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热点 > 正文

峭壁环卫工

2019-11-10 10:27:25来源:

11月7日清晨,丹霞山草木的露珠刚刚迎上朝阳,张学平和他的同事们已经背着行囊,向大山里出发了。

他们的背包里,装着绳索、防护服、垃圾袋、面包豆干等物,还有1升装的矿泉水。

丹霞山舵石风景点,悬崖环卫工张学平踩着近乎垂直的崖壁向下移动。

头盔、安全绳、腰带和垃圾袋是张学平下崖工作的基本装备。

从长老峰的山门上山,来到游人必至之处“双囍台”,约莫20分钟路程。观景台的上方,是几近垂直的悬崖峭壁。张学平穿上防护服,将两条绳子系在腰间,两名队员在悬崖边的树上为他固定好绳索,张学平“蹭”的一下就翻出了栈道旁的栏杆。

百米深渊之上,张学平在其他工友的保护中悬吊而下。

在接近90度的垂直崖壁上移动,张学平动作迅速、技术熟练。

悬崖环卫工张学平沿绳索下落,用力向前捡拾悬崖上的塑料袋。

“放!放!”“左一点。”“往右,往右。”“好了!”

阳光直射丹霞山顶,裸露的岩壁上温度逼近50度,悬崖环卫工张学平从崖壁上来满头大汗。

他穿着钉鞋,但岩石上的苔藓偶尔还是会令他打滑。丹霞山拥有独一无二的地貌,赤壁丹崖,悬崖上裸露的红色岩石开始吸收阳光的热量,开始发热,人的手掌不可长时间在岩石上支撑。因此张学平的身体向后仰,整个人与悬崖成近60度角,身体的重量都牵系在腰间的安全绳上。

崖壁上的收集的垃圾多是游客随手扔下或被风刮下悬崖的食品包袋和塑料水瓶。

如蜘蛛侠般飞檐走壁的场景就出现在丹霞山的悬崖峭壁间。张学平一边大声地指挥着同事们收放绳索,一边在悬崖上轻快地移动着。在几乎垂直的悬崖上,他三两步便从一块巨石跃上另一块巨石,捡起石缝间卡住的一块被丢弃的食品包装袋,放进腰间挂着的垃圾袋里。

待到清理完一块崖壁的垃圾,张学平便让队友们收绳索,快速地爬回栈道上。

中午悬崖环卫小队在树荫下休息片刻,他们用自带红牛配干粮对付过午餐就继续投入工作。

这一去一回,张学平已全身大汗淋漓。他从背包里掏出毛巾,大口喝起水来,吃了一些食物补充能量后,又很快向下一片悬崖出发。

这样的工作,在丹霞山年复一年地进行着。作为丹霞山的环卫工,张学平每个月有两天要进行悬崖上的清洁作业,而他并没有将自己的危险工作告诉家中的女儿和老母亲。

“她们不知道我下悬崖,只知道我在景区做环卫,没告诉她们是怕她们但心,安全我是很有把握的。”他说。

张学平自幼长在丹霞山,山林是他小时候的游乐场,因此这份工作对他而言有着不寻常的意义。他今年38岁,但在悬崖清洁队的4人中,已是年纪最小的,承担下崖环卫工作。队长朱省华曾一手带领张学平入行,如今担心这份工作后继无人,“年轻人不再愿意承担这么艰苦的工作”。

下班后张学平驾驶摩托车顺着山间小路向家赶去。

夕阳西下,一天的工作结束了。

张学平骑上摩托车沿着山间公路往家赶去,10多分钟后摩托车转入一条田间小道,不远处便是自家的二层小楼。

张学平驾驶着摩托车转入家门前的田间小路,听到车声的女儿跑出来迎接父亲。

“爸爸回来啦!”听到熟悉的摩托声响,女儿从家里跑出来迎接张学平。

迎接张学平回家的女儿坐上摩托车当起了“小骑士”陪父亲一起穿过稻田迈向家门。

辅导上二年级的女儿功课是张学平每天能享受的亲子时光。

他一把抱起女儿,穿过自家的水田迈入院门。此时,他已经卸下了“蜘蛛侠”的“盔甲”,准备为家人掌勺。

【南方日报记者】唐子湉 石磊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