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深圳制造 > 正文

深圳有种新行当叫“改娃师” 靠改娃竟月入万元!

2018-06-07 10:52:09来源:深圳晚报

冷色的灯光下,苏渺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打磨着娃娃的面部,粗糙渐渐消失。她放下手里的纱纸,对着灯光仔细地打量了下,确定面壳光滑平整后,开始给面壳上妆。细小的刷子蘸着粉彩,在娃娃的脸颊上慢慢涂抹,苍白的面色红润起来,娃娃渐渐变了模样。

苏渺是一位80后“改娃师”,用朋友调侃的话来说,就是一位娃娃的“整容医生”,把来自各地的娃娃改造成“娃妈”们喜欢的模样。

从“娃迷”变为“改娃师”

娃圈内大部分“改娃师”改的娃娃都是小布。小布又称“blythe娃娃”,其最初的市场定位面向小孩,但因为眼睛和头偏大,甚至有些恐怖,一直销量不佳。后来,一些富有创意的玩家给这些娃娃“换脸”,小布的表情变得生动,有的微笑,有的流泪,眼神无辜,楚楚可怜。

因为改妆,这些在流水线上生产的娃娃有了“生命”。玩家们带着改好的小布出门旅行,给它们拍照,并将这些图片放到社交平台上去,由此吸引了更多改娃娃的玩家加入。

在苏渺的印象里,她接触的大部分小布玩家都有稳定工作,或者本身家庭条件较为优越。他们集中在北上广深这些经济发达的地区。“玩小布特别烧钱。我前段时间买一只正版的娃娃花了950元,送去改妆又花了700多元。”一位玩家告诉记者,不管是买小布还是改妆,都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

李婧在去年11月加入了深圳“娃聚群”。群里的人都是小布爱好者,他们每个月举行线下聚会,因为小布成了朋友。在深圳,像李婧这样加入“娃聚群”的人很多,群里玩家少则十几人,多达上千人。有些玩家将自己动手改妆好的娃娃分享到群中,其他玩家若是喜欢就会私下约着给娃娃改妆。这些有能力给娃娃改妆的玩家慢慢转变为“改娃师”。

佟鹤是一位深圳“改娃师”,同时也是小布的忠实爱好者。她第一次见到小布是在一张摄影作品里。买了小布后,佟鹤联系“改娃师”改妆。几经接洽,她认为改妆费太高。佟鹤有一些美术功底,于是决定自己给娃娃改妆,从此走上“改娃师”的道路。

根据改娃的难易程度,佟鹤的收费标准在300元至500元,这在行业内相当于“白菜价”。“也不靠着这个生活,改娃纯粹是喜欢。”佟鹤解释道。在闲鱼上有很多像佟鹤一样的深圳“改娃师”,他们的收费标准在娃圈内都普遍较低。他们中有些人是因为刚刚入行,没有叫高价的资格;有些则是像佟鹤一样因为纯粹的喜欢。

 

▲佟鹤改的第一只娃娃。

靠改娃可月入万元

2010年,苏渺买了第一只小布娃娃,从此进入小布娃娃圈。她回忆,那时国内的“改娃师”人数不多,多数是海归,主要聚集在北上广深等地。近几年,娃娃玩家增多,“改娃师”队伍随之扩大,改娃的费用也逐渐提高。苏渺改妆的价格由2013年150元改一只娃娃,涨到现在基础妆2500元起。

目前,微博、淘宝、闲鱼、B站等网络平台成为“改娃师”的主要聚集地,他们通过这些平台“接妆”。口碑好的“改娃师”会吸引大量的“娃妈”前来给娃娃改妆。“这些‘改娃师’不是你想约就可以约到的。”玩家李婧告诉记者。名气高的“改娃师”会放名额,只有“娃妈”们抽到名额,才能有机会改娃。

苏渺改的娃娃眼神无辜,可爱娇俏。有时,她还会依据“娃妈”的喜好做调整,很受一些顾客的喜爱。苏渺现在的“妆额”(预约改娃的档期)排到了今年10月份。她一个月改5到7只娃娃,靠改娃月收入在4000元至10000元。

今年上半年,苏渺和上海的一家娃娃专卖店合作,专门为他们改娃,再放到网上拍卖。苏渺花一周改出一个大耳朵萌姑娘,眼神透着灵气,乍看像活的一样。这只娃娃最后被一位日本玩家以6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514元)的价格拍下。

在娃圈内,“改娃师”越有名气,其改妆后的娃娃的拍卖价格越高。有位“改娃师”改的娃娃,拍卖价格高达22万元。“我现在也在娃圈里慢慢积累人气,人气高了,价格自然也会高。”苏渺表示。

改娃成即兴艺术创作

潮流总在变化,“娃妈”们对于小布妆容的偏好也在随潮流而变,并且要求愈发细致。

“改娃师”们告诉记者,2014年时,“娃妈”们偏爱给娃娃涂亮晶晶的唇油,而今年大部分人“低调起来”,不爱把娃娃的唇部抹得太亮眼。不同国家的“娃妈”对于娃娃的喜好也有所不同。中国玩家多半喜欢穿洋装、打扮可爱的娃娃,日本玩家则偏爱穿着休闲、打扮淡雅的娃娃,而欧美玩家更爱肤色偏黑、带有一点雀斑、穿短袖短裤的娃娃。

大部分“改娃师”单打独斗,独自琢磨手法技巧。有人偶尔会互相交流,但很少做深入分享。“干这个很大程度靠悟性,没有人会轻易说出他的经验。”苏渺感叹。

佟鹤也是自学入门。她在网上找了一些教程,熟悉基本步骤后,按照自己喜欢的风格进一步改娃。“网上只能学习一些入门的知识,真正的技巧需要自己琢磨。”

“改娃师”没有系统的学习方案,只能靠自己攒经验。这一定程度上使改娃变成一种即兴的艺术创作,同一个改娃师也很难改出两个一模一样的娃娃。

 

▲苏渺改的露牙娃娃。

虽小众却有成就感

苏渺刚开始改娃时,她父母特别反对。在父母眼里,改娃不是一份稳定的工作,前途不大。因为坚持改娃,苏渺和父母发生过很多次争吵,激烈时,父母差点扔掉她的娃娃。虽然如此,苏渺还是坚持下来了。

“改娃是一份特别辛苦的工作,全靠喜欢支撑着。”佟鹤感叹。小布的面壳很小,“改娃师”要特别小心才能避免面壳被刻坏。改娃期间要长时间低头工作,一些“改娃师”的颈椎和视力因此受到影响。苏渺因为长时间低头改娃,导致视力受损,需要住院休息。

这个过程中,苏渺也收获过许多感动。2014年时,有位姐姐联系她,想改一只娃娃送给妹妹。妹妹生了重病,头发脱落,在网上看到苏渺改的小布,十分羡慕娃娃一头浓密的头发。苏渺发动贴吧里的小布爱好者便宜转让一只小布给这对姐妹,并且苏渺免费帮忙改妆。收到改好的娃娃后,那位姐姐特地在贴吧写了感谢贴。

苏渺觉得“改娃师”这个职业让她充满了成就感。佟鹤认为最有成就感的时刻,是当玩家接过改好的娃娃,情不自禁地表示他很喜欢的那一刻。这些小小的成就感,支持着“改娃师”继续创作下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为化名)

(深圳晚报记者 刘姝媚 实习生 沈子燕)

 

▲喜欢红唇的佟鹤改的红唇娃娃。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