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深圳品牌 > 正文

同学反目、逼宫辞职、出境潜逃,谁在说谎?

2018-09-13 19:15:03来源:

林宇讲述了一个TVB都不敢接的故事:2005年,他创办手机安全公司网秦;2006年,邀请高中同学史文勇加入管理团队;2014年,史文勇趁林宇私事缠身期间,伪造林宇个人印章,签署了辞职文件,将林宇从公司除去;2016年11月,史文勇收买黑衣人绑架林宇,被拘禁13个月后,林宇被北京警方解救,8个月后,警方立案,9月10日,林宇回归公众视野,对史文勇发起控诉。

9月11日,身在香港的史文勇对媒体发声:自己是正常出差,不是出境潜逃,林宇撒谎。

9月11日,AI财经社来到位于北京市东城区雍和航星园的网秦公司办公所在地,与该公司多名员工了解该事件经过。在网秦办公室附近的咖啡馆,林宇与AI财经社进行了两小时面对面的单独交谈。

01

莫名的信任

1992年,福建浦城第一中学,林宇、史文勇成为高中同学,两个人在校成绩名列前茅,1994年高考,林宇进了北京邮电大学,史文勇进了北京大学。

博士毕业后,林宇留校做讲师,一年后升为副教授。2005年,林宇创办手机安全公司网秦,次年,他拉来史文勇加入,“他在公司相当于是我的助手和助理的角色。”林宇对AI财经社说,他看重史文勇的执行能力,刚好与自己的战略能力互补。按照林宇的说法,加盟之初,史文勇的股权是自己的1/4,公司另一联合创始人周旭曾是网秦的天使投资人,不久后就退出了。

到2014年,两位旧识开始反目。根据林宇的讲述,他对这位相识22年的老友付出了超出常理的信任:

2014年10月开始,史文勇伪造印章,指使下属在林宇的辞职文件上盖章,林宇本人对此毫不知情。当时,林宇配合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度过了三四个月与世隔绝的时光。与外界重新获取联系后,林宇发现自己的网秦董事长身份已经“被辞职”,继任者是史文勇。

“2014年之后和网秦相关的所有文档我只签过一次字。”林宇称,这次签字有关转移自己名下股权给妻子郭凌云,没有签过其他文件。林宇说,自己的律师统计出,从2014年10月到2016年11月,类似的被冒名签字有16起以上。

“如果当时我上董事会披露,他就没有办法继续在上市公司任职了,我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林宇告诉AI财经社,他坚持与人为善,没有举报史文勇主要出于三方面的考虑:1.希望公司平稳,对股东负责;2.想陪陪家人;3.史是高中同学,有情谊在,不希望这个事情给他带来负面,当时还信任他。

纽交所前合影

据林宇说,被辞职后,史文勇对他承诺归还董事长职位,但一直不兑现,“我给了他30多次改正机会。”

按照林宇的说法,他给的岂止是机会。2014年12月,史文勇“鸠占鹊巢”担任了网秦董事长,次月,林宇就从自己的私人银行账户借给史文勇700万美元,因为对方说要一起做些投资,“那个时候还是信任他的。”

林宇告诉AI财经社,借完钱不久,他被史文勇拉黑微信,对方也不接电话,直到现在,林宇一直是通过自己的律师在联系对方。

从2014年8月3日到2015年5月28日,史文勇从微博上“消失”了,正是在这个期间,他被林宇指责操纵员工架空了自己。

从2014年6月5日开始长达一年半的时间,林宇也“消失”在微博上,直到2015年圣诞节,林宇更新微博,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的他,身份是北京天心无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这家公司主打游艇体验服务,好几个月里,林宇的微博全是天心的游艇业务。

据AI财经社查询,这家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大股东是北京天心合一科技有限公司,林宇也是天心合一的大股东,出资74%。按照林宇的说法,再起新灶时,他已经借了钱,也被对方拉黑。

有趣的是,经AI财经社实地探访,林宇的新公司与网秦在同一栋办公楼的同一层,两家公司的玻璃门相距仅10米。

林宇的微博只为天心站台了4个月,2016年4月,他再度消失在微博上,此间再无发声,直至2018年9月10日复出,指证绑架等一系列事宜。

如果林宇没有撒谎,他这次消失之后半年,就被神秘人绑架了,过上了“被20斤镣铐绑着,活动范围只有两米”的生活。根据AI财经社查询,在他被拘禁的期间,从2017年8月开始,林宇任董事长的天心无限科技公司卷入了15起法律诉讼,包括和员工的劳动纠纷,还被最高法院公示在失信人执行名单。

在今年7月的一份仲裁执行裁定书中,法院清查该公司名下的银行存款、车辆和房产等,发现已经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不过,目前该公司还在营业状态,办公室也有人办公。

在天心公司的员工照常办公之时,他们的董事长林宇暴瘦了40斤,在公司附近的咖啡馆里,林宇向AI财经社这样描述他的拘禁经历:

林宇在咖啡馆接受AI财经社采访

2016年11月10日深夜,大概快12点了,我在回家的路上,快走到小区门口时,突然五六个人在身后,把我头一蒙,几个人几秒钟就把我抬上车,这绝对是专业的团队,你都没有时间做出反应。

之后(被囚禁的)13个月,7*24小时戴着20多公斤的手铐手链,就钉在这(说到这里,林宇两只手腕一扣,往旁边墙上比划了一下)锁链不到两米长,他们前后把我囚禁在多个城市,细节我就不透露了,尊重警方章程和纪律,肯定要严密控制信息,等最终结案,到时写本小说也行。

绑匪称雇佣者花了三五千万来做这件事,三五千万的话可以请最专业的团队,做精心的设计,这就是为什么我被绑架第二天,我家人就去报警了,18小时后警方就行动了,但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我才被解救,绑匪是精心设计的,非常严密,为警察侦破带来了很多困难。没有确切的证据,警方是不会立案的。

对林宇的这段描述,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钟兰安告诉AI财经社,警方八个月才立案存在以下几种可能性:一是可能存在重大案件特别是命案有不破不立的情况。二是报案之后警方受理,但是没有发现相应的线索,也可能会延迟立案。

另一方面,包括钟兰安在内的多位律师对AI财经社指出,如果事实真如林宇所说,罪名应该为“绑架”而不是“非法拘禁”,两者量刑差距很大,绑架是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应该很快就会立案,在解救林宇后警方应该就会立案,不会拖这么长的时间。

02

网秦变身记

严格来说,手机安全公司网秦已经不复存在,它现在是一家自动驾驶领域的公司,名为凌动智行。

2018年2月27日,该公司在香港举行特别股东大会,会上,股东通过了决议:公司的法定名称由“网秦移动有限公司”变更为“凌动智行有限公司”,股票代码由“NQ”变更为“LKM”。

在凌动智行(NYSE: NQ(LKM))的官网上,它介绍自己是领先的出行服务提供商,致力于提供智能汽车技术解决方案和生态系统建设,同时提供面向消费者的其他相关的移动安全、高效的应用服务。

凌动智行的前台

手机业务公司转型做自动驾驶并不鲜见。在自动驾驶这个火热的风口下,做手机操作系统的CyanogenMod公司、黑莓公司、乃至三星、苹果、中兴、华为都各自转型,涉足这一领域。不同的是,网秦是其中命运最为坎坷的。

2011年3月15日,网秦赴美递交上市申请的前夜,央视"315晚会"曝光网秦通过其入股的飞流公司传播病毒,再通过付费查杀获益,是一款流氓软件,即安装飞流软件就会出现手机故障,只有通过网秦交费更新病毒库后才能正常使用。

3月16日早晨,林宇在微博回应,"伟大公司之路,充满艰难困苦,甚至是诽谤侮辱。我们,在路上,用坚定的脚步,让我们的对手恐惧。" 随后,网秦和飞流分别发布公告,否认传播恶意软件,流言由恶意竞争引发。

美国时间2011年5月5日,网秦在纽交所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登录美股的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此后,网秦进入自己的高光时刻,前后收购了游戏、壁纸、音乐搜索等领域的近20家移动互联网公司,股票从发行价11.5美元一度涨至近30美元。

2013年10月25日,网秦成立8周年,计划在当天召开发布会,宣布一系列公司战略。就在发布会当天凌晨,浑水机构发布了81页报告,指控网秦大面积造假,认为网秦“什么都没有”。这一消息发布一小时后,网秦股价当即腰斩,3天内股价下跌60%。

2013年10月28日,时任董事长的林宇发布微博回应被浑水做空,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兼无线业务系统总裁刘成敏、飞象网项立刚、某前央视主持人、史文勇相继转发了这条微博。

那也是史文勇和林宇的最后一次微博互动。

2014年是网秦风雨飘摇的一年,这一年,网秦不断遭受浑水机构的持续做空,股价低迷,更令外界咂舌的是,当年12月,网秦突然宣布,董事长兼联席CEO林宇已卸任全部职务,董事长一职由史文勇接替。

人事震荡来得如此迅速,这是史文勇第二次握住接力棒。4个月前,网秦的首席财务官KB Teo因为家庭原因辞职,身为COO的他刚刚代理了这个职务。

当时网秦还召开投资人电话会议,公司的联席CEO奥马尔·汗解释,公司董事会几个月前已决定林宇离开,这是林宇个人决定,与网秦无关。在电话里他还动情地说:“Henry(林宇英文名),我们永远是一家人,我们都是你的兄弟,我们尊重你的决定,希望你能够在外面发展得很好。”在11分钟的电话会议里,网秦CEO许泽民和史文勇没有发表任何观点。

这给原本就“失踪”已久的林宇又蒙上一层神秘色彩。事实上,自从当年8月的互联网大会后,他就再没有出现在公开场合,个人微博停留在6月份控诉浑水指控荒谬,电话更是处于关机状态。一时传言四起,因病在某医院ICU病房治疗,卷入某位主持人的调查过程中,这些传闻均被网秦公司否认。

在他消失之前,公众场合的林宇还是胖乎乎的,圆脸,啤酒肚,150斤,自称“手机安全专家”,为人高调。参加各种活动,他总喜欢戴着顶黄色的安全帽为自家的手机安全公司站台,美名其曰自己“需要安全感”。2012年的博鳌论坛,他坐在姚明身旁,看上去像个瘦小的建筑工人。

林宇不在的日子里,史文勇接受媒体采访,说外界关于林宇的传言都是谣言,林宇依然在国内,出于尊重林宇家人的决定,公司层面不方便公布。他说:“至于网秦为什么会巧合碰上这些事情,网秦也没办法控制。”

2015年春节,被传失联已久的林宇悄悄回归了网秦。当时,网秦低调地在官方博客上发布了一篇名为《欢庆新春》(Happy Chinese New Year)的英文博客。最后一段写道:“林宇博士去年12月由于与公司无关的原因卸任了董事长和联席CEO的职位。让我们感动地是,他近期已经归来办公,现在虽然没有担任任何职务,但他持续为公司业务、员工的前景发展和战略做出贡献……”

时隔半个月,这篇英文贺词中暗藏的重要信息才被外界发现,采访电话蜂拥而至,但网秦相关负责人回复媒体:林宇尚在病中,目前还没有正式上班,待身体恢复之后才会正式回公司。

重出江湖的林宇却并没有回到网秦,当年3月,他就在深圳办了场海上沙滩发布会,要做互联网+游艇服务,摇身变成北京天心无限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2015年,是网秦10岁的重要日子。10年前,林宇和史文勇、周旭合伙,用10万元注册资金,在一家废弃的幼儿园里创办了网秦公司。现在已经是物是人非。

三位创始人团队

也是在这一年,网秦收购“凌动科技”(LinkMotion),这家芬兰汽车软件与硬件集成方案提供商,研发设计智能车载平台,提供车联网技术解决方案。

自此,史文勇治下的网秦开始逐步脱离手机安全领域,转型风口最热的智能驾驶领域。

对这家曾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风光一时的企业,一位通信行业专家向AI财经社表示,网秦是国内最早做手机杀毒业务的,也有相关的技术储备,内部最大的矛盾是看不到方向,业务上没有突破和发展。

“当时国内运营商几乎是抢钱式的乱扣费,网秦趁着风口不断做强做大。但随着腾讯管家、360等免费好用的杀毒软件不断崛起,核心业务优势不再,网秦渐渐被人们的手机淘汰了。”该专家说,”说实话网秦已经淡出我们这个圈子五六年了,要不是发生这件事,都没什么存在感。“

03

董事长是谁?

9月9日,周日,归来的林宇召集了“董事会”,在这个据说只有两位董事参与的会议上,林宇发布了一系列对公司的人事任免,并宣布自己是网秦CEO兼联席董事长,太太郭凌云任董事长。

9月10日,林宇发布微博称,“马云走了,我回来了。真巧,我今天正式回归网秦,希望带领网秦重新出发,还需要移动互联网各位同仁并@多位企业领袖,大家多多支持!向马云致敬!阔别4年的移动互联网,真是沧海桑田啊!”

这一天,林宇带着30个黑衣人强行进入网秦公司会议室,拉起写有“创始人回归NQ,网秦重新出发”的横幅。过了一会儿,“有人留下,有人离开。”在网秦工作10年的员工王启明告诉AI财经社。

这是周一的上班时间,王启明不太认识公司的董事,辨不清有几位董事参会。当天晚上,史文勇给公司员工发了内部邮件,安慰大家继续工作。

这天夜里,除了史文勇的邮件,王启明还接到公司独立董事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从美国发来的报告,报告认为:公司的一名雇员拥有林宇签名印章的保管权,她曾用这此在RPL董事辞职信上“盖章”,“在史文勇的指示下该员工‘很有可能’这样做。”报告说到,林宇曾为RPL唯一董事,直到2016年发函宣布辞职,此后其职务被史文勇取代。

RPL的唯一股东是一项史文勇及林宇作为其主要受益人的信托。林宇曾为RPL唯一董事,直到2016年发函宣布辞职,此后其职务被史文勇取代。

该报告同时指出,2014年12月,林宇辞去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职务,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的辞职信是未经其本人授权或批准的。

报告尤其指出一个疑点:当年,林宇辞职时,网秦曾答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林宇是因“健康原因”辞职;但另一方面,公司管理层成员知道林宇的辞职与他私事及受相关部门调查有很大关系。

该报告提示这家公司需要改进内部管理,作为改进流程的第一步,董事会已免除全部现有董事会常务委员会成员职务,被免除职务委员仍然任公司董事。根据公司章程,史文勇博士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

但林宇一直对AI财经社强调,现在的董事会有问题,“我有权力任免任何一个董事,必要时重组董事会。”

8月1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林宇报案的“非法拘禁”立案,8月14日,史文勇去往香港,至今未归,“我个人觉得肯定是有关联的,不然一个人不能在香港出差这么久,他现在在香港和泰国之间往返。”林宇对AI财经社说。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