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深圳制造 > 正文

和抑郁症朋友恋爱是什么感觉?过来人这样自述……

2018-06-13 11:26:36来源:深圳晚报

原标题:

和抑郁症朋友恋爱是什么感觉?

曾患抑郁症的暖哥自述恋情故事,写文章激励更多患者走向光明

暖哥今年29岁,2012年曾因抑郁症入湘雅二医院治疗,自述“两年如同二十年”。康复后曾在论坛上任抑郁症版主,粉丝不少。此后,暖哥和朋友们一起创办公众号“一路奔跑”(公众号dba120),线上服务两万多抑郁症患者及家属,成功举办多次抑郁症线下交流活动,帮助20多位患者成功走出抑郁的沼泽。

2018年6月,暖哥出差到深圳期间,来到深圳晚报情感热线访谈室,讲述了他患病、康复、帮助他人对抗抑郁的故事。我曾经问他要不要使用面具播出视频,他说没有关系,自己已经走过那个阶段,可以勇敢地做真实的自己。

暖哥大学毕业后曾到华为工作,如今回到江西老家有一份朝九晚五的职业,业余时间继续经营他的“一路奔跑”公众号,写文章激励更多抑郁症患者走向光明。《和抑郁症朋友恋爱是什么感觉》是暖哥自述他一段特殊的恋情故事。

依恋型的姐弟恋和轻躁狂型创业

我们是在一起准备考研的时候认识的,本想互相鼓励一起考上北大,结果恋爱后就像蜜糖砸了罐一样,没心思考研了。她比我大三岁,像姐姐一样照顾我,包容我,从工作上、生活上帮我很多。

我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孩,她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孩。

大四那年特别热血,一心想创业。因为迷新东方老俞创业改变命运的故事,脑袋发热,没调研没成本就选择了英语培训行业创业。现在回想,那时候我应该是处于轻躁狂状态。

她为了爱情,放弃了名校保研的机会,放弃了她所在的城市来支持我创业。我喜欢她,依恋她。我在成长过程与母亲的关系格外亲密,母亲对我溺爱、顺从,我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要学习成绩OK,其他都不用管。很多年后我学了心理学才知道,那种情结叫俄狄浦斯情结,也就是恋母情结。我过于自我、强势,大男子主义。她喜欢我与她的家庭结构也有关系。她母亲较强势,父亲弱势,她在成长中缺乏比较强的“父亲”男性角色,所以喜欢上了我这种大男子主义的类型。

身在福中不知福以为爱永远用不完

我找朋友借了几万元,租房子,装修,铺张采购,搞得排场挺大。可是周围有很多培训机构,我们累死累活地招生、招老师、发工资,却不怎么赚钱,格局也很小。我曾傻傻地以为能搞出第二个新东方,以为创业很简单、很酷炫。

可是我做事情没韧劲,虎头蛇尾,创业不顺利,感觉心累、迷茫,情绪不好,期望和现实之间落差感大。一有负面压力就伤害和自己最亲近的人,我们俩吵架,有时候吵得很厉害,她经常哭,看见她哭我也难受,自己打自己,情绪失控。她懂事,处处迁就我,而我还不断得寸进尺,两个人的关系像拉橡皮筋一样不断拉伸,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张力。

我当时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以为别人对你付出理所当然,以为感情永远不会变化。然后有一天,皮筋真的被拉断了,她把所有东西收拾走了,再也没有回头。

失恋后陷入情绪的沼泽

她一走就留我一个人,夜晚到来,无尽的孤独和黑暗把我吞噬,感觉糟糕至极。回想以前她帮我做饭,还包揽市场、财务、后勤,照顾我生活起居,我多么幸福。我情绪低落后掉进了死胡同,每天都活都在自责、愧疚、懊悔里,觉得自己罪有应得、应该去死,这些负面情绪引爆了我的抑郁症。

在抑郁的沼泽里,我心理平衡的堤坝全面决堤,钻牛角尖,异常偏执,习惯性地以负面毁灭自己的方式来唤起同情、博得关爱,经常有想不开的念头。

去医院诊断的结果是抑郁症,那是2011年,我第一次知道抑郁症这个病。我妈哭着对我说:亲妈养育了你二十多年,她才陪了你一年,你真的忍心丢下家人吗?

靠善意的谎言“活”了过来

生病的我靠吃药控制情绪,情感淡漠、迟钝,但只要与她有关的事我就像发疯一样,给她打电话发短信,天天要死要活的。她因此活在焦虑、担心、恐惧中,都快得恐惧症了。当时她承受很大的伤害和委屈,她说心碎了一遍又一遍,缝缝补补又碎了。

我痛苦挣扎了半年多,每天度日如年,我像个小孩子闹糖耍宝一样胡闹。有次难受得实在想不开,她没办法只好来见我。那时我们已经大半年没见面了,我情绪失控,哀求,下跪,想和好。她说:“如果想重归于好,你得把抑郁症治好了。假如我嫁给你成为你的妻子,有了孩子,你却抑郁症发作离开了,不就把孩子和我留着受苦吗?你能够肩负起丈夫的责任吗?你先努力康复吧,好了之后我们再和好。”

面对内心的巨婴做真正成熟的人

就在那一刻,我真的有了触动。关于责任,关于一份负责任的关系。我真的开始面对内心那个巨婴了,不再逃避责任和困难,看病吃药,看书改变认知,跑步运动改变体质。我深刻地理解到,真正的爱是一种促使自我进步与完善、自我成长的力量。

有个希望支持着我,我慢慢往好的方向发展。我想,只有抑郁症治好了,才配得上那么好的她。之后我顺利毕业,精神也好转。一天,我买了一张火车票来到她工作的地方,手捧两束鲜花来到她的办公室。我跪着把鲜花送给她,说希望她可以原谅我,跟我和好。

终于在眼泪中明白,失去的爱不会再来

她说:“作为朋友看到你的抑郁症好了,真的很开心和欣慰。”她说之前付出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如果她的付出,让我可以成熟成长,她就满足了。她说之前的伤害太深,太绝望,再也没有力气去爱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想找个岁数大一点、更成熟的人照顾她,不想一味照顾人了。她说真正的爱不是自私地占有,而是希望对方幸福。如果我真的爱她就放过她、祝福她、尊重她的选择。

我泪奔了,努力了那么久,心不甘。但是我学会了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我学会了接受这样的结果。

这是七八年前的往事了,非常感激生命中这位牺牲了那么多却什么都没有得到,让我成长、救我一命的姐姐,真心祝福她开心、幸福。现在的她应该已经是妈妈了,她一定会是一个好妻子、好妈妈。

我的抑郁症在2013年初痊愈了,她善意的谎言以及亲友们对我的帮助,是我能够走出来的重要社会支持。希望我的故事对正在遭受抑郁症折磨的朋友有一点启发和帮助,希望每个人心里都有阳光。(徐斌)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