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姓生活 > 正文

揭秘疫情期间宝安文艺培训机构的那份“坚守”

2020-05-21 14:05:25来源:

虽然宝安的中、小学生已经接连回归校园开始了新学期的学习和生活,但文艺培训机构的开课时间仍旧遥遥无期。近日,记者采访到宝安两所文艺培训机构负责人,听他们讲述了疫情期间文艺培训机构的那份“坚守”,他们好“任性”令人感动。

坚持线上教学

鼓励孩子尽量参与

“疫情期间我们主要在做线上的公益教学。”宝安柒舞街舞工作室负责人罗路彬说道。为了尽可能地达到教学效果,柒舞街舞工作室的老师们采用录播的方式进行网上教学,将提前录制好的舞蹈视频及分解动作上传到微信群中,鼓励孩子们进行打卡练习,但与文化课在线教学不同,舞蹈课的线上教学对老师及学生来说都是一次充满困难的挑战,“虽然我们会把视频还有作业发下去,但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学生能真正完成任务。毕竟文化课的作业也挺多,对于我们这些课外的辅导班,很多家长并不会特别关注。”罗路彬说,“线上教学困难还挺多的,很多孩子看不懂我们录制的视频,更别说按照我们的要求去练习了,沟通也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我们也担心学生一个动作做错导致受伤,所以我们也不敢教他们难度太大的动作,只能当做是一个锻炼,鼓励学生们尽量参与。”

持续多月的疫情给不少文艺培训机构带来了不小的经济损失,也给许多老师带来了生存危机,“没有接到通知我们是不敢去开课的,但一直不开课的话公司的运营包括老师的生存就会出问题。老师的就业和收入也是我们当下面临的最大难题。”“在培训机构能够正常开课后,我们会考虑通过一些趣味性户外活动进行推广宣传,把学生们对舞蹈的兴趣和积极性重新调动起来。”

计划开设免费培训班

让孩子们重拾热情

与不少文艺培训机构进行线上辅导相反,吉他小屋负责人黄奕林经过多次尝试,最终还是放弃了线上教学。“很多家长网速不好,我接收到的画面是非常模糊的,学生跟我说他弹对了,但我听起来是断断续续的,没有办法判断他有没有出错。”除了网络对音质的影响外,黄奕林也收到了不少家长的反馈和抱怨称,孩子不听话,管不住。“我会安排一些任务作业,让他们以视频的形式提交给我,但最后的完成只有三分之一,很多家长在家管不住孩子,而且录制视频需要家长协助。”黄奕林说道。在多方面的考虑之下,黄奕林最终选择了不上网课,但每天让学生按要求练习以保持状态。“我现在特别害怕正常开课的时候,学生们状态全无,也失去了当初的热情。”

“在很多人看来,教育行业是零成本的,但房租和遥遥无期的开课时间让我们挺难熬的。这几个月只能吃‘老本’,咬着牙扛。”黄奕林笑着说,虽然少了线上教学这项“大工程”,但他的工作却依旧没有停下来。和其他同行一样,如今的他思考最多的就是疫情结束之后的课怎么上。“现在只能是‘挣扎’着坚持,等到可以开课的时候,我打算开一个的免费的集体班,帮学生们把落下的东西赶紧补回来。”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