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热点 > 正文

昔日肩负“试验田”使命,今成汕头高质量发展缩影

2020-09-14 10:29:52来源:

在两个半圆铜球之间,三颗星辰仿佛冉冉上升、刺破天际……阳光下,汕头经济特区的标志性建筑《升腾》傲然挺立、熠熠生辉。

《升腾》所在的这片热土,正是汕头经济特区起始点——龙湖。1981年11月,国务院批准汕头试办经济特区,范围1.6平方公里,也就是现在龙湖区政府大楼及周边土地。自此,龙湖成为汕头经济特区的“试管”。

汕头的特区梦,从这里开始。

经过40年的发展,龙湖从一片未开发的浅海滩涂到楼宇林立,在时代发展的浪潮中破茧成蝶。承继着特区基因的龙湖,从未忘记肩负的“试验田”使命,不管是经济发展还是社会事业,先行先试、创新探索的态度一以贯之。

如今,汕头正在建设省域副中心城市、推动经济特区再出发,龙湖依然把履行好重要窗口、试验平台等职责作为使命担当,以全力打造高质量核心城区的实践,展现着新时代特区的活力。

汕头的特区梦,从这里升腾。

特区精神驱动工业经济加速发展

在龙湖区政府大楼后,矗立着一栋栋老旧工业厂房,这里便是汕头经济特区早期建设的龙湖工业区。

人多地少、远离经济核心区、交通基础条件差、资金缺乏……原汕头经济特区管委会第一任主任刘峰曾回忆称,初创时期,1.6平方公里的荒地要如何承载汕头的“特区梦”,是他们遇到的第一道难题。

路要一步一步走。1982年,按照中央规定的出口加工区的形式,汕头经济特区管委会开启龙湖工业区的建设,并采取建成一座标准厂房就引进一批外商、办起若干生产厂的做法。1983年,龙湖工业区第一栋通用厂房顺利竣工,首批外商随即进驻。

快速崛起的龙湖工业区,承载起当时特区的经济命脉。以园区经济为主导的龙湖工业经济,也在那时埋下伏笔。

1991年,汕头经济特区范围扩大到全市,同年组建成立龙湖区。彼时的龙湖区,仍是城市与农村并存的格局。如何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特别是农村片区的发展?探索自办工业、自办工业区,成了龙湖当时的选择。

珠津工业区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兴办。龙湖区原副区长、龙湖新工业园区办第一任主任郑再谋说,当时计划办工业区的征地是一片水泊,从加速乡村发展经济的角度出发,负责村镇、街道管理工作的龙湖管理局大胆把平整土地的任务交给了村居。“此举充分调动起村居的积极性,仅用一个月就完成了珠津工业区650亩土地的平整工作。”

从珠津工业区开始,龙湖迅速铺开自办工业区建设,龙新、龙盛、万吉四个片区陆续开发成型,并整合为龙湖工业园区。

近年来,随着城市功能更新变化,龙湖工业园区各个片区逐渐出现了用地紧张、利用低效、住宅围园等情况。空间受限,令园区发展优势减弱、企业难以升级转型。

但龙湖并没有被“困”住。建设者对有扩容潜力的片区进行空间拓展,并在东部谋划龙东工业区;对于扩容潜力较小的片区,则借力扶持政策,推动片区“二次开发”。

“在龙湖发展工业园区的不同阶段中,敢闯敢试、勇于突破的特区精神贯穿始终、一脉相承。”龙湖工业园区办主任刘锐沛说。

新时代的龙湖工业园区如今踏上新征程。今年2月,以该园区为主体申报的龙湖区省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获省政府正式批复同意,成为粤东地区首个县区级的省级高新区。

“24小时内答复”制度永不落幕

龙湖工业区能在短时间内吸引众多外资进驻,与汕头经济特区当年的服务制度改革息息相关。

在成立初期,汕头经济特区就颇有远见地打起“优质服务牌”,不仅将土地使用费、厂房租金、劳务费等控制在较低水平,更制定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和保障制度。于1987年在全国率先提出、首开政府机关对企业服务承诺制先河的“24小时内答复”制度便颇具代表性。

“特区效率就是金字招牌。”谈起“24小时内答复”制度,汕头经济特区建设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王瑜至今仍十分自豪。1987年,她还是公司办事员,每天往返于公司和管委会之间递送材料。新制度实施后,“有时公司的项目申请立项,早上才提交资料,下午就能收到相关部门的批复。”

拼效率、拼实干、拼服务——这种特区基因至今仍流淌在龙湖的血液里。

老传统有新诠释。2018年,龙湖在食药监系统开全省先河,实现行政审批24小时办结。当前,龙湖正深化重点企业挂钩服务,当好服务企业发展“店小二”,并加快推进综合窗口工作改革,2020年底实现100%政务服务事项“一窗受理”。

对于服务的不断优化,企业体会最深。汉高粘合剂有限公司是第一家进入汕头的500强欧美企业,1994年注册成立于汕头经济特区,至今仍扎根龙湖。该公司总经理潘雪英回忆说,公司初创时期,特区有关部门就派专人全程对接,仅一年时间厂区就建成投用。“直到今天,工作人员平时从不会来打扰,但只要我们一碰到困难,都会第一时间到场解决问题。”

自我革新不停歇

“龙湖每天都有新的变化。”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年仅18岁的卢曼随转业的父亲一起踏上汕头经济特区的土地。当时到处一片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给卢曼留下深刻印象。

她回忆说,那时候龙湖宾馆后面还是一大片等待开垦的荒芜土地,现在已是高楼大厦林立,龙湖40年的发展可以说是天翻地覆。

一组数字可以证明:龙湖全区GDP从1992年建区时的14.4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超522亿元;去年全区GDP增速达6.8%,人均GDP达9.3万元,均高于全国、全市水平;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评价也连续3年在全市各区县中位列第一。

在数据背后,是龙湖敢于创新的禀赋。

近年来,龙湖区政府每年投入不少于2000万元创新驱动专项资金,全区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投入连续年增长超过25%。目前,龙湖的现代输配电、医药健康、机械装备、电子信息等4个产业集聚已超百亿元。2019年,该区高技术和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增加值比例位居全市第一。

在保障文化教育等民生福祉方面,龙湖同样走在前。该区率先成为“广东省推进教育现代化先进区”,并被认定“广东省学前教育改革发展实验区”;在广东省市县级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评价中,龙湖在粤东粤西37个区县中排名第一。

屡屡拿下“第一”,正是龙湖不断自我改革的生动写照。

如今汕头经济特区乘风破浪再出发,龙湖依然把敢闯敢拼的特区精神作为“法宝”,提出全力打造高质量核心城区,推动汕头加快打造省域副中心城市,深度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

汕头经济特区第一批持证上岗的报关员、现为汕头经济特区建设集团公司总经理的杨仰东对龙湖充满感情。“我相信龙湖不仅有值得回味的过去,更有无限美好的未来。”

■亲历者说

原汕头经济特区管委会副主任、龙湖区原副区长方克森:“不设围”的区政府是特区开放的见证

只要一有空,原汕头经济特区管委会副主任、龙湖区原副区长方克森就会到雕塑《升腾》的周边走走看看。

1983年,方克森从汕头地区计划委员会调往特区管委会,任特区规划局第一任局长。《升腾》背后的龙湖区委区政府大楼、原汕头经济特区管委会大楼及龙湖工业区,就是在他任上从规划变成现实的。

“最初管委会把这里当作一个综合服务体来规划,既有星级酒店,又有办公大楼,还有活动场地。”方克森说,“管委会大楼从一开始就没有围墙的概念,这在当时的汕头是比较超前的,也体现了特区对外开放的态度。”

正如管委会当时所设想,大楼建成后,汕头经济特区管委会的办公地点都集中于此,且海关、银行等机构都在附近,办公大楼及其周边设施大大方便了来特区办事的外商、外资企业,使他们免于来回奔波。这一高效便捷的集约化办公模式,至今仍在龙湖延续。

汕头大楼的高度在当时也比较超前。方克森说,因机构简单,管委会一开始只计划建4层楼。但他认为,从远期规划的角度来看,起码要建10层。方克森的意见最终被采纳,大楼共建了12层。由于管委会并不需要这么多办公室,就把部分楼层租给外商、外资企业,电梯、会议室也与他们共用。

回想起自己在特区工作的那段岁月,方克森依然感到自豪。他说,能够在特区独当一面地负责规划工作,亲眼看着每一栋大楼拔地而起,看着这个片区从荒地变新城,是一段非常难得的人生经历。也许是因为这一份特区情怀,退休多年的方克森至今仍住在龙湖区政府办公大楼附近。

南方日报记者杨可王聪通讯员杨坤标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