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哪吒光环下的国产动画困境:导演熬着 毕业生逃离

2019-07-30 13:57:14来源:

《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称《哪吒》)点燃了2019年暑期档。不过,风光《哪吒》身后,是惨淡的动画行业。一边是售价与成本之间的落差,压得导演制作人喘不上气,只能“熬着”。一边是动画行业薪资单薄,毕业生纷纷“逃离”。影视行业不能承受的上下游之痛还要延续多久?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动画行业需要建立真正的盈利模式,增量在于IP后续开发,培育真正的工业化长链市场。

“我命由我不由天。”当哪吒说出台词时,观众哽咽者不少,这是7月29日的下午,工作日的上座率依旧不错。

观众动情背后,是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称《哪吒》)票房飙升。据国家电影专资办票房数据,截至7月29日22时,《哪吒》票房达到8.90亿元,直逼9亿,创国产动画电影单周票房纪录。

《哪吒》身后,站着正在大力布局动漫产业的光线传媒(300251.SZ)。光线在年报中透露,今年有多部动漫题材电影上映,包括《夏目友人帐》、《墨多多谜境冒险》、《姜子牙》、《妙先生》等。很大程度上,充满票房想象力的《哪吒》,也给光线业绩吃下定心丸。

“光线的投资收益确实很高,但我们在等动漫的机会。”光线传媒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不过,风光《哪吒》身后,是奄奄一息的动画行业。多位知名动画导演、制作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行业的惨淡,“大洗牌”、“打苦工”成关键词。

有知名动画制片人透露,现在平台对于动画买价最低至20元/分钟,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动画片制作成本普遍为每分钟几万至十几万,售价与成本间相差巨大。

另一头,下游的惨淡,直接传递到上游。名校毕业生们,正在“逃离”低薪动画产业。“今年班上同学大概只有一半在做动画,另一半去了游戏行业,少量去做了编剧、制片。”中国传媒大学2019届动画专业(三维动画与特效方向)一位毕业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几届毕业生还在动画行业里的只占20%左右”,另一位同学补充。

爆棚的《哪吒》,能给惨淡行业带来转变吗?

逃离与熬着

6月末,为迎接学院毕业典礼,中国传媒大学(下称“中传”)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楼外墙上挂起了一副对联。而在动画专业毕业生的朋友圈中,横批“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被PS成了两个大字:“快逃”。

在中国动画行业惨淡的大背景下,“做游戏更赚钱”已经成为了绝大部分动画专业毕业生的共识。

逃,还是不逃?

一位中传动画专业毕业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在动画公司里每月能有七八千的工资已经很不错,像一些岗位底薪仅三千,而转行去腾讯、网易等大厂做游戏的能拿到一万以上。”

“相比动画而言,游戏行业盈利状况更好。”中传动画学院教师、动画导演李智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动画制作周期长、前期投入大且生命周期短,盈利不稳定;游戏总体相对于动画而言前期投入时间更少,且有更长的生命周期,更好的盈利状况。

“寒冬里肯定有很多人会冻死,动画行业进入一个优胜劣汰的阶段”,在李智勇看来,动画行业整体在缩水,投资少了,来高校招聘毕业生的动画公司也少了一半。

名校毕业生主动或被动地“逃离”行业,背后是惨淡的动画产业基本面。

“所有人都在熬着。”前述制片人说,“大家都在接广告之类的单子养活自己,其实一旦做过广告之后,味道、审美就变了。但要保证先活着。”

另一位导演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达得更为直白,现在整个动画产业在为视频平台“打苦工”。“行业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不能靠动画片本身赚钱。结果就是,大量公司接受视频平台入股,签下独家协议,随后,完成垄断的视频平台大幅压价。”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现在大家都在靠创新模式挣钱,这对内容本身没有帮助。”

出路何在?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中,多位导演、制片人均表示,问题的核心在于,内容本身不值钱。

“番剧或者儿童动画片,稳定的商业模式是不存在的。”奥飞娱乐(002292.SZ)副总裁李斌在5月末举行的网络视听大会相关论坛上称。

“各方面都在压低动画片价格,从电视台时代到视频平台时代,导致我们必须要去找赞助,结果是内容被迫越来越‘商业化’,直到现在也没找到合理商业化路径。创意越来越不值钱,渠道最大。”前述导演称。

当然,平台“压价”的做法,很大程度上来自产业尚未建立起预想中的正循环。“我们想象中的下游确实没有建立起来。”有平台人士坦承。

这种情况下,动画行业需要新出路,建立起真正的盈利模式。对此,业内有多种做法。适才履新的复星集团副总裁、复星影视集团CEO、复逸文化CEO张昭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票房市场有限,电影公司的真正增量在于IP的后续开发,这是真正的工业化长链市场。

但这一模式显然难度颇高。李斌表示,以5000万制作成本为例,5%的授权费对应10亿新商品,零售价一般来说是出场价的3到4倍,加在一块是30亿左右。“但我们发现市场上没有40亿的生意。”

洪泰大文娱产业基金合伙人金城也有所体悟。“这二十年急着挣快钱,所以没有人沉下心来去做IP打造。同时,国内的版权保护也有待优化。但更大的问题,在于产业整合,特别是人的整合。”他对记者说。

对于未来,金城显得乐观。“工业化的生产体系能够提高成功率与及格线,一个作品一旦成功,会有产业链下端去把它扩大化,里面产生巨大的利润,用于去填补风险,且还有剩余。”

此次《哪吒》的爆红,也向业内证明,单凭内容,动画已能够获得不错收益,更何况还有长链IP收入,这是门可持续的好生意。当然,目前利好更指向于院线动画。

变化已经在发生。“行业以往的边缘属性突然破壁了,我觉得后续影响会显现。”7月29日,有导演如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叙述《哪吒》爆棚后的感受。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