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聚焦

上海一小偷入狱后不吃米饭,刑警觉得有猫腻,查明后改判他死刑

时间:2022-01-22 12:38:11 来源:

俗话说“细节决定成败”。刑侦工作当中,往往一个不被人察觉的细微之处,就能成为破案的关键线索。

2012年的上海就发生了这样一起极具代表性的案件。一桩普通盗窃案里的一名从犯,仅仅因为自称湖南人却从不吃米饭,而引起了警方的怀疑。当警方出于谨慎,顺藤摸瓜往下查时,竟牵扯出了两桩陈年命案,以及一名在逃17年的杀人犯。

这个小偷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何人?他过去又犯下了怎样的罪行呢?本期历史文社,带你走进这起惊天“案中案”。

小偷不吃米饭,引起警方警觉

2012年7月3日一大早,一位陈先生慌慌张张跑到上海铁路公安处报案,称自己撞见了小偷。

原来,前一天晚上,陈先生在上海火车站南广场的一个椅子上,坐着等自己那趟班车。由于那天和客户谈生意时喝了些酒,陈先生酒劲上头、困意袭来不知不觉就倒下睡着了。等他醒来时,身边的行李包竟不翼而飞。

要知道,那个包里不仅装着6万块钱现金,还有陈先生的银行卡、支票、印章等各种重要物件。损失巨大不说,那些身份物件倘若被小偷盗用,后果更是不堪设想。为此,陈先生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万幸的是,由于事发之时正值凌晨,来往行人屈指可数。警方在调取监控录像后,很顺利的就锁定了嫌疑对象。只见当天1点20分左右,4名男子分两批,鬼鬼祟祟地靠近了熟睡中的陈先生。偷走包后,4人还潇洒地直接在大马路上分起了赃。

紧接着,警方通过银行自动取款机的监控画面,锁定了一名嫌犯李大军的正脸,从而将这个盗窃团伙一网打尽。

作为一起高速破获的盗窃案,尽管4名犯罪嫌疑人(李大军、洪厚裕、贺佐国、卫求)盗窃的数额特别巨大,但由于破案及时、财物被全部追回,犯罪情节也不算十分严重,所以他们面临的应该就是有期徒刑多少年的惩戒。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从犯之一的卫求却是一副心事重重、局促不安的模样,看上去比主犯李大军还要紧张。凭借高度敏锐的办案直觉,警方认为卫求过度紧绷的异常表现背后,必然隐藏着其他问题。

警方在审问卫求

秉承着“宁愿白费功夫,也不漏掉一个”的办案宗旨,警方随即对另外三个犯罪嫌疑人展开了进一步审讯,而审讯内容正是关于卫求的情况。

“我们只知道他叫毛胡子,来到这里才知道他叫卫求。”
“他这个人很凶的,他在外面,他身上一年四季都有刀。他敲诈人家的时候,人家把两百块钱藏到嘴巴里面,他都用刀把嘴巴撬开,把那两百块钱拿出来。”
“他经常被抓起来,在外面混不了几个月或者一年,就被抓走了。”

在3名同伙的描述当中,卫求平日里十分神秘,有非常多次犯罪前科,而且行事风格相当凶狠。这些都侧面印证了警方的猜测——卫求的来头绝对不简单。当然,其中最一锤定音的线索,还要数洪厚裕无意中提及的一段话。

“他(卫求)说他是湖南的,但我们喊他‘山东’。”

“我说你不是湖南人,因为他从来不吃米饭,他都吃馒头、面包这些东西。”

根据卫求自己的说法,他是湖南岳阳人,但从小父母双亡。自8岁那年父亲离世后,沦为孤儿的他便开始在全国各地流浪。也正因如此,卫求说话都不带湖南口音。

乍一听,卫求的身世似乎没什么问题。除了太过曲折一些外,充分能够解释他没有口音,以及阴差阳错走上犯罪道路等问题。但卫求展现出的饮食喜好,却着实令警方很在意。

要知道,中国一直以来都有“南方吃米,北方吃面”的说法。尽管不能“一杆子打死一船人”,但卫求顿顿吃馒头、用大葱下面条的吃法,实在太像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了。

就这样,警方最终决定对卫求刨根问底,把他的身份信息、过往经历、犯罪前科全部弄个明白。可谁曾想,当警方打开全国人口信息系统,输入“卫求”后,竟然查无此人。卫求居然连名字都是假的!

卫求真身暴露,牵出双尸命案

“我爸爸不能回去,一回去就会被抓。”这是一次,卫求的家人来上海看望他时,卫求的儿子偶然说出的一句话。

前科累累、多次入狱、残忍凶狠、对同伙和警方都隐瞒真实姓名,甚至于有家不能回、面临着被抓。

这个“卫求”到底是谁?他究竟犯了什么大事呢?很快,一张银行卡的出现就揭开了所有的谜题。

在对“卫求”随身物品的检查中,警方发现了一张银行卡。不过,该银行卡的户主不是“卫求”本人,而是牛彭永。据调查,牛彭永出生于1994年1月8日,刚满18岁,是陕西韩城人。

一名陕西少年的银行卡,为何会落入人在上海的“卫求”手中?就算是偷来的,这未免偷得也太远了些。随后,在对牛彭勇周边关系的进一步调查中,警方惊喜又惊愕地发现,其父牛抗斌长得跟“卫求”有九成像,而且牛抗斌还是一名在逃多年的重大杀人嫌疑犯。

顷刻之间,笼罩在“卫求”身上的迷雾烟消云散——“卫求”就是杀人后畏罪潜逃的牛抗斌——他曾残忍地杀害了一对年轻的小夫妻。

那是1998年5月25日,河南省郑州市北站路的一个偏僻小屋里,杨桂荣正准备叫上妹妹、妹夫一起去逛街,可当她来到门口时,却发现大门没有关好。

杨桂荣回忆称:“我打开房门一看,被子在地上放着,地上还有血。”

起初,生活环境单纯的杨桂荣下意识认为,是不是有人在这里打架了,那已经是她所能联想到的最可怕的事情。然而当她走进里屋时,却看见自己的妹妹和妹夫躺倒在血泊当中。

杨桂荣说:“110来了以后,我妹妹当时还没有死,她还有感觉,男人当场就死了。但妹妹后来也因为伤势过重,不治身亡了。”

家人的惨死,和血腥骇人的命案现场,给杨桂荣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此后很多年里,每每午夜梦回时,她都会噩梦缠身。

想必看到这里,大家都猜到了。犯下这起残忍血案的主犯,正是牛抗斌。牛抗斌向3名同伙提出要弄笔钱花,然后便实施了这场犯罪行动。不知道他们本就是冲着硬抢去的,还是在偷窃过程中意外撞见了受害人。总之,牛抗斌不仅痛下杀手,还在杀人之前殴打了男主人,并强暴了女主人。至于最初求财的目的,牛抗斌仅拿走了一个腰包,里面只有200块钱。

警方笔录

为200块钱,就残忍杀害了两条人命,甚至对受害人极尽折磨与羞辱,牛抗斌等人的恶行无疑是罄竹难书。

然而令人愤慨的是,姚秀宽等其余3名从犯,都在案发后一周之内落网了。唯独策划、主导了这一切的牛抗斌逃之夭夭、逍遥法外,而且一逃就是14年之久。

警方万万没有想到,这么一个穷凶极恶,仿佛人间蒸发一般的杀人犯,竟然会因为一起普普通通的盗窃案件,在时隔10多年后浮出水面。

家中土地争端,走上犯罪之路

在真实身份被戳穿后,牛抗斌显得十分的愧疚。他一边说:“我想家了,想老婆,想老妈了,想孩子了”;一边不停地表示自己对不起受害者,对不起家人,颇有副真心悔过的模样。而且牛抗斌愁容满面、一脸沧桑,看上去很难让人将他和一个盗窃、强奸、杀人犯联系在一起。

根据调查,牛抗斌于1969年出生于陕西省韩城市,家住芝阳镇乔子玄柳村。牛抗斌家里有田有地、没有欠债,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十分要好,他还早早娶妻生子,组建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再加上玄柳村当地民风淳朴,牛抗斌少年时期也没有什么混迹街头、惹是生非的黑历史。很显然,牛抗斌的生活真的跟杀人、犯罪等可怕的元素,相距甚远。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牛抗斌从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村青年,化身为一个满手血腥的亡命之徒呢?

关于这个问题,牛抗斌老家的邻居冯老伯给出了答案:“因为地边子,他(牛抗斌的父亲)就说我把边石立到他那边去了,两家的地,谁愿意让他立,说实话,都是因为我。”

事实上,1998年那对惨死家中的年轻夫妇,已经不是牛抗斌杀害的第一个人了。牛抗斌罪恶人生的起点,就是冯老伯口中的“地边子”,即土地和土地之间的边界。

冯老伯一家与牛家原本是邻居,都说“远亲不如近邻”,两家关系长期以来一直十分融洽,你来我往的也十分频繁。直到1995年,两家的关系急转直下。

起因大概是,冯老伯把用以证明分界线的石头,偷偷往牛家那边挪了一点。牛抗斌的父亲发现后,立马火冒三丈,指着冯老伯的鼻子怒骂他侵占自家土地。要知道在农村,可有着“占人的地边子,就是割人的肉”这么一句谚语。因为地边子的问题,两家人是争执不休,火药味越来越浓。

彼时的牛抗斌才26岁,正值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年纪。他火气一上头,直接带着弟弟牛抗民,抄起家伙就往冯家冲去。

那天的暴力冲突之中,牛抗斌和牛抗民两人,用锄头活活打死了冯老伯的儿子。

时至今日,回想起当年的骇人场面,冯老伯都是老泪纵横、耿耿于怀。

很显然,牛抗斌的第一次犯案,真的就是出于冲动所为。他原本是想殴打牛家人一顿,给他们一个教训,但绝对没有想过杀人,也从未预料到自己竟然会下手过重杀死人。

得知冯老伯的儿子重伤不治去世后,牛抗斌的家人都劝说他去自首,好好认错、好好悔过,争取宽大处理。可是在牛抗斌的认知中,“杀人是要偿命的”。他害怕,他不想死,也不想进监狱。于是,

他选择了拉着弟弟一起逃跑。

然后就上演了那熟悉的一幕,牛抗民没逃多远便落网了,并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牛抗斌却成功逃脱了警方的追捕。

罪恶逃亡17年,悔恨所作所为

从1995年到2012年,牛抗斌整整逍遥法外了17年之久。不过,与大部分逃犯像下水沟里的老鼠一般。躲躲藏藏、见不得光的情况不同,牛抗斌却活得相当高调。

1998年,入室抢劫,强奸、杀害一对年轻夫妻后出逃。
1999年,因盗窃罪被劳动教养2年。
2004年3月,因盗窃罪被判拘役4个月。
2004年7月,因盗窃被劳动教养1年6个月。
2007年,因盗窃被劳动教养1年6个月。
2009年,因盗窃被劳动教养1年9个月。
2011年,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

牛抗斌的犯罪履历表,可谓让一般小毛贼望尘莫及。可以说,他逃亡的17年中,绝大部分时间都关在监狱里服刑,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发挥到了极致。

看到这里,相信大家心里一定产生了诸多疑问。为什么只是过失打死人的牛抗斌,会转变成一个丧心病狂、无恶不作的恶棍?为何他被捕入狱这么多次,都没有一个警察调查他的真实身份?

事实上,关于牛抗斌犯案性质的恶化,归根究底就是前面提到的“害怕”。牛抗斌先入为主的认为,自己杀了人,一旦被抓到,必然逃不脱死刑的惩罚。时间一长,牛抗斌就萌生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反正最后都要死,犯一桩罪行和干无数件坏事,最后都是一个结果,那就自暴自弃、放飞自我吧。

当然,这背后也有为了生存的原因。毕竟作为一个杀人逃犯,牛抗斌必须四处逃窜、隐姓埋名,压根干不了什么正当营生,只能靠坑蒙拐骗、抢劫偷窃弄钱。

就这样,17年间,牛抗斌是四处犯案。通常都是一做案就被抓,刑满释放后立马故态复萌,然后再因盗窃罪入狱,循环往复。

然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面对这样一个罪行累累的前科犯,那些办案警察居然连他的真实姓名和身份信息都没有核查过,任凭牛抗斌顶着一个假名字在警局、监狱里进进出出,跟进自家大门一样。

关于这个问题,一方面应该与那个年代办案流程较为松散、相关系统没有完善有关。但最主要的还是源于牛抗斌拿手的“攻心计”。逃亡期间,牛抗斌深入贯彻着“舍小保大”的宗旨,一旦因盗窃罪被抓,绝不狡辩,积极配合警方,第一时间交代全部犯罪事实。由此给警方营造一种自己认罪态度良好、真心悔过的假象,让警方放松警惕,从而避免被深入调查。

总之,靠着承认罪行、转移视线这招,牛抗斌数次锒铛入狱,却都没有被识破真身。

好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牛抗斌怎么都没想到,上海铁路公安处会对一桩普通盗窃案查得如此细致,甚至因为不吃米饭的饮食习惯而怀疑起自己的真实身份,并顺势牵扯出那两桩陈年旧案。

随着真实身份和昔日罪行被警方揭露,牛抗斌显得异常的平静与轻松。他表示:“我现在在这里,一句话说白了,早些走了早些省心,也不想受这罪了,因为自己做的恶自己知道。”

原来这17年间,牛抗斌虽在不间断的违法犯罪,但他却并没有达到丧心病狂的状态。相反,牛抗斌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罪行,并为此感到后悔,终日惶惶不安。

尤其是2011年,他遏制不住内心思念,偷偷回了趟家后。却发现家中早已物是人非,父亲、弟弟都去世了,妻子带着孩子早已改嫁,就只剩下老母亲一人孤苦伶仃。而家中的惨剧,也都是他作恶的恶报。

所以,当一切真相大白时,牛抗斌反而感觉到了久违的轻松。他对着镜头表示:“这钱(赃款)要能取出来的情况下,这钱给受害者方他们,多少给一点赔偿,也算我良心发现,我现在唯独就是这么一点,再没有别的了,我也知道我错了,也知道后悔了,但错也错过了,后悔也没用,多少是点补偿吧。”

从一个家庭美满幸福的普通青年,到一个罪恶滔天的杀人逃犯,牛抗斌的人生是一步错、步步错。期间,他原本有无数次机会投案自首、回头是岸,可他却坚定的在犯罪道路上一路前行。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service@shxyo.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内容随你看。

推荐 2663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