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医疗 > 正文

女大学生隆胸后胸部变形维权一年无果 反被长沙姬妍星愿医美告上法庭!

2020-11-11 09:38:42来源:潇湘晨报

隆胸术后不对称、假体移位变形、可能存在包膜挛缩并包膜内破裂……做完隆胸手术已一年,但种种“后遗症”仍令小青(化名)倍感无助。

去年8月,就读于长沙某高校的小青,经介绍来到长沙市开福区营盘路姬妍星愿医学美容机构隆胸。然而,付出57000余元的手术费后,她得到的却是胸部双侧不对称,局部有硬块,且左臂疼痛难忍无法正常抬起的“并发症”。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医院还以被侵犯名誉权为由,一纸诉状将她告上了法庭……

本报记者梅玫长沙报道

“这已经完全影响到我正常生活了,胸部都变形这么久了也没个交代!”做完手术已一年,小青仍然气愤不已。

去年8月,小青经表姐介绍来到长沙市开福区营盘路姬妍星愿医学美容机构隆胸。结果令小青并不满意。她称,手术之后,除了胸部大小不一,左手臂也受了损伤。在这种情况下,表姐发来的信息除了辱骂,还有威胁。此外,今年初,姬妍星愿医学美容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姬妍星愿)更名为华姝医疗美容有限公司,但医院内的工作人员还是以前的那批。

无奈之下,小青于今年4月选择向媒体寻求帮助。医院却以被侵犯名誉权为由,将她告上了法庭。8月19日,小青在潇湘晨报记者的陪同下来到医院。院方负责人表示,胸部变形是手术并发症导致,但是这并不代表隆胸手术失败。

术后胸部变形却收到威胁短信

2019年8月,经自称姬妍星愿股东的表姐介绍,小青来到了姬妍星愿打算进行隆胸手术。

小青称,面诊期间,自己表明了学生身份,但表姐仍建议小青进行分期贷款。

“做这个手术贷款贷了50000元,加上利息是65000元,另外我还付了7500元。”于是,小青当时共计向姬妍星愿付款57000余元。

术后,小青发现手术非但没有达到理想效果,自己的胸部双侧还出现了上下不对称,局部有硬块,且左臂疼痛难忍无法正常抬起。对此,姬妍星愿公司表示,需等待术后恢复,并要求小青购买束乳带穿着数月,根据情况再行调整方案。

“从去年8月开始,我一直希望医院能够给我一个说法,帮我解决问题,但是他们除了逃避就是让我再等等,我真的不想再等下去了!”今年4月,小青自费前往湘雅医院和北京数家医院进行诊断,湘雅医院医生诊断证明隆胸术后不对称,假体移位变形。胸部彩超、神经肌电图等检查结果显示右乳有肿块,可能存在包膜挛缩并包膜内破裂。北京八大处整形美容外科医院的专家表示,想要修复到正常情况,可能还需要20万元左右,并且修复手术的风险很大。

在这种情况下,小青决定去找表姐。她说,表姐不接电话只发信息,而发来的信息除了辱骂,还有威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哪里读书吗?”“我正好想出名,现在这社会还怕这些?”“你还是个孩子,以后路很长,跟我们玩看谁吃亏。”“我会让你在长沙没有栖息地,你等着”……

整形失败的伤痛,加上被威胁的压力,让20岁的小青夜夜失眠。

“就像得了抑郁症一样,每天凌晨五六点才能睡着,也不敢出门,真的非常无助。”小青说。

通过媒体维权后被医院告上法庭

今年4月,小青在媒体的陪同下,来到姬妍星愿,却发现这家机构已更名为华姝医疗美容有限公司。

“其实工作人员还是原来的那批,而且仔细看墙上悬挂的许多证照,都还是原来姬妍星愿医学美容。”小青认为,医院更名只是一种逃避责任的行为。

“请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沟通好,一拖再拖,已经给了你们200多天的时间了。”面对小青的质问,华姝医疗美容的负责人表示,之前的事情自己并不清楚。

今年5月,没有等到协商结果的小青,却等来了法院的诉状。华姝医疗美容有限公司以被侵害名誉权为由,将小青告上法庭。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2020年8月3日,长沙华姝医疗有限公司提出撤诉申请。

苦苦维权无果,小青再次向媒体寻求帮助。8月19日下午,小青在潇湘晨报记者陪同下再次来到华姝医疗美容有限公司,却发现大门紧闭,门上贴着一张装修声明的字条。医院大门两边的商户称,“上午门还开着,应该就是刚刚关的。”随后,记者拨通了医院联系人的电话,院方一位石姓负责人出面带记者一行人走后门进入了医院。

石女士表示,小青的左臂疼痛神经受损目前并不能证明是隆胸手术导致。针对小青术后胸部变形,她称,手术本身并没有失败,胸部变形是术后包膜挛缩导致,属于手术并发症。“十个人里面可能有一两个会出现这种情况。”

经过院方商议,石女士给出两个方案:由医院出面在长沙请专家对小青的胸部进行修复,一切费用和修复手术后的结果由院方承担;医院派人全程陪同小青前往北京修复,承担手术费用,但不保证手术结果。在得知北京方面修复手术费用高达20万元后,石女士称,自己没有那么高的权限,医院也无法承担去北京的费用。

“我已经在这个医院手术失败了,我不可能再相信他们找的医生。修复手术又不是小手术,我的身体和精神也真的再也经不起一次失败了。”小青拒绝了医院提出在长沙修复的方案。

双方再度协商未果,小青表示自己不会放弃维权,并再次向开福区卫监局反映了情况。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