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聚焦

“天才儿子”金晓宇,被看见之后

时间:2022-01-22 04:16:40 来源:微信公众号

《本雅明书信集》的样书是我去年12月份在医院拿到的,爸爸送到医院门口,进不来,由护士转交的。我翻译这本书用了两年多时间,眼睛一直对着台式电脑,(对眼睛)伤害很大。

德语是我自学的,其实英语、日语的自学经验可以借鉴过来,语言学习都是相通的。我一开始是看德语教科书,然后看关于翻译的专业教科书,反复看,再之后的步骤才是读德语原文小说。学习每门语言我都至少看20本原文小说,英文小说看了不止这个数。

有时候原文看不太懂,就在图书馆拿一本又大又厚的字典查。在浙江大学图书馆,我把德语和日语的教科书差不多看完了。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手机,就在一台收音机里听广播。你应该没听说过吧?收音机分短波、中波、长波,在短波收音机上可以收听到BBC,日语有NHK。收音机我之前处理掉了,现在应该在车棚里。我从小就用那台收音机,用了十多年,后来家里买了电脑才改为看剧,光日剧就看了六十多部,就为了学语言。翻译《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电影的元素》的时候,导演的每部作品我都至少看了两遍,其中书中提到的一些电影细节我会对照着反复看。每次翻译的时候,我会先把原文通读一遍,然后十页十页地翻译,每十页再次通读一遍,每翻译三十页做一次备份。现在用的电脑已经是第三台了,第一台是爸爸花了一万多块钱买的,大部头联想电脑,那时候很贵的。以前我吃完早饭就开始翻译,工作七八个小时,然后再自学其他外语,后面老妈生病,老爸走路也不利索了,需要照顾他们,时间越来越少。我爸爸很有耐心,在我生活里扮演了很多角色,帮我跟出版社编辑联系,给我做助手,以前还帮我校对,改得很仔细。我们也会有意见不一样的时候,比如性描写的地方或者出轨的地方,他觉得直接翻译不太好,想要改掉,但那就会和原意有差别。我目前已经翻译了17本书,第18本书正在翻。译本出版后,我会到豆瓣网上看评分和评论。之前看到有个读者评论说,他本来觉得我的翻译有错误,但他仔细对照原文之后,发现这是译者的仔细之处了,除了一个对法国电影历史的理解错误之外,其他找不出什么错误来。我很想感谢他,这是对我的鼓励。每本书的翻译时间我都会记录下来,比如《飞魂》,是从2014年10月17号一直延续到2015年1月20号,也会记录翻译期间阅读了哪些资料。(本子上记录了阅读过的德语小说,纸页泛黄,是金晓宇小时候的生字本,上面印着:天津市武清县印刷厂1979年1月)我家里还有很多这种旧的本子,是我小学时候留下的。关于信达雅,我看过一些翻译评论,有时候有信和达就足够了。我觉得雅是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的,难道古文的就叫雅吗?也不一定。我想的是,能把原文看透,把每个作者不同的风格表达出来,就够了。在翻译上,我觉得我不是天才,我只是个画匠,努力将原作描得差不多。

●金晓宇的笔记 图/殷盛琳

我父亲最开始联系《杭州日报》我是不知道的,是我从医院回来之后,叶记者联系我父亲,他才告诉了我。

●金晓宇最近拿到的《本雅明书信集》样书 图/殷盛琳

爸爸说,我从温州回家之后,一天一夜不怎么睡觉,吃饭也不怎么吃,在马路上又差点和人起冲突。他后来说,不如还是去医院吧。我很草率地答应了。结果这次出院之后,老妈不在了。我想如果我没去医院,在家里看着她,老妈是不是没那么早走?可能就没什么事情?妈妈之前摔断腰,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比较重要的事情我都记录下来了,怎么样诊断啊,怎么样做检查,想等老大(大哥)回来给他看。摔断了腰之后妈妈回来,又挺了三年。我本来想像照顾小孩一样照顾她,当重生一样,没想到她本命年还没有到就去世了。妈妈属老虎,本来今年是84岁本命年。我手机里面记录过她的样子,2020年她都瘦得不成样子了,2021年相比起来好很多了,但没想到不知不觉中就走了。妈妈管我管得很严。小学读得好好的,她看着别的学校(教学)质量好,就让我转学。我想学历史,她让我学国际贸易,但可能她还是有道理的,我如果学历史可能就是教教课什么的。以前她总跟我说一句话,一句方言,”小车不倒只管推”,是说你生病也好,怎么也好,要把你推出去,不能一直待在家里。她生病之后,对我的控制力减弱了。知道妈妈去世之后,我本来想写点东西,后来爸爸这篇文章出来,我可能也用不着(继续)写了——《对母亲的回忆暨我的翻译生涯》母亲在很大程度上规划了我的翻译生涯,按倒叙来说,她通过校友会与留校教课的陆教授交流沟通,再通过和陆教授女婿一起打篮球的朋友,也就是出版达人杨先生,为我谋得了第一个试译的机会。此后,从《船热》开始,再到《诱惑者》《嘻哈这门生意》《写作人生》……《本雅明书信集》,一发而不可收了。十年出版了45万余字。

据业内人士反馈,这个速度相当了得。殊不知里面有多少自己的努力和老天爷的恩赐。妈妈在我人生道路的几次关键时刻,像扳火车轨道道岔一样,(替我)改换人生轨道。例如大学填志愿,坚决不让我填历史系,而是填英语系。从树人大学国际贸易肄业后,又让我去自考英语系大专,终于拿到了大专文凭。浙江大学新址开放,大家排队申请借书卡时,又极力催促我去排队。后来又辛辛苦苦地为我(联系)一些翻译社和翻译活计……

●《杭州日报》的报道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二十来岁大学退学之后,这些年我几乎每年都去医院,有时候一年两次、三次。以前住院的时间没那么长,一个礼拜或者两个礼拜(就能回来),现在一住就是两个月,最长的时候是63天。

每个人都值得被看见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微信公众号内容随你看。

推荐 39548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