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史玉柱“小宁波”游戏恩仇录:非常富豪 借游戏再起

2018-11-03 10:22:22来源:中国经营报

2008年时的北京,“芭莎慈善夜”是这座城市顶级的社交场。在那一年芭莎慈善夜的晚宴上,“京城第一名媛”莅临,她姓赵。那一晚,坐在她身边的是一位名叫“虞然”的人,他不是娱乐圈中人士,是一位商人。

这位名媛的生活,因为一场与娱乐一线明星的风波而逐渐进入普通公众的视野,她的婚姻生活,也开始为公众所知。

从这一场名流晚宴向前推5年,一家名为浙江国叶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国叶”)的企业设立。浙江国叶设立第二年,即与另一家公司共同夺得杭州绕城高速25年经营权,这笔大买卖令商人郁国祥迅速在浙江商人圈内扬名,“小宁波”的绰号由此而生。这家公司曾经的法定代表人和一度重要股权持有者之一,是一位Y姓商人。如今,浙江国叶已经更名。

郁国祥的从商之路,一度通达。他染指地产、基建甚至通讯,财富迅速增长。及至上海社保案案发,郁国祥又迎来商海低潮,被列入失信名单,后又避走香港,筹划东山再起。最终,史玉柱出现在了他的商业路径之上。

2016年,声名比郁国祥更为响亮的史玉柱筹划组成财团,巨资收购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并试图将其装入自己控制的上市公司巨人网络(002558.SZ)。郁国祥方面的力量,便出现在史玉柱身后的财团名单之中。

然而,史玉柱这场历经两年的运作将近收官时,局面却突然逆转,他甚至在微博上公开声称个人受到威胁、公司被谣言中伤。此后,便有业内自媒体指称,史玉柱微博中指出之人,即为“小宁波”郁国祥。

并不为人知的是,此时的郁国祥,在香港几经运作,同样拥有了一家以游戏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乐游科技(01089.HK),一家与史玉柱同业的公司。这是一场商场恩怨的终点还是起点?答案仅当事人心知。

非常富豪

上海静安区华山路250号,矗立的五星级酒店——上海静安昆仑大酒店。这家酒店并非新建新设,而是由上海静安希尔顿酒店翻牌而来。虽然后者已成为历史名称,但由于它是上海首家五星级全外资酒店,前后经营30年,在当地人心中依然拥有重要位置。

上海静安希尔顿酒店于1988年落地上海,被誉为上海地标性建筑之一。建设之初,由香港信谊集团投资,投资额1亿美元,由总部位于英国的希尔顿国际酒店集团全权负责经营管理,拥有客房近800套。

由于其品牌与地理位置,这家饭店每一次易主与变迁均牵动人心,其中最为轰动的当属2003年6月的那次出售,这也是静安希尔顿酒店的首次易主。彼时,正是“非典”流行时,酒店入住率低迷,处于高负债经营,投资与收入不相匹配使香港信谊集团决定放手。

不过,这样的一家著名酒店在出售之时没有走公开竞价的路数,而是买卖双方负责人直接在香港见面商谈,最终交易价格高达1.5亿美元。尽管此次易主为世人瞩目,但双方并未在上海公开举行签约协议。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这次交易的买方便是胡岚及其丈夫郁国祥,当时他们的名字还不被外界熟知。

郁国祥,1970年10月27日生,宁波象山人,初中未毕业,白手起家,曾在当地一针织厂当工人,后来成了一位房地产老板,突然暴富。有关他的公开报道多次引用这样的词汇:“视野开阔、胆识过人、无师自通、超高悟性、意志坚韧……”

记者查询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2017年4月的公告,对他则如此介绍:“在各类企业投资方面具备丰富经验,拥有6年基础设施业务投资经验,包括但不限于位于中国浙江省杭州市的高速公路项目,其权益随后售与一家联交所上市公司,郁先生亦投资互联网通讯业务”。

2004年,郁国祥又以其实际控制的公司香港国汇有限公司和浙江国叶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共同投资82亿元,取得杭州绕城高速25年的经营权。据《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香港国汇有限公司已宣布解散,浙江国叶于2003年1月成立,注册资本2.6亿元,目前已经更名,现在的法人代表和第一大股东为郁佩芳。

这是一家股权关系变动频繁的公司。《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的法定资料显示,自设立之后的一年内,公司高管、股权等方面的变更高达24次。

《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的法定信息显示,浙江国叶曾是宁波三立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三立”)与宁波新恒德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恒德置业”)的重要股东。

宁波三立的法人代表为自然人郁佩芳,郁佩芳与郁国祥有重要关联关系。《财经》杂志当年报道,在2007年郁国祥卷入社保案后,据当时公开的司法信息,多家法人代表职位写着郁佩芳名字的公司,其实际控制人为郁国祥。另外,新恒德置业的法人代表为郁能建,是郁国祥的哥哥。

自2005年起,郁国祥连续多年成为胡润富豪榜的常客,与他相关联的企业正是新恒德置业。2006年上海曝出震惊全国的社保窝案,郁国祥行贿官员牟取商业暴利的行径也随之曝光。

2004年5月,郁国祥将陈逸飞的油画《仕女图》和《小提琴手》送给上海市委原副秘书长、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主任孙路一。几个月后,郁国祥又买了一幅吴冠中的国画《山村春早图》送给孙路一。一年后,郁托人将一幅谢稚柳所做国画《苍松图》送给孙路一。

作为回报,孙路一动用个人权力与关系,于2004年至2005年间,多次帮助郁国祥在上海实现低价收购国有企业、低价拿地。

在对郁国祥的司法审判中,上海融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被认定为由郁国祥实际所有。记者查询,上海融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一栏列示的是名字也是郁佩芳。

2008年,中国发生了几件大事,汶川大地震、北京奥运会等。这一年的8月22日,时尚集团在北京银泰中心举办了第六届芭莎慈善夜,援助灾区与奥运成为这届慈善晚宴的主要话题。晚宴遍请当时国内明星以及社会政商名流。在这场晚宴举办一年四个月以来,夜宴上风头正劲的一位知名女星陷入一场舆论风波,其中的一位女主角,被称为京城第一名媛,这场风波涉及家庭关系。

5年之后,也就是2013年12月4日,这位名媛发出一则微博,首次公开宣称一位Y姓商人是她的丈夫,并在微博上晒出了一家三口的合影。

但造化弄人,一个月后,即2014年1月2日清晨5点,这位京城名媛再次发布微博称,已经于2013年12月31日在香港办理了与Y姓商人的离婚手续,同时,她还晒出了一个月前领取的结婚证。

此时的郁国祥,在“圈内”已经声名显达。不过,虽然郁国祥多次以其名下关联公司新恒德置业登上富豪榜,但工商资料显示,这家公司于2016年4月5日至2018年3月19日间8次被宁波与上海两地法院列为失信人。2017年2月至10月被宁波多个地方税务部门共计公布6次欠税记录。

另据记者统计,2013年11月25日至2018年8月25日,这家公司涉及法律诉讼47起,其中多数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多家著名金融机构卷入。如交通银行宁波鄞州支行、广发银行宁波分行、信达资管浙江分公司、东方资管上海办事处等,以及宁波本地的农村信用合作社、农村商业银行、担保公司等。

仔细查看上述法律诉讼记录,截至当前,新恒德置业早已处于资不抵债的处境。仅以最近一次新恒德置业涉及的司法裁定为例,2018年8月25日,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发布执行裁定书,宁波鄞州农村商业银行向法院申请要求新恒德置业及另外一家公司共同支付执行款250万元及利息。

法院将登记在新恒德置业名下的房产——宁波市鄞州区新天地东区1幢1-3号、民安路1018号(26-15)-(26-17)进行处置,结果连续两次流拍。执行裁定书这样记录:“法院查明,被执行人名下暂无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新恒德置业控股的宁波南南置业有限公司早在2014年年底就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此外,郁国祥、胡岚夫妇因涉民间借贷案,以被告的身份于2015年两次被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开庭传票。

借游戏再起

一边是一度避走香港的江浙名贾;另一边是胡润富豪榜常客,却又陷入偿债难局。如此矛盾却并不妨碍他另起炉灶,东山再起。小宁波退走香港,这一次,他选择了游戏。

郁国祥的商业嗅觉,显然没有什么错误。2017年11月28日,中国文化娱乐行业信息中心发布《2017年中国游戏行业发展报告》,报告称2017年中国游戏行业整体营收约为2189.6亿元,同比增长23.1%,其中基于手机的移动游戏营收占据了市场份额的一半,增幅则高达38.5%。

早于这份报告发布3年,2014年,香港资本市场上曾有一桩并不起眼的资本交易,但《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的法定信息表明,这次交易,与郁国祥的“东山再起”关联紧密。

2011年,森宝食品(01089.HK)挂牌香港联交所。这实际上是一家福建企业,主业是生态肉类食品加工,上市时的第一大股东为林庆麟,此人在当时的福建商界和食品行业有着一定的声望。但是,在上市之后,森宝食品业绩变脸,至挂牌上市后的第三年,大股东林庆麟决定套现离场。此时,他持有森宝食品25.21%的股权,约5亿股。

2014年,林庆麟转让5亿股予两位自然人,公司大股东由此发生变化,但是,森宝食品当时并未对外披露这两位自然人的姓名。

森宝食品的继任者,显然对于食品加工不感兴趣。于是,在林庆麟转让股权之后仅1个月,森宝食品便启动了对游戏公司DIGITAL部分股权的收购。收购启动半年之后,森宝食品正式更改了上市公司名称,新名称为乐游科技控股。一家以游戏为主业的上市公司由此而生。

此后发生的一切,让小宁波郁国祥的轨迹逐渐显现出来。2017年4月13日,改名三年的乐游科技控股迎来了一场要约收购,收购方是一家设在英属处女岛公司——港新有限公司(下称“港新公司”)。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当年1月16日到1月23日间,港新公司曾密集买入乐游科技控股的股权,总计约8.36亿股,占乐游科技控股的比例已经高达29.13%。在此期间,其买入价格为1.52港元至1.6港元,以此估算,在上述18天间,港新公司至少投入12.7亿港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的法定信息显示,港新公司正是由郁国祥实际所有,其中披露的此人简历与其本人年龄、履历也高度吻合。

2017年4月21日至24日,郁国祥以其实际控制的港新公司合计收购上市公司股份2766.5万股,每股均价1.6港元,此次买入共计支付约4426.4万港元。

2017年4月28日,港新公司买入5.45亿股,每股价格1.6港元,此次买入支付8.72亿港元。综合上述计算,郁国祥自2017年1月6日至4月28日共计调动21.8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9.23亿元。至此,港新公司共计获得上市公司15.05亿股份,持股比例52.48%,成为上市公司单一大股东。

郁国祥将为上市公司在游戏产业带来何种前景,目前暂不明朗。2018年7月11日,太裕控股有限公司与上市公司签了一份合作协议,双方将在视频游戏领域展开合作,太裕控股注册于英属处女岛,同为郁国祥所实际控制。

记者致电乐游科技控股证券部询问上述情况,但电话无人接听。

图谋在何?

就在郁国祥在香港拥有了一家以游戏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之时,他还染指了史玉柱巨人网络的那一宗声名在外的游戏公司并购案。而此间,曾在社保案中高频出现并被当时司法信息证明与郁国祥高度关联的一个名字再度出现,这个名字就是——郁佩芳。

2016年11月1日,史主柱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巨人网络(002558.SZ)发布重组草案:上市公司向财团13位成员定向增发股份并支付现金购买财团持有的Alpha全部股权,股份及现金对应交易总价为305亿元;上市公司向史玉柱名下公司——巨人投资定向增发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50亿元,以支付上述交易中的现金对价。

“比毒品还赚钱!”这是周鸿对游戏业利润的评价,游戏也成为这几年资本市场并购的重要领域之一,爆款游戏常常被资本以巨资哄抢。深谙人性的史玉柱早年间通过脑白金等保健品赚饱口袋后,迅速踏上游戏征途,他曾谈到游戏赚钱的原因:游戏能体现4种人性,荣耀、目标、互动、惊喜。

2014年5月,他的巨人网络以30亿美元代价完成私有化告别纽交所,2016年5月底完成借壳世纪游轮(002558),并以巨人网络名称替代之,股权过户、人员安排等均落定,在香港设立全资子公司,为拓展境外业务做准备。在此背景下,2016年11月,上述重组草案公布。

第一步,设立持股平台,Alpha公司于2016年6月24日成立,专为史玉柱实现收购境外游戏业资产——以色列游戏公司CIE旗下休闲社交游戏而设立。另一方面,CIE于2016年8月17日设立Playtika,这也是一个持股平台,用于承接CIE的各类休闲社交游戏资产。

第二步,组建财团,收购境外资产,由于这笔跨境收购涉及资金为46亿美元,为了筹集资金,一个13位成员的财团迅速组织起来,他们各自在境外设立公司,然后这些境外公司合计向Alpha增资46亿元,增资款用于收购Playtika。

第三步,财团各成员境内公司收购财团成员各自的境外公司持有Alpha股份。

第四步,资产证券化,由上市公司收购财团成员境内公司持有的Alpha股份。众多投资人,在背后参与了这项交易。

正是在2016年7月30日,巨人网络的全资子公司巨人香港以发起人身份与13家出资人缔结财团协议,其中上海瓴逸互联网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瓴逸”)也跻身其中。2016年8月15日,上海宥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宁波百立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百立”)共同出资50.005亿元,其中前者作为GP(普通合伙人)认缴50万元,宁波百立作为LP(有限合伙人)认缴50亿元。

据重组草案披露,宁波百立50%股权为郁佩芳所有,这亦被认定为宁波百立为郁国祥实际参与的公司。

一切准备就绪,2018年8月10日,根据证监会披露的信息, 并购重组委原定于这一天的下午2点举行2018年第38次工作会议,专门审核巨人网络上述重大资产重组,5人审核成员名单已于8月6日公布。在此关键时刻,证监会披露巨人网络涉及重大事项核查,此次并购审核宣布暂停。

9月14日,巨人网络终于披露原因:有交易对方提出解除原《资产购买协议》及对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进行调整变更的要求。9月17日,一向以闲人自居的史玉柱一改往日嬉笑风格,疾言厉色地宣称其人身正遭危险,其公司则被谣言中伤,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称“我们坚定用法律捍卫公司与投资人的合法权益”。

此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某财经自媒体公号指称,宁波百利便是撕毁资产购买协议参与方。而接近交易的权威人士也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提供了类似的说法。记者就此事向巨人网络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史玉柱与公司方面的任何回复。已经拥有游戏上市公司平台的郁国祥,在搅黄了史玉柱主导的巨额游戏资产收购案后,下一步将怎么做?

答案将在未来揭晓。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