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房 > 正文

女星转行当中介?一文揭秘卖房到底多赚钱!

2020-09-14 23:38:23来源:

(来源:格隆汇楼市)

知名歌手李佳薇转行为房产中介?!这个世界太奇幻,我已经快跟不上了。

曾经以一首《煎熬》惊艳整个华语乐坛的“铁肺女王”李佳薇,被拍到在房屋介绍所为客人端茶倒水。

李佳薇在微博回应了此事,表示自己确实兼职做房产中介,但没有放弃唱歌。

“是真的,我在当代销售人员,我很努力做功课,也很用心接待进来的客人。

但是我没有放弃唱歌喔,我还是很爱舞台。”

连明星都要为“五斗米折腰”,看来今年确实大家都不容易。

这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个八卦,一位台湾女明星的老公被传是身家上百亿的地产富豪,后来被证实是房产中介,上百亿身价其实是成交额。

上百亿的成交额,即使只是抽1%的佣金,也有上亿了,我酸了。

等等,我好像找到了发财致富的秘诀。

正当我写好了辞职信准备去实现“一个小目标”时,同事小婷默默给我发来了以下图片。

现在的房产中介行业真令人瑟瑟发抖,美貌拼不过女明星,智商也被学霸们分分钟碾压,我把辞职信扔进了垃圾桶。

暴富是不可能了,还是老老实实码字吧。

前面有北大复旦的学霸,现在又有女明星,房产中介的蛋糕真这么香?

1

往后余生,暴富因你,潦倒也因你

粗略算了算《安家》里的房似锦总共赚到的佣金大概有203万,这个行业是真的香!

当然了,我们知道现实生活中没那么容易就达到房似锦的水平,但是这行业确实来钱快,怪不得这么多人都想进入这个行业分一杯羹了。

几年前租房认识了大周,后来没啥交集,上个月看到他在朋友圈晒新房,才发现他居然是年入百万的销冠。

大周高中毕业后就来深圳闯荡,今年27岁,干了6年的房产中介,已经在宝安买了一套房,今年年初刚提了一辆新车,家里还有一对龙凤胎,真·人生赢家!

大周主要跑大冲这一片的业务,收入最高时税后年收入有97万,没到30岁就已经实现了年入百万的目标,实名羡慕了。

现在看到蹲在路边吃盒饭的中介小哥,也感觉莫名帅气了起来。

但是,像房似锦和大周这些年入百万的房产中介毕竟是少数的。

在这个行业,富是真富,穷也是真穷。

58同城和安居客发布的《2020年百万房地产经纪人生存报告》,有一半左右的房产中介没有固定底薪,在有底薪的房产中介中,74.2%的底薪在3000元以下,超过5000元的占比仅有个位数。

其实不管哪个行业,都适用二八定律:收入高的永远只是一小部分人群。

虽然每个刚进入新领域的年轻人都有着壮志雄心,希望干出一番事业,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普通才是生活的常态。

虽然有房有车,儿女双全是大多数人最美好的梦想,但是不停打电话,不停带客户看房,收入极其不稳定,这才是房产中介真实的现状。

之前跟某家店长聊过,一个月的成交量不到10套很正常,整个店有十几个员工,意味着每个月有一半的员工是开不了单的。

所谓的“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是房产中介行业的真实写照。

不说年入百万了,一个房产中介要年入30万有多困难?

这么多房产中介中,即使是干了10年,也只有18%达到年薪30万以上。

(图片来自《贝壳经纪人大数据报告》)

中介佣金一般按成交价的1-2%收取,其中个人一般只能获得其中的25%-30%,有的店长可以达到50%,其它部分被公司抽走了。

也就是说,要年收入30万,就得有1000-1200万的成交额(按1%提成),这还不包括和同事一起合作的成交额。

一年1000万左右的成交额,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

在二三线城市,按平均一套房子120万算的话,一年卖出10套左右就可以了;在一线城市,按一套房子300-400万算的话,卖出三套左右就可以了。

好像还挺简单的?

在深圳,房产中介行业处于狼多肉少的状态,竞争极其激烈。

根据深圳市房地产中介协会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网签了36475套,自助网签不包括在内,而中介人数约有65405。平均下来,1套房源就有两个中介在竞争,而在热门小区,一套房源可能有20个同行或同事跟你竞争。

房产经纪人不仅要面对同行的竞争,还得面对“全民经纪人”的争夺。这些“全民经纪人”,可能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也不依靠相应的平台,不管通过什么方式,只要将房子卖出去,就可以独享一笔可观的佣金。这些“全民经纪人”的出现,使得房产中介的生存状态越发艰难。

使出了十八般武艺,终于卖出了这套房子,却发现,到手里的钱其实并没有多少。

例如一个150万的房子,如果是1%的佣金,平台拿到的提成有15000,到中介手里估计就只剩3750-4500,这其中付出的艰辛先不说,为了促成交易而倒贴的话费、交通费等,这么一算下来,唉,说多了都是泪。

当年大周刚开始做房产中介的时候,连续四个月没开单,拿着2000的底薪,除了吃住,印名片、交通、社交等,都要自己负担所有费用,一个月下来至少倒贴2000左右。

连续两三个月没开单,撑不下去的大有人在。可一旦挣了钱,就不想换工作了,因为来钱太快,很诱人。

到了第五个月的时候,大周一口气开了三单,到手两万左右,“终于不用吃土了”。

在最难熬的时候,也想过放弃,但每一次都会想,万一明天就开单了呢。

2

中介修炼手册

假设:买一套300万房子,按1-2%的中介费计算的话,我就得花3-6万块钱的中介费。我让男朋友去中介卧底一个月,既能省掉中介费,又能找到合适的房子,这不香吗?

Toonaive!

表面上看似省了几万块,但是你男朋友要付出的是:

早上9点准时上班,不准时下班,忙到十一二点是常态;

没有节假日,没有周末,甚至没有休息;

房产中介领域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有的粗话连篇,甚至有的为了抢单打架斗殴,有的客户蛮不讲理,胡搅蛮缠……可以说,在这个行业里什么什么奇葩的人都有可能遇到。

日晒雨淋,每天需要打电话,回访追访,举牌宣传,带人看房,这个工作强度你细品。

……

为了省掉中介费,花费这么多时间和这么多精力,值得吗?可能每个人的回答都不同。

很多人不乐意给中介佣金,总觉得被占了便宜。其实呢,找到一个靠谱的中介,真的会省很多事,甚至可以省一笔钱。

专业中介对负责的区域了如指掌,可以根据你的需求快速为你寻找最合适的房子。

几万块钱的中介费真心不贵。一般一个中介为了促成交易,会尽力尽力的帮你跑前跑后,与房主周旋,谈判,并且还会帮你处理好税费、银行贷款等业务,每一单交交易的背后,都是汗水换来的,真的很不容易。

有的中介还会帮忙砍价。专业的中介更清楚房子的价值,在和房租谈判的时候可以帮你砍价,佣金还可以打折,一顿操作下来,实际是可以省下一笔钱的。

跟中介搞好关系,给予相应的尊重,你好我好大家好。

当然了,我们不否认黑中介的存在。想当年刚毕业的我,懵懵懂懂的坐上了一个中介小哥的电动车后座,由此踏上了坑爹的租房之路。

有些中介,为了提高佣金,联合房主抬高价格;也有的中介为了促进交易,在同一时间把所有的客户带到同一个房子,营造房子很抢手的假象;或者是发布物美价廉的假房源,等到打电话询问时就说房子卖出去了,趁机推销别的房源。

房产中介们为了交易,套路一套套的,因此房产中介成了“神憎鬼厌”的一个职业。

近些年来,随着房地产市场的逐渐规范化,经过多次整顿后,“黑中介”行为明显减少,房产中介行业逐渐规范化。

但是偏见已经形成,他们不仅要承受高强度的工作安排,还得忍受人们的质疑、不理解、甚至仇恨。

心里的苦楚,只有经历过才知道。

在说起这些年的感受,大周说:“辛酸泪能填满整个太平洋。”

当年刚入行的大周还是个血气方刚年轻人,有一次陪着客户跑前跑后了几个星期,客户终于要签约了,问大周佣金能不能便宜点,大周说不行。客户炸了,他指着大周说:“你们中介不就是带人看房吗?凭什么要那么多钱!”大周也急了:“我陪你看这么多套房,帮你搞好了税费和合同,你说凭什么!”“你这个黑中介信不信我弄死你!”“来呀,谁怕谁!”大周和客户扭打了起来,客户人高马大,大周嘴角被打破了,肚子也被踢了几脚,整个人十分狼狈。

警察赶过来了,虽然主要责任在客户,但是店长却告诉大周不要追究责任,不然会影响店里的生意。

每当回想起这段经历,大周还是觉得很委屈,“我付出了这么多劳动,我拿该得的佣金,有错吗?”

“遇到这种难缠的客户还好,最气的是碰到跳单的客户。”

从业多年来,遇到跳单的客户少说也有十几个了,大周也从最开始的气愤到后来的无奈接受。

大周第一次遇到跳单客户时,七尺男儿硬生生被气哭了。当时有一个阿姨,看房时态度特别好,一直笑眯眯的,夸大周能力强,还想把外甥女介绍给他。后来突然就没有任何回应,过了几个月后才发现,阿姨已经背着他买下了当时看中的房子。

“气到肝疼,但又能怎样呢?”

这个社会对待他们,有一些误解,有一些偏见。其实不妨给他们多一点善意,多一点了解。他们只在在异乡孤独打拼的年轻人,他们只是在努力的生存着。

去年《贝壳经纪人大数据报告》显示,房产中介人均年成交不足4单,意味着他们要工作1000个小时、带看40次才能做成一笔生意。

(图片来自《贝壳经纪人大数据报告》)

为了找房源和客户,他们天天往外跑,跟业主搞好关系,聊天打探,买业主电话号码……

为了获取客户,打电话、发传单、贴小广告、举牌、社区摆盘……能做的他们都做了。

3

离开还是坚守?

715后,有人离开,有人犹豫,有人坚守。

新政之后一个多月了,张小鹏只开了一单,“勉强能吃饱吧”。

这一个多月,已经有8个同事走了,有的回了老家,有的换了工作,有的换了公司。

张小鹏在离开和留下之间徘徊,入行一年,有心酸,也有喜悦和收获。如果离开了,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如果留下来,不知道下一单会在什么时候来临。

干不下去的就离开,还能忍忍的就坚持住,而对于大周来说,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咬牙坚持。

年初买了新车,之后碰上疫情,收入被拦腰折断。疫情之后楼市火热,看形势一片良好的深圳楼市,大周终于下定决心开始实施心中盘旋已久的创业计划。

他盘下了一个店铺,带着几个徒弟自立门户。然而事业还没起步,就遭遇了深圳史上最严楼市调控。

身上背负着沉重的房贷、车贷、租金和员工工资,那段时间,大周觉得整个世界要崩塌了。

也许这就是生活吧,生活不可能一直给你糖吃,甜中带苦,苦中作乐,这才是生活的真谛。

新政之后,深圳楼市是平静了下来,可是临深城市却热了。大周团队转向临深城市,带客户去邻近的中山、惠州、珠海买房,实现了曲线救国。

虽然现在形势比较严峻,收入回不到当年的高光时刻,但是大周表示还会继续做下去。

当了这么多年的中介,大周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在这个行业,只要你肯坚持,熬过最艰难的阶段,就好了。”其实不仅仅是因为收入,当帮助客户选到满意的房子时,大周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这些年来,经历了楼市的大风大浪,自己的职业也随之起起落落,大周最大的感慨是希望大家可以抛弃对房产中介的偏见。

房产中介本质就是一个服务性质的行业,是社会正常运转的一部分。也许我们只看到他们卖出一套房子后获得几万块的佣金,但却看不到他们背后付出的努力。

职业没有高低贵贱,踏踏实实做事,认认真真生活,每一个努力生存的社畜都值得尊重。

李佳薇从女明星“沦落”为房产中介,靠着自己的努力养活梦想,并不可耻,反倒令人尊敬。

创业受挫后的罗永浩在微博写下:“创业维艰,过程难免窘迫狼狈,但不管身上是血是汗是屎是尿,只要战士不下场,一切就都有可能。”在直播中,他低头弯腰道歉,露出稀疏的头顶,稍显狼狈,但他并不觉得尴尬,踏实做事,努力还债。

他们不管是享受高光时刻,还是从容面对低谷,都在认真生活。

人生,需要修炼的还很多,慢慢来。

来源:搜狐焦点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