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热点 > 正文

托育监管困局“破冰”

2019-06-21 15:04:37来源:深圳特区报

服务对象为3岁以下儿童的托育园在深圳为数不少。

记者 韩文嘉 文/图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发布了《关于促进3 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首次在这一领域出台指导意见,促进解决“幼有所育”问题。

作为全国婴幼儿人数最多的城市之一,深圳的婴幼儿照护服务市场近年来有较快发展,但同时也存在一定的监管漏洞及发展难题。为此,记者日前对行业的发展现状展开调查,了解新规的出台将为行业带来的变化。

现场探访:托育机构价格不菲,仍有家庭排队等位

下午4点后,开在南山凯德公园1号裙楼商铺的一家保育园陆续迎来了接孩子的家长们。两岁的雯雯这是第一天上保育园,她的妈妈正在门口忐忑不安地等待。“家里老人帮忙带了两年,也累了,所以就想把孩子托出去,可以跟小伙伴一起玩,还学些东西。”雯雯妈妈告诉记者。

记者看到,园里100余名孩子被分成了7个班,孩子大多为1-3岁,有些刚刚学会走路,有的还需要老师帮忙更换尿片。在老师的引导下,孩子们也能完成一些基本的自理以及开展幼儿阶段的学习。该园的教学主任林嘉欢告诉记者,开办了一年,现在班额已经满了,他们只好把办公室让出来做教室,现在还有一些家庭正在排队等空余学位。目前,该园每个月的收费在6500-6800元之间。而随着需求的增长,他们正准备在深圳开第四家分店。

而深圳另一家托育机构,今年已经在龙岗中心城开了三家分店,还有两家正在筹办。机构负责人孙占武从2011年就已经介入3岁以下托育服务行业。他表示,去年一年因为政策不明朗,他基本停办了3岁以下的托班,今年出于对政策环境的信心恢复开园。目前,该园招收2-3岁之间的孩子,每个月收费在4500-8500元之间。

据了解,在深圳,接收3岁以下儿童的保育园基本收费每月都在4000元以上,高端园的收费每个月达一万多元,花费不菲。尽管如此,随着现在二胎家庭的增加,以及女性就业意愿的提升,考虑到家庭现状,越来越多的家长会选择将孩子送进保育园。

市场现状:监管缺位,师资课程等成问题

“事实上,在前三十年里,政府是不鼓励社会提供托幼服务的,3岁以下婴幼儿基本上以家庭看护为主,但这种情况已经远远不适应当前社会的发展。”孙占武告诉记者。

生于上世纪90年代之前的许多人可能都有上托儿所的记忆。当时,不少机关单位与国有企业都开办有托儿所。在进入21世纪以来,这些单位托儿所逐渐减少、消失。近年来,许多公办幼儿园也根据相关规定取消了托幼班。为了满足市场需求,社会托幼机构开始兴起,但兴起时间不长,管理机制并不明晰。

该问题也引起了我市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们的关注,连续两年均有代表委员抛出这一问题。去年深圳两会上,政协委员高金德等联名提交了“关于加强我市0-3岁幼儿教育服务市场改革发展的提案”,委员们表示,我市早教服务市场不同程度存在机构数量不足、标准缺失、服务参差、监管混乱等问题。0-3岁儿童服务机构没有明确的主管部门,也没有纳入政府公共服务体系。政府对学前教育投资不足,居民社区育儿服务配套基本空白,是全民教育体系链条的薄弱环节。

去年的数据显示,深圳市有超过1000家的0-3岁托育服务机构,这些机构大多是在工商部门注册,注册业务内容与实际运营内容不尽相符。

“目前对托育机构的监管基本上是空白的。”在采访中,不少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此前他曾经以社会组织的形式希望注册3岁以下幼儿服务机构,但被告知无法登记,最后只能以企业注册,工商部门只对机构的经营行为进行监管,但无法对机构的教师从业资格、教学质量等作出评估。

此外,师资问题和课程问题也是托育机构存在的突出问题。该人士表示,一方面是许多机构为了降低成本,对托育老师的教师资格并没有严格的要求,另一方面是许多有幼教从业资格的老师,基本上接受的训练都是面对3-6岁儿童,在照护3岁以下儿童时也并不专业。

新规出台:明确监管职责,等待细则落地

这一现象有望随着新规的出台得到改变。

5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建立完善促进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政策法规体系、标准规范体系和服务供给体系,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多种形式开展婴幼儿照护服务。

针对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监管缺位的现状,《意见》明确规定:非营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在所在地机构编制部门或民政部门注册登记;营利性机构在市场监管部门注册登记,登记后向当地卫生健康部门备案。卫生健康部门负责组织制定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政策规范,协调相关部门做好对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的监督管理,负责婴幼儿照护卫生保健和婴幼儿早期发展的业务指导。

《意见》还提出,要依法逐步实行工作人员职业资格准入制度,对虐童等行为零容忍,对相关个人和直接管理人员实行终身禁入。

对此,市卫健委家妇处处长叶江霞告诉记者,在《指导意见》出台后,市卫健委马上召开了相关会议进行研究讨论,明确婴幼儿照护服务应以家庭为主,托育为补充,卫健委目前将重点开展家庭照护支持工作,等待国家相关的规范标准出台后再制定本地的相关实施细则。在她看来,《指导意见》必将带动托育行业的发展,也希望有更多的社会力量来关注和支持托育行业。

行业反响:减轻企业负担 有利长远发展

《指导意见》出台后,5月底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还决定加大对养老、托幼、家政等社区家庭服务业的税费政策优惠。从6月起,对提供社区托育等相关服务的收入免征增值税,并减按90%计入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同时免征6项收费。

“这个政策对企业来说是非常利好的消息。目前托育园基本都是小微企业,实施优惠税费政策,可以很好地促进企业的长期发展。”业内人士王荣辉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假设现企业所得税所得额一年30万-70万元,估计每年可少交2万-5万元的企业所得税。原来托育行业的净利润率约为10%,若实施税费新政,企业净利润率可以提高到14%左右。“企业节省下来的成本,将用于教师培训和管理体系的投入,这对于行业的健康发展、提升消费者的体验更有利。”

“深圳的托育市场需求是多元的,将来肯定会有普惠的、也有高端的机构,我们作为企业希望有一个稳定的、遵循市场规律的政策环境,希望政府做好监管者的角色。”孙占武称。在他看来,目前政策的导向更侧重于“保育”而不是“教育”,虽然主导单位在卫健委,但希望教育部门在教师的资格审查、培训等方面发挥应有作用。

此外,孙占武还提出,目前对托育机构的管理是以商业机构的标准,对场地的性质、大小等都作出要求,未来希望能够根据行业的情况有所调整。“比如现在开在住宅区里的托育机构是不被允许的,但其实对于孩子而言,这种地方比大型商场里更加安静、安全,未来社区型的托育机构也应得到发展。”

“托育行业作为人力密集型企业,在用工、社保方面有其特殊性。”王荣辉举例,在托育行业里,员工基本上是以年轻女性为主,在女员工的生育保障方面,他们的负担比其他行业更加突出,希望能够在用工、社保方面得到相应的补贴。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