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浙江女首富明星陨落背后 “小商品之都”义乌转型之困

2018-11-03 10:28:20来源:中国经营报

从浙江女首富到法院被执行人,浙江知名民企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光集团”)创始人周晓光在很短的时间里“跌落神坛”。

而在当前经济形势下,作为中国小商品经济最为活跃的义乌,被取下光环的可能并不止步于周晓光一人。放之民营经济非常活跃的浙江,前有“中国拉链大王”濒临破产,后有东阳盾安债务危机求助省政府。业界不禁发出疑问:浙江民营企业到底怎么了?

明星企业尚且如此,处于金字塔基座的中小微们又当如何?彼时风光无两的义乌,下一步又将走向何方?

《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期在义乌调研中了解到,一方面原材料等企业各类生产成本飙涨,民营企业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另一方面,在城市产业转型升级背景下,安监、环保、消防及“三拆一改”等政策措施频频出手,迫使部分企业只得搬离或关停。而伴随互联网冲击,中国“小商品之都”或面临转型困局。

为此,《中国经营报》记者也就相关问题向义乌市政府发出采访请求,但截至记者发稿前尚未获得回应。

女首富落下神坛

从杭州乘坐高铁,只需半个小时左右就可抵达义乌,而在火车站出口的广告墙上,周晓光及其家人的巨幅照片置于其上,旁边的两行大字,代表着她和整个义乌:“全国文明家庭——周晓光家庭”。

现如今,让周晓光屡屡见诸报端的不再是“浙江女首富”的头衔,取而代之的是其涉及30亿元的债务违约等一系列事件。

如同所有义乌乃至浙江的老板们一样,以饰品等小商贸业务起家的周晓光一路发展并不容易,但凭借改革开放的春风和自强奋斗的勇气,让她自己和新光集团成为商业明星。

在2017年的胡润百富榜中,周晓光夫妇以330亿元的身价居于65位,而今年,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第26名收入囊中也曾实至名归,旗下的新光集团总资产更是达到800亿元左右,子公司、参控股公司百余计。

但9月25日这天,周晓光彻底卸下了“浙江女首富”的桂冠,明星光环陨落。当天也正是在被外界称为中国债市“黑色星期二”里,其中5只债券违约里就有2只涉及新光集团,包括“15新光01”和“17新光控股CP001”,金额总计30亿元。

而这只是新光集团巨额债务等待偿付的冰山一角。据新光集团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负债合计约468.98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约130.5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75.73亿元,其他流动负债约20.54亿元,应付债券(一年内到期)约45.86亿元。

9月25日,评级机构联合评级宣布,将新光集团评级从AA+下调至CC,并将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联合评级称,新光集团“目前资金非常紧张”,另据了解,新光集团目前也因涉及多起重大诉讼案件而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而为了积极筹措资金,周晓光也积极对其旗下的优质资产进行质押、转让,其中对上市公司新光圆成股份目前已被质押98%左右,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62.05%。

另据新光集团最新公告显示,10月24日,旗下新光圆成及参股的中百集团控股股份被减持及司法冻结。公告称,此次司法冻结、轮后冻结为全部新光集团持有的新光圆成股份,而因此前质押回购业务违约,被信达证券减持了40528928股,占中百集团控股总股份的5.95%,而在减持前,新光集团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23%。

当地银行界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光集团规模的扩大,实际是拼命加杠杆的结果。政府实际几年前就已经多次救过包括新光集团在内的大企业,给予了不少帮助,包括义乌本地标志性建筑物——新光汇的建设等也都曾助其脱困和协调,但往往政府帮助解决过一次后,企业容易形成依赖症。

“周晓光沟通能力很强,野心也很大,但是公司跨行业、步子迈得太大,而非专心经营主业,市场行情好的时候还可以,一旦下行将马上暴露出问题。他们刚开始也找过我们,希望企业间筹措资金,但毕竟我们也是上市公司,管理制度非常严格,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不看好新光集团的项目和发展方向,不做好自己的主业而把精力放在不是自己的专长上,那肯定是不行的。”当地一家知名上市公司高管说。

记者也就相关问题致电新光集团相关负责人,但被对方婉拒。

成本飙涨利润被压缩

事实上,记者梳理新光集团近几年财报也发现,在公司快速扩张的过程中,其盈利能力确实已经难以匹敌,自身造血能力弱化早已有所显现,而类似问题正在义乌民营企业间蔓延。

据新光集团2016~2017年财报显示,两年间总营收分别为136.15亿元、138.57亿元,2017年同比上一年仅增长约1.78%,而两年间营业总成本分别为120.22亿元、151.75亿元,但2017年,成本却同比上一年增长26.23%;而净利润方面,更是从2016年14.96亿元下降至2017年的亏损7.64亿元,同比亏损151.07%;此外,两年间主营业务的毛利率也分别从2016年26.36%下降至11.19%。

而据其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总营收为80.68亿元,去年同期为70.92亿元,同比增长13.76%;而营业总成本为88.37亿元,去年同期为73.54亿元,同比增长20.16%,也就是说其成本的增速远远超过营收速度;此外,净利润从去年的87.31亿元下降至今年的60.73亿元,同比下降30.44%;而主业毛利率中报仅为7.88%。

事实上,主业经营状况下滑现象在义乌并不鲜见,也绝非新光集团一家。

记者在走访位于义乌的国际商贸城、金属原材料市场等多个大型商贸市场发现,除了国际商贸城一区、二区人气还算较旺外,其他交易市场客流较少,甚至距离市区较远的原材料交易市场更是人迹罕至,而其主打大健康产业的一楼更是被空置。在走访中,多家商户向记者表示,当前最头疼的是客流少、成本高、利润空间下降严重。

而在谈到企业经营状况时,原材料市场商户坦言,缝纫机行业光去年一年就多次涨价,而今年到目前为止还算好,只涨了一次价,平均每台机器每次出厂价涨幅都在5%左右。事实上,设备的涨价还只是其次,最离谱的是缝纫机的包装原材料,“一个缝纫机的纸箱,已经从原来的9元钱上涨到20元,泡沫从八九元上涨至20多元,塑料、零配件也在一起飙涨。”该商户说,原来缝纫机行业平均利润在30%左右,而现在只有10%左右,有时候5%的利润也要做。

而当地知名皮革企业负责人则向记者表示,公司原材料主要是石油的下游产品,随着石油价格上涨,公司所需的树脂类原材料和2014年相比平均已经涨价40%左右,但公司对外出货价却只能在原来基础上上涨10%,而用工成本还在以每年10%的速度不断递增,现在利润不到7%。“我们企业原来有130人,现在被裁到60人。”

义乌市统计局对2017年经济运行分析时表示,义乌当前批发零售行业增长面临瓶颈, 传统商贸企业面临市场竞争、资金和成本等多重压力,其销售、利润空间受到挤压,企业经营压力加大。从2017年义乌市限额以上批发零售企业财务状况来看,企业营业成本提高了16.8%,各项费用增长了19.3%,企业经营压力逐步加大。总体来看,市场需求减少、企业成本上涨、资金紧张等仍然是困扰当前商贸企业经营的主要问题。

而规摸以上服务业情况也不容乐观,统计局分析表示,从企业经营情况看,2017年规摸以上服务业企业营业成本同比增长47.4%,销售、管理和财务三项费用同比增长2.3%,均高于营业收入的增速。成本和费用的增加,挤压了企业的盈利空间,企业经营压力加大,盈利能力减弱。从亏损面看,2017年义乌115家规摸以上服务业企业中亏损企业达到40家,亏损面为34.8%。

而记者查阅该统计局2015~2017年的统计公报发现,虽然集贸市场总成交额从1244.5亿元上涨至1493.2亿元,但增速却从2015年的14.6%下降至8.9%。

腾笼换鸟中小微企业迁移

面临转型的义乌在力推“腾笼换鸟”政策之下,中小微企业上演了一场大迁移。

今年40多岁的章传中,不久前连人带设备从义乌搬家至隔壁县的浦江,在面对记者采访时甚至连厂房还没有装修完,身材清瘦的他深耕锁具和办公周边行业生产已经有10多年了,公司产值虽谈不上是规模以上企业,但产值也在千万元左右。

据章传中介绍,自己在义乌已经10多年了,一直都是靠租赁别人的厂房来生产经营,租金在50万元/年,而当他租赁期满后却被告知,此前房东的厂房属于违建要被拆除,只能另觅他处,当他跑遍市场后却发现,义乌再也没有适合公司生产经营的厂房,或者多数厂房属于违建而被政府拆除或即将拆除。

另外,当他试图购买工业用地自建厂房时,却对高昂的土地价格望而却步,“我们20多个工人,只需要五六千平方米的厂房就可以,政府土地出让不可能一次只给几千平方米。”而之所以搬家至浦江,是因为万洋众创城的开发商万洋集团可以分层、分栋予以销售厂房,另外还可以为企业提供担保并向银行按揭贷款,“算下来,我之前每年50万元的房租刚好可以每年还银行贷款,但不同的是10年下来厂房却是自己的了。”

据记者了解,像章传中这样从义乌搬家到各地的企业不在少数,仅浦江万洋众创城目前入驻企业中,就有四成以上来自义乌。

义乌当地一位颇具实力的行业协会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协会会员企业在内的很多中小微企业都已经搬离了义乌,转而去了周边县市或外省。

该协会负责人说,“现在中小微企业最大的困难就是有一个容身之地。”另据其介绍,浙江省委省政府要在全省打造500个小微园,金华市要打造50个小微园,而义乌未来仅打造20个左右的小微园,但义乌实际上大约有10万个商户。

浙江一位产业地产商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之前曾经和义乌市的主要领导接触过,希望开发产业园以满足中小企业的需求,但该领导表示义乌要做大项目大企业,不搞小企业。”

转型升级下的电商之忧?

中国小商品之都究竟为何不再欢迎中小微企业,而转向了贪大求洋?

金华地区一位资深产业地产业内人士在受访时表示,义乌的中小微企业优势是小商品经济,但对政府来说这也是最大的问题,因为产品对内直接面向终端消费者,对外贸易则受到市场贸易方式试点的影响,享受相关税收免征免退政策,所以基本不开发票也不纳税,或者说纳税非常少。“我们做过统计,类似的企业,1000万元左右产值的企业,实际开票率只有30%。”

与此同时,国家统计机构在对企业的统计标准上都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等(主营业务收入在2000万元以上),而这恰恰又是义乌所不具备的,所以义乌需要规上企业、大企业、B2B企业、高端企业,这既是因为这类企业必须要开票,会产生税收,也是因为“指挥棒”在那里,可以让统计数据好看带动政绩。“所以拆违、环保等手段既是为了城市有机更新,也是为了腾笼换鸟,给大企业大项目腾地。”

事实上,记者注意到,义乌一方面在进行城市转型升级,有机更新;而另一方面,也在加大对电子商务的扶持,成绩也十分亮眼。

上述资深人士在受访时说,义乌先后成立了26个电商产业园,而他们就是为了保护整个义乌小商品市场而诞生的,因为义乌一直奉行“实体+电商”的模式,以此解决产与销的问题,这样才能维护好义乌这张名片。

据统计,零售网商有70%的商品来自义乌市场,而批发网商中,有80%以上的商品也来自义乌。据悉,注册地在义乌的淘宝卖家(含天猫)账户达到10.8万个,在各大电子商务平台网商账户总数超过27万户,位居全国电子商务发展百佳县首位,义乌的内贸网商密度位居全国第一,外贸网商密度全国第二。由此,义乌也在此前被八部委联合认定为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

而据《2017年度义乌电子商务发展指数报告》显示,全市实现电商交易额2220.03亿元,同比增长25.3%。2017年末,义乌电商发展总指数收于122.35点,比上年末上涨3.15点,涨幅2.64%。全年月均为116.46点,同比增加10.44点,涨幅9.85%。

不过,在上述行业协会负责人看来,电子商务的大力发展对当前义乌发展的局面来说并非幸事。

该协会负责人进一步表示,“我们要回到事情的本质,义乌是小商品之都,而小商品都是中小微企业来生产和支撑的,如果中小微都走了,就算剩下几家大的公司和项目,对市场而言又有何用?应该在留住和提升中小微的前提下,再引入大企业。”

记者梳理2015~2018年(截至目前)义乌数据发现,2015~2017年,义乌市财政总收入分别为128.3亿元、130.7亿元、142.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4.6%、1.7%和8.7%,其中3年来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分别为79.3亿元、81.8亿元和85亿元,分别同比增长8%、3%和7.5%。

2018年上半年,全市财政总收入86.9亿元,同比增长8%,增速较一季度回落2个百分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4.1亿元,同比增长14.7%,增速较一季度提高3.5个百分点。

记者注意到,上述数据显示,义乌财政总收入和预算收入均呈现增长趋势,但2015~2016年间,增幅并不大,甚至出现下滑,只有到2017年至今,相关指标增长才显得较为有力。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可能与2017年后城市有机更新和土地密集出让等有较大关系。

据中国指数研究院数据显示,2015~2018年(截至目前),义乌分别出让土地宗数为146宗、162宗、381宗、98宗,其中2017年土地出让宗数最高。而在土地出让金方面,分别为22.74亿元、5.59亿元、195.86亿元和180.94亿元,义乌土地出让金在2017年和2018年达到顶峰。

10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民营企业家回信中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民营企业蓬勃发展,民营经济从小到大、由弱变强,在稳定增长、促进创新、增加就业、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民营经济的历史贡献不可磨灭,民营经济的地位作用不容置疑,任何否定、弱化民营经济的言论和做法都是错误的。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是党中央的一贯方针,这一点丝毫不会动摇。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