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聚焦鹏城 > 深圳音乐厅 >

深圳社会各阶层分析:富贵阶层人数应在10万


时间:2015-10-02 14:09来源:互联网整理 作者:小林

  【“35岁深圳的35个问题”】之九深圳社会各阶层的分析

  文/林岭东

  本文力图对现在居住在深圳的1800万人作结构性分析。一般而言,对深圳居民的结构性分析有三种分类法,一种是所谓“户籍居民”与“非户籍居民”之分,所谓“人口结构倒挂”问题,另一种是按照移民来源地进行划分,也就是所谓“亚文化圈层”问题,这两种分类法都不是我的兴趣所在,不过倒也可以在第一部分作简单的分析;我最想做的则是第三种结构分析,即按照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对深圳这个“城市社会体”作阶级或阶层结构分析。

  “人口结构倒挂”的视角在深圳已是老生常谈。就目前而言,深圳1800万人口,其中户籍人口为380万(2015年底可望达到400万),办理居住证的人口约1200万。如何解决这个倒挂问题,社会上有不同意见,一种认为,应该降低入户门槛,加快入籍进程,每年解决50万人口的入户问题,用10年时间增加500万户籍人口,使得深圳户籍人口到2025年扩充到900万,之后自然增长,使得户籍人口规模在1000万左右,是合理的规模;另一种主要意见则认为,户籍制度是一个行将被“革命”掉的落后制度,再用“增加户籍人口”的办法解决所谓“倒挂问题”太落伍了,深圳应该在全国率先取消户籍制度,代之以“居住证+社保卡”制度,社会管理与居住证挂钩,享受公共服务的资格与社保挂钩。

  其实就现状而言,除了极端的“住房限购”政策外,深圳大部分公共服务都已解除了与户籍的紧密关联,仅小学与初中的就学,户籍还起点作用。但关内各区普遍而言,拥有“学位住房”的分值大都高于户籍分值,而且这主要是名校学位,普通学校对非户籍人口的门槛并不高。深圳在校中小学学生总数中,非户籍生源均已超过50%,这在全国的一、二线城市中均是罕见的。

  不过总体而言,户籍制度不可能由个别城市取消,而只能是中央政府的统一部署;某一特定城市也不可能不对某些紧缺的公共资源设置门槛(不是这种门槛,就会是别种门槛),否则供给只会完全崩溃,这是我们解决“倒挂问题”时必须理性看待的。

  并不太明显的方言“亚文化圈

  与金兄讨论过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他的观点认为,原来我们常说的广东省“三大族群”说,应该修正为“四大族群”说,除了原来的“广府人”、“潮汕人”、“客家人”三大族群外,应该增加一个“新客家人”族群。

  大家都知道,所谓“广府人”,就是小珠江三角洲为主的操白话的族群,“潮汕人”则是以潮汕地区为聚居地的操潮州话的族群,“客家人”则是以梅州、河源、惠州为主要聚居地的操“客家话”的族群。除三大族群外,还有一些更加细分的方言语种,不一而足。广东三大族群主宰了这一省的政治、经济、文化事务,并且互相之间有竞争关系,也是不争的事实。

  金兄所说的“新客家人”,主要是指“北方移民”,这里的“北方”概念,系指广东人的“北方”定义,大约是指南岭以北地区,仅广东、广西、海南、福建四省属于广东人眼里的“南方”。(但是我想,就改革开放后的新移民而言,恐怕广西、福建人都无法归入到广东的三大族群之中,也只能归入到“新客家”族群吧?)按金兄的论述,从人口规模来看,“新客家人”总人口超过4000万,应该已经超过原来的三大族群,成为广东最大的“族群”。他们虽有各自的方言,但在交流中,以“普通话”为共同的语言,如果按照这个定义,居住在广州的所谓“1949南下干部”群体,自然也应计算在内。

  按照这种“四大族群”的分法,据说佛山是广府人的文化中心,潮州是潮汕人的文化中心,梅州是客家人的文化中心,而深圳则是“新客家人”的文化中心,省府广州,则应成为四大族群共舞之地。此一说法是否成立,吾不敢断言,不过要说深圳是“新客家人”的文化中心或政治势力根基,似乎也讲得通。不是不断有人说深圳是“北方文化的殖民地”么?

  但是深圳的1800万人口中,显然不能全部认定为“新客家”族群。据估计,除了50万“老宝安”原住民外,至少仍有400-500万人,是从广东各地移民深圳的,甚至据说,仅陆丰一个县市,在深圳可能就有30万人,而电白一个县市,在深圳也至少有10-20万人。总体而言,据说潮汕人在深圳的总人口,应该在200万左右。而潮籍商人群体,在深圳这城市的影响力,据说也远超过他们在香港和广州的影响力。

上一篇:“柒公馆”再献豪礼 周华健演唱会门票免费送

下一篇:“和平之声”专场音乐会 昨晚在中山陵音乐台奏

以上内容由热线网友2015-10-02互联网整理上传分享 [我要分享]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举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受骗上当!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