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发布 > 正文

深圳民营经济韧性犹在,银行从锦上添花到雪中送炭

2019-11-25 10:45:40来源:第一财经

纽约从一座荒岛变成国际都市,用了三百年;中国香港从几座小岛屿发展成亚洲金融中心,用时一百多年。而深圳的奇迹在于,短短几十年,从一个小渔村蜕变成一座充满魅力、活力和创新力的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大都市。

深圳的四十年,与民营经济的发展息息相关。一则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深圳市民营经济商事主体达314.3497万家,在深圳市商事主体中的占比高达97.66%。其中,民营企业195.3459万家,占深圳市企业总数的96.29%。

长久以来,深圳市场活跃,经济有热度,但2018年以来,在经济下行背景下,深圳的不少民营企业也遇上了融资困境。

例如,去年一些民营企业遇到信用债收紧,造成部分企业流动性紧张;有的民营企业主业依赖外向型,核心原材料进口遇到问题,影响了产能;有的是加税出口遇到了问题;有些企业主业正常运营,但新投资产令流动性下降;或者主业和扩张期投资同时遇到问题,遇上去杠杆,压力非常大;还有的企业决策流程出了问题。

作为“输血”主力的银行,是不是只会锦上添花?纾困民企,银行雪中送炭的逻辑是什么?民营企业的出路在哪里?日前,带着一系列问题,第一财经记者前往深圳调研。

银行雪中送炭的逻辑

“银行并不是‘雨天收伞’,我们对遇到困难的企业支持的逻辑是:看主营业务发展情况、实际控制人行事风格、企业负债与资产的匹配关系、企业长短期现金流变化趋势、国家行业政策等角度,进行多维度考量分析,给予有成长性、值得救的企业一些实质性帮扶措施。”中信银行深圳分行副行长严俊称。

严俊称,专注主业和实体经济的民营企业是银行帮扶的重点。2015年,在市场资金宽松的时候,不少企业进行大规模的跨区域、跨行业投资,缺少规划、较为盲目。在经济增速下行的情况下,企业很难一下子收缩,即便银行不抽贷、不断贷,这类企业也很难继续维持下去。

“而对于聚焦、深耕主业的企业,银行是很乐意‘雪中送炭’的。”严俊表示,以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陆电子”)为例,科陆电子主要从事电力自动化产品及电工仪器仪表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即智能电网业务),上市之后通过一系列并购及新投资,切入新能源业务领域。受企业新投资产占用资金流的影响,企业一度出现资金链紧张问题。

“经过仔细分析企业的现金流、流水、订单等情况,我们判断企业的经营能力还在,企业面临的是临时性困难,应收账款金额较大,回款较慢,而不是实质性经营风险。更重要的是,这家企业的主业还是突出的,企业的主业在相关行业领域有商业价值,加上我们对企业实际控制人很了解,企业主一直主张围绕主业,即使是多元化,也是跟主业相关的多元化发展。”中信银行深圳香蜜湖支行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我们通过实地走访企业,与今年6月刚成为第一大股东的战略投资人远致投资深入访谈,决定不抽贷、不断贷。在2019年11月,中信银行深圳分行经调研,计划以固定资产贷款等品种,支持科陆电子在光明智慧产业园的建设。”上述中信银行深圳香蜜湖支行负责人称。

银行雪中送炭的另一基础在于极为看重企业诚信,这是银行和企业合作的基石。中信银行深圳高新区支行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我们对深圳市怡亚通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怡亚通”)的支持就基于此。

“在过去的13年中,中信银行对怡亚通累计放款超过100亿元,公司没出现过一分钱逾期。”他说,虽然2018年下半年、2019年上半年,由于经济整体下行及受债券市场影响,银行授信趋紧,对零售批发、供应链服务、生产制造等众多行业产生影响,“怡亚通的业务规模较大,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市场这些变化给企业经营发展带来一定影响,但我们愿意与企业共度难关。”

企业转型后,能够继续在市场上处于领先地位,是银行支持民营企业的一大内在动力。深圳市得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得润电子”)在2015年收购意大利企业Meda(美达)60%股权。Meda主要从事新能源汽车车载充电机的生产和销售,其下游客户是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商,例如宝马、保时捷、大众、东风、吉利等。

2018年,在国内金融环境趋紧的情况下,得润电子自身现金流承压,一方面要保持日常经营周转,另一方面还要面对银行可能压缩信贷规模。作为Meda的境内控股股东, 得润电子对Meda的研发投入、投产试产、扩大规模,不得不放慢脚步。

“中信银行及时帮扶,不仅给予我们授信支持,还帮助公司降低股票质押率,解决了企业融资紧张的困境,保证公司目前客户订单的及时交付,同时也为公司持续快速发展提供了资金保障。”得润电子董事长邱建民称。

上述中信银行深圳高新区支行负责人介绍说,银行评估一家企业的传统方式是关注资产质量和存量指标,以及企业贸易模式,下一步,随着银行对数据获取能力的增强和技术的进步,评估标准会发生变化,这将更好的满足企业的现实需求。

民企在市场洗礼中成长

“纾困民营企业的难点在于,如何区分企业面临的是临时性困难,还是企业正面临实质性风险。评判一个企业的时候,我们会从‘行业-企业-政府(银行同业)’三个角度去综合评价。一是行业上,首先企业不处于落后产能、面临淘汰的行业;二是企业自身,从产品竞争力、上下游地位、财务状况、在手订单等情况分析企业短贷的承贷能力;三是从政府或银行同业角度去调研了解企业情况。”严俊对记者表示。

严俊称,换言之,只要企业一直是围绕主业经营,生产能力还在,只是面临临时性困难,那么即使有部分银行压缩企业授信额度,在有政府或者几家主流银行牵头的情况下,企业也能够度过短期困难,前景还是乐观的。

一位受访企业负责人称:“我们在花大力气清理库存,清收应收账款,采取全民总动员自救方式,希望尽快走出资金困境,也希望多几家有担当的银行支持我们。”

“降低资产负债率、改善资金环境,更多的还是要靠自己来造血,我们通过处置一些光伏电站,甚至一些比较好的资产,获得现金流,盘活资金;同时,公司严格控制资金支出,包括成本控制、采购等,原则是‘量入为出’,严格管理经营资金。”上述企业负责人表示。

“我们新组建的经营班子,将围绕电力行业、新能源行业,围绕国家的智慧电网建设、新能源产业,在‘一带一路’上布局,把中国电力的场景、解决方案输送到世界其他地方。”上述企业负责人还称。

有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中国经济从高增长到高质量发展,当前正处在调整结构时期,民营企业需要明确方向,瞄准下一个成长机会。去年爆雷的企业很多,倒掉的企业也不少,给企业家提了个醒,企业的经营不是靠运气,需要专注自己的主业,提高风险意识,稳健才能发展得更好。

“一年有春夏秋冬四季,经济周期也同样如此。在正常的稍有起伏的经济周期里,企业应该更关注自身发展,困难打不倒、压不跨的企业才是有韧性的。相信民营企业经历市场洗礼后,会迎来新的春天。”怡亚通副总裁李程对记者表示。

邱建民称,公司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通过不断的技术研发和迭代,已赢得多家跨国公司的认可。“被国际高端客户认可,这是一件自豪的事,这是我们公司转型的甜果,也是中国民营企业的方向。”邱建民脸上露出笑容。

中信银行业务总监、深圳分行行长芦苇在与记者交流时谈到,近年来,为响应国家政策,银行推出多条支持实体经济、民营企业的措施,特别是在深圳这片民营企业、科创企业的沃土,银行正努力成为有温度的最佳综合金融服务企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