专栏—深圳文艺名家大观。本期,我们将把大隐深圳三十年的美术大家—王子武引入了公众视野。

深圳新闻网6月19日讯(记者 潘润华)他被誉为“国宝级艺术家”;他被称为蒋兆和、方增先等大家之后水墨人物画的另一座高峰;他足不出户,淡泊名利大隐深圳三十年;他潜心绘画,发誓“画不出奇画到死”;他是深圳早期的艺术文化事业的“奠基人”;他擅作人物、花鸟,是传统书画界的传奇。他就是画家王子武。而这个行内人眼中难以企及的“标杆”,在女儿眼中是一个怎样的父亲呢?

“父亲为画而生” 立誓“画不出奇画到死”

1936年,王子武出生在一个陕西小村庄里。他从小痴迷画画,从四五岁开始就蹲在地上作画。那时条件很艰苦,没有笔墨宣纸,自幼酷爱画画的他,拾起石子便是画笔,黄土便是画纸,看马画马见牛画牛,耕种的农民、戏耍的孩童、田间的猫狗都是他源源不绝的绘画素材。

自懂事开始,父亲在女儿李小燕的印象中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神情严肃、一心蒙头画画的人。那时候一家人住在10平米的小陋室里,王子武总是要等孩子们上学去了,他才能把床板上的铺盖卷起当画案,一画便是一整天。李小燕回忆道,“常常我半夜醒来,仍看见父亲聚精会神地在画画。听母亲说父亲总是画到深夜精疲力竭了才肯上床睡觉。”

每当作画时,王子武常把家人支出去,自己一个人静静在家调色泼墨,连续十个小时都是常有的事,画得入神时把吃饭之事抛诸脑后。儿时的小燕会疑惑的问父亲,为什么画画就忘记吃饭了?他坚定地回答道,“作画就要全情投入,一气呵成。”在他看来,吃了饭就会犯困,这就耽误作画了。

在女儿眼中,父亲在作画这件事情上,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在数十年前,小燕就提议父亲出画册,但王子武一再推脱,他觉得画的作品仍不够好。“艺海无涯苦作舟”,王子武一生都在潜心研究绘画,他的每一幅画都要仔细思考,反复推敲。比如他在画《曹雪芹像》时,原是将曹雪芹画在石头的后面。在研读《红楼梦》数遍后,他反复研究构图思考人物性格与情境,最终让曹雪芹“坐”在石头上。画家黄永玉老先生曾对该画评价到,“令我看了震撼的人物画。”

“父亲就是一个为画而生,对他而言画就是他的生命。”王小燕回忆到,在王子武三四十岁时,曾因肺结核极严重,甚至出现大口咳血现象,医生都直言情况很危险。但王子武仍舍不得放下画笔,坚持作画,甚至他认为既然如此那更要在作画中了此生。正如他早年在一幅自画像上的题诗所言,“画不出奇画到死,不负此生了此生。”他倾尽毕生潜心作画,都在演绎他所定义的“出奇”。

不爱卖画的“另类” 对上门求画者“一一应允”

王子武常言画画就图自己喜欢,不求富贵不逐名利,衣暖食饱何需卖画?范华就曾评价说,“王老不想卖画这在当代简直不可想象,绝对可以说是一个另类。单从这一点上来讲,他已超越了千万个艺术家,而成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 ”

时龄三十岁时,王子武就已成名。上世纪70年代,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王子武《人物画习作》《王子武国画人物》,殊不知那个年代在杂志上发表一幅画都很困难,王子武却发表了个人专辑,是当时第一人。即使声名在外,王子武却对作品经济价值看得淡然,“那是别人的事,与我无关”。

众所周知,他不爱卖画,却爱送画,常被小燕和妹妹笑称免费画匠,整天在给别人完成任务。经常有乡党或者一些困难的群众,慕名找上门求画,他基本上都是“一一应允”,哪怕曾经出现过有人扛着宣纸,打着小厂倒闭面临下岗,希望用宣纸换画的口号,他明知道是个骗画的小伎俩,但也会满足对方的要求。面对家人的不解,他安慰到,“人家也不容易,我画个画不费事。”

据王小燕回忆,有一年从国外回来就撞见过一次,一个江西小伙说他们的宣纸厂快倒闭了,希望王子武能给他们工厂作一幅画,“父亲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临走时父亲还给了他回程车费。”这事传开后,大拨人都找上门来争相送纸求画,最后家门口堆满宣纸,人都进不去。“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送来的宣纸都有三四间房子那么多。”

“后来,我碰到一位江西开画廊的人说,王老让我们江西一大片人富裕了,很感谢父亲。”这一刻,小燕忽然从父亲的一言一行中对“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有了浅陋的理解。在力所能及时,能助人也是一件幸事。

1998年,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灾,深圳的艺术界发起赈灾募捐活动,王子武带头响应捐出作品义卖;2008年汶川地震,王子武也奋力创作作品在慈善会上义拍来支持灾民......

在小燕眼中,父亲是一个心地善良,心怀悲悯之人,对人对物皆如此。曾经家里收养不少流浪猫狗,父亲便当起了它们的专职厨师,每天做饭喂食。家里的一条名为欢欢的小狗丢失后,他沉浸在悲痛中三四年都无法作画,每每吃饭时就惦念起它是否挨饿受冻。

慈父严师 “用爱温暖我一生”

如果有一个词定义自己的父亲,小燕会用“慈父严师”来概括。在她看来,这位“慈父严师”堪称完美,用爱温暖了她一生。

自小燕有记忆起,父亲一直尊崇简单俭朴的生活,直至今日随便拧一双鞋一件衣裳都有几十年光景,但他也舍不得扔。“有一件汗衫上破了好多个洞,像莲藕一样分布着大小不一的窟窿眼,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跟他说都穿成这样了买件新的吧。他笑呵呵地答道,这样更凉快。”

对自己格外抠门,但对家人却唯恐稍有亏待。他只要一有机会出差都会给全家人买好吃的、好用的,“小时候我和妹妹’时髦’的衣服总能引来同学们羡慕的眼光。”每年春节将至,他就欣喜地给大家露一手,“他做的炸油糕、冰糖肘子、面片儿都是一绝,后来再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了。”

“儿时,父亲用爱浇灌我们成长,长大后,父亲成了我远在异乡的牵挂。”几年前,王子武重病住院,远在日本的王小燕听到消息马不停蹄地赶回家,在医院照顾近两个月。出院时已是冬天,王子武一瘸一拐地踱着步子,看着衣着单薄的小燕,急切地念叨着要回家找厚衣服给她穿。“顿时,一股暖流从心底淌过。但看着父亲蹒跚的背影,阵阵酸楚又涌上心头。”

80年代,为了求学,小燕远走他乡,在外的这二十多年间,画成了她与父亲间聊不完的话题。回想起当年,王子武一再反对女儿走上自己的旧路,他说画画太辛苦。后来,发现女儿真心喜欢,便拗不过开始张罗着给女儿报班,选书籍让她系统学习美术。

“万事皆不易,但既做就应尽己所能,做到最好”,他对女儿的要求甚严,素描水彩水粉油画等样样都要掌握。女儿初学画时,他就让她临摹学习列宾、克林姆特及费申等大师的素描,还有国画大家齐白石、徐悲鸿、王雪涛、黄宾虹等人的作品。

完成的画作,还得经过这位“严师”批评指正,看到不满意处他也会一改平日温和态度,对女儿大加批评,一说就是老半天。“有时还会生气到一两天都不理我。”

那时,小燕对父亲的严厉心有抵触,待长大成人后才理解,父亲是用自己的方式来激励她认真待事。

(本文整理自王小燕口述)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 金沙会
  • 威廉希尔
  • 新葡京
  • E世博
  • 乐天堂
  • 乐天堂娱乐城
  • 时时彩开户
  •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