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监管 > 正文

深圳肿瘤医院院长王绿化:揭秘“抗癌药”那些事儿

2018-07-12 14:58:17来源:

    深圳新闻网7月11日讯(记者 刘梦婷)进口抗癌药为什么那么贵?药企的良心经得住拷问吗?如何理性看待生命?最近,电影《我不是药神》火了,几乎“承包”了大家的聊天话题。随着电影的热映,大家对于“抗癌药”的话题也持续深入。近日,记者就电影中反映的现实问题采访了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院长王绿化。

       关于药价:为什么救命药卖那么贵?

    这部口碑爆棚的电影,改编自一个真实的故事:代购救命药。在电影中,这种治疗慢粒白血病的救命药,原版与印度仿制版存在近百倍的差价,有些吃不起原版药的病友,因为仿制药和代购的存在而活了下来。不少人都在看过电影后发出感慨:天价抗癌药,究竟是“救命”还是“索命”?

    王绿化表示,大家关注电影中仿制药的问题,根本上是关注肿瘤药物的可及性,“我们国家有没有这种药,患者用不用得起。”

    他表示,尤其是近几年,国家医改办、国家卫计委从对肿瘤药物的价格和医保层面都非常重视。两年前,为了降低药物价格,国家卫计委药政司和医保办联合对药物价格进行调研。国家药品谈判机制的建立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当时我作为专家,参与了很多次的专家咨询会、讨论会,到现在来看,结果还是很不错的。现在我们来看肿瘤药物,整体情况是价格下降了。”

    “当时我们说药价贵,就大中华地区而言,内地价格比香港、台湾贵,比日本、韩国也贵。是不是药企对我们不够友好?当时分析得出,主要有几个原因造成:关税问题、药品加成问题、药品定价机制问题”,王绿化介绍道。而从今年5月1日起,进口药品正式取消关税,关税问题解决了;去年公立医院改革,取消药品加成,药品加成问题解决了;现在通过国家药品谈判机制,定价问题也解决了。

    “整体有十几种进口抗肿瘤药物平均降低了40%多,各个药品降价从30%-60%多不等”,王绿化表示,此外,医保政策也在改进,很多抗肿瘤药物进入了医保。根据每个地区医保资金程度,有部分报销的、有全部报销的,整个报销水平有所提高,患者对于药物可及性提升了。

    关于药企:用天价药救命,药企的良心经得住拷问吗?

    在电影里,跨国药企的形象是高冷的、非人道主义的、置患者生死于不顾的大反派。事实真的如此吗?

    王绿化认为:“因为新药的研发要有很长的周期,要有很大投入成本。新药的研发成功率是非常低的,十种药研究成功一种已经是很幸运的。对于多数的药品研发,十多年研究的结果可能换回的都是失败。药企需要遵循市场经济,新药需要回报再推进研发,药价高企的合理性需要社会接受和理解。”

    关于仿制药:到底合不合规?

    “关于仿制药,以前大家觉得是不合规的。其实,仿制药替代原研药是国际惯例,就是说,新药过了专利保护期,就可以仿制了。新药的专利期通常是十几年到二十年不等,从申请之日开始算起。随着专利到期,仿制药进入市场,专利药的价格一般也会下降,仿制药的价格更低”,王绿化表示,一个现实问题是,无论药价怎么降低,药品也会有迭代更新,旧的降下来,新的还是一样,价格依旧不菲。

    关于新药:“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患了肿瘤无论对患者自身还是家人而言,心理压力大都是很大的,在这种情况下往往会病乱投医,做出的决策往往也会受到影响。王绿化建议,在这时候,患者和家属需要冷静面对,找专科医疗治疗,做正规治疗,不要听信偏方和传说来治疗。

    而关于新药和新的医疗技术,王绿化表示,对于政府而言,是要保障基本医疗,高端医疗和稀缺医疗的普及的程度不会那么高。“财富的拥有和支付情况有现实差别的存在,参与临床研究的患者和经济条件好的家庭可能能用到,但新药也是存在风险的,问题也是在慢慢积累发现的,因此对于新药以及新的治疗手段建议患者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关于医保:“应理性期待”

    很多人都好奇,如此昂贵的抗癌药物,美国人能用得起吗?答案是,在大家眼中“遍地黄金”的美国,人们患上癌症同样也是负担不起的。

    “看病贵问题是全球问题,即使放在美国的家庭也是很大的压力。美国家庭的的平均年收入在5万美元左右,扣除生活费用、税收等剩下的也不多,如果看病自费,同样也是看不起”,王绿化介绍道,美国人通过医保来享受药物和医疗手段,程度好坏是和保险的程度挂钩的。产生医疗费用会由雇主、商业医疗保险公司、政府医保及自付,其中商业保险占大头。“我们国家提倡全民基本医疗保险,有条件的用商业保险来补充、兜底,真正遇到大困难会更轻松。”不过,王绿化表示,即使够买再多的保险也不见得能享受最尖端的药物和医疗手段,大家对此还应理性期待。

    关于生命:这个哲学问题考验着每个患者和家庭

    很多人观影后提醒:“要自备纸巾”。电影没有过度煽情,但赚足了观众的眼泪。这也眼泪更多的源自对生命的关切。那么,究竟应该如何看待生命的问题呢?

    “这就要从科学问题谈到哲学问题了”,王绿化表示,宏观上,全球医疗卫生技术进步,人均寿命都有延长,但无论如何进步,人类终究是有归宿的。“其实不止于恶性肿瘤,很多疾病到了终末期,花钱如流水,但是回报却很渺茫。应该如何理性并且平静地对待生命的最后时间确实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也是对于每个患者和家庭的考验。”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 金沙会
  • 威廉希尔
  • 新葡京
  • E世博
  • 乐天堂
  • 乐天堂娱乐城
  • 时时彩开户
  •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