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企业快讯 > 正文

管清友:股灾可能是全球性的 监管层稳定市场十分必要

2018-06-21 11:48:53来源:

文/管清友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首先,这一轮股灾是内外因素共振的结果。

从外部看,地缘政治博弈和中美贸易战,使得我国发展的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强、挑战加剧,这是事实,毋庸讳言。当前最大挑战,确实是中美贸易战。如若按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博弈策略,对市场的影响还会持续,对中美两国中长期的经济结构、产业结构以及世界贸易结构和经济格局都会产生巨大影响。这个问题,之前我也多次说过。中美贸易战到底会如何收场,现在是不确定的。希望好转,但是,我们可能也要做最坏打算。美国经济复苏尚比较强劲,美联储加息步伐不会停止,全球资本流向从新兴市场流出的迹象已十分明显,全球流动性收缩和资产重新定价是个确定趋势,新兴市场出现危机是个确定趋势。

从内部看,结构性去杠杆已经进入关键时期,金融去杠杆的过程也是一个市场出清的过程,去年以来,货币当局和监管层十分坚决,我已多次说过,当然,影响也极其惨烈,这也是事实。金融去杠杆,势必会导致流动性收缩、利率抬升、金融业态规范收缩、金融案件增多、违约事件频发、金融风险从点到面释放,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出现闪崩可谓集中表现。实体经济层面,分化加剧,强周期和制造业企业首当其冲,弱周期行业情况略好些,融资难融资贵再次浮出水面。经历最近两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游企业好于下游企业,这是所谓中国式砸机器倒牛奶的过程。监管层此时推出独角兽回归、CDR等举措,初心是好的,但时机确实不是好时机。

其次,这一轮股灾可能是全球性的、剧烈的。

与今年年初的全球股灾不同。当时,中美贸易战尚未打响。因此,我们当时断言,那一轮股灾是暂时的。但是,这一轮不同。中美贸易战的不确定性不仅冲击中国市场,毫无疑问,也会冲击香港地区、欧美日市场。尽管逆全球化大行其道,但现在还是在贸易和金融全球化的架构之下。尽管美国在贸易战中占据主动,但是中国如何应对仍是一个问号。大国博弈,两败俱伤,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即便没有八百,也会自损五百、四百、三百。这也是显而易见的,尽管这种局面大多数人不想看到。可以这样看,这一轮股灾的演进除了其他扰动因素外,主要取决于中美贸易战的打法。因此,这也给欧美日股市蒙上阴影。美国股市连续九年上涨,已经是坚硬的泡沫,我不能确定在这一轮大国的撞击中,这个坚硬的泡沫还是继续坚硬。如果美国股市也出现较大下跌甚至股灾,势必会波及全球,引发连锁反应。如果中美贸易战以较为和平和谐的方式收场,那么结果则相对乐观一些。

再次,这一轮股灾的演进还取决于贸易战是否会走向汇率战金融战乃至外交地缘政治和军事冲突。

这种情况很难预计,各国恐怕也在走一步看一步。如果引发汇率战金融战,则不确定更大、杀伤力更强。如果人民币也出现剧烈升值,那么资产价格再度泡沫化是确定的,但这个过程也是危险的。我相信,中国政府一定会吸取日本当年教训,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目前,人民币对美元,在市场交易层面是有贬值压力的,但经历了811汇改以及中国货币当局近年来成功的应对汇率波动,特别是我们尚有庞大的外汇储备,我对中国应对汇率波动很有信心。

最后,我们如何应对?

从国家层面来说,认清中美两国的诉求和差距,理性客观判断形势,是必要的、必需的。立足于谈,做好最坏准备,是必然的、必备的。该反击反击,该妥协妥协。短期要谈,中期要迅速启动内需推进对内开放和改革的一揽子政策,放松管制、开放市场,坚定不移走市场化道路。绝不能再走放水的老路,没有空间,也极其危险。宏观杠杆已经没有再加的政策空间,债务货币化会酿成巨大的社会冲突,也无法根本解决债务问题。中国经济的韧性足、空间大,我们是有条件有基础构造大国内需经济的模式的,中国经济是有潜力以中等速度继续维持强劲增长的。

从监管层面来说,稳定市场提升信心处置风险,十分必要。央行行长表态和新华社发文,值得肯定。监管层面应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和发展委员会的架构下,迅速调整一些不适当的举措,出台有利于稳定市场提升信心的举措,及时处置已经和即将暴露的风险。尽快启动资本市场新一轮的改革,给出时间表路线图方法论。股市牵动全局,不可掉以轻心、听之任之。

从投资者层面来说,规避风险肯定是首要的。外部的客观因素是投资机构和投资者无法改变的,怨天尤人没有必要,也不理性。对自己所持有的无论是基金还是股票,对自己的投资理念,都要有一个检视。2015年股灾至今三周年,很多人没有汲取教训,不注重提升自己,是应该反思的。人性从来如此,但投资一定是反人性的。从另外角度说,股灾也给投资机构和投资者提供了机会,就是发现低价资产找到合适时机投资的机会。价格和时机的选择,需要我们进一步观察形势和市场走势本身。目前肯定还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未来一年,是有机会的。

总结一下,2017年初以来中国政府推行的出清政策是正确的,如其不然,我们现在会更加被动。我在《迟到的出清》一文中曾专门提到过政策窗口期的问题。如果中国能够度过这几个月的相对比较困难的时期,顶住外部挑战和内部风险释放压力,那么中国这一轮的调整将为下一轮的经济增长和市场好转奠定良好的基础,我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 金沙会
  • 威廉希尔
  • 新葡京
  • E世博
  • 乐天堂
  • 乐天堂娱乐城
  • 时时彩开户
  •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