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聚焦

2020年,24岁研究生逝世捐献5个器官,父亲十天后回工地搬砖

时间:2022-01-22 13:11:06 来源:

“馈赠,是生命的另一种延续!”

随着医疗事业的蓬勃发展,器官移植的技术也随之诞生,这一技术的诞生让许多生命垂危的病人又有了生的希望。

但自古以来,我国人民都有着入土为安的思想,因此尽管器官移植技术日渐发达,但手术移植所需的器官仍然供不应求,虽然受到传统思想的束缚,但我国仍有不少的器官捐献者。

而牛忠楠便是其中之一,2020年10月9日,在西安交大读研的他突发脑溢血不幸离世,年仅24岁。他的父母在悲痛之余,无私地捐献了他的双肾、肝脏以及两片眼角膜这五项器官。

牛忠楠父母

捐赠时,他的母亲曾表示:“让别人为社会和国家做更大的贡献也是他们的一个心愿。”而仅在儿子去世后的第十天,他的父亲便回到工地继续工作搬砖……

那么这背后究竟有着怎样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呢?

拼命三郎“牛院士”

牛忠楠,山东省聊城莘县人。他出生在一户贫苦的农民家庭,父亲牛章华在村里当建筑小工,母亲郭金花则在家种地和打打零工,一年到头起早贪黑,虽然没能改变家境,却也勉强能够维持一家的生计。

由于家里好几代都是农民出身,夫妻俩没什么文化,只能拼死拼活地做体力活,还要因为没文化而受到工头的压榨,因此牛忠楠的父母从小便十分重视对他的教育,砸锅卖铁也要供自己的孩子读书,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像自己一样吃了没文化的亏。

牛忠楠

牛忠楠从小便看着父母为维持生计而终日操劳,因此他十分懂事,也十分勤奋好学,从小学开始便一直名列前茅,中学时期便获得了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三等奖,中考的时候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当地的重点高中,后来高考时更是凭借着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上了大学的牛忠楠在学业上并没有丝毫的懈怠,而是更加积极努力地学习。在大学期间曾先后获得“明石杯”第一届微纳传感技术与智能应用大赛决赛优秀奖和2020年中国大学生机械工程创新创意大赛优秀奖。

因为总是一个人坐在前排位置上静静地学习和做实验。因此,牛忠楠留给同班同学的印象便只有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简单的“背影”。

学校里的实验项目一般都是大二才开展的,但牛忠楠在完成了自己的课程之后,从大一便开始做起了科研。因为学习成绩优异和科研的出色完成,牛忠楠被同学们开玩笑地称为“牛院士”。

牛忠楠的荣誉证书

李梓璇是牛忠楠实验室里的同桌,在她的印象里,每次见到牛忠楠基本都是在实验室里面,除了他的同桌,几乎所有认识牛忠楠的同学都知道他在学习上的“拼命”。

在同学们的眼中,牛忠楠并不是所谓的“天才型”选手,他用超过身边所有人的勤奋为自己赢得了最优异的成绩。当时班里仅有两个研究生的保送名额,牛忠楠便是其中之一!

后来他也如愿地来到了西安交大读研。

在攻读研究生期间,他还曾代表学校组了个小组前去山东烟台参加过一个比赛,前去参加比赛的还有许多来自清华北大在内的博士生,就是在这么一个神仙打架的赛场上,牛忠楠所在的小组拿下了初赛第一,决赛优秀奖的出色成绩!

西安交通大学

牛忠楠不仅重视自己的学习,也十分乐意帮助身边的同学,每次一有同学来请教他学习上的问题,他都会十分认真地为同学排疑解难,在解除了同学的疑惑之后,他还会跟道谢的同学说:“我们是在互相帮助互相促进!”

在生活上,牛忠楠也是一个默默做事的人。实验室工位上的插电孔并不够用,因此饮水机的插头常找不到地方接上电,为了让做实验的同学们能够喝上热水,他自费去买了一个专门的插电孔来接通饮水机的电源,并坚持联系送水公司的人来送水,以保证实验室热水的供应。

他所做的这一切在最开始都没有被同学们发现,直到后来因为学习计划要离开创新港校区,他嘱咐身边的同学记得给实验室订水换水,习惯了实验室有热水的同学们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都是牛忠楠在默默地管理着实验室的饮用水……

实验室的角落

牛忠楠突发脑溢血

读研究生的第二年,牛忠楠便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甜蜜的苦恼,由于科研完成的出色,许多公司已经开始向他抛橄榄枝了;而他的导师也十分明确,希望他能够继续攻读博士,在学业和科研上取得更加显著的成绩。这也预示着在一年后他要面临着这个抉择,是该接受邀请开始工作还是继续深造呢?

除了工作,牛忠楠还遇到了生命中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子,他们是在学院的一次联谊上认识的,女孩在联谊的照片上发现了牛忠楠这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便拿着照片四处去打探牛忠楠的消息。

“‘牛院士’被隔壁院系的女生追”的消息很快便在班级里传开了,同学们都开玩笑地调侃到:“牛的春天来了”。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居然会有女孩子喜欢自己。

在一番了解之后,两人约在了周末见面,在见面之前,牛忠楠还特意向班长取经,该怎样和女孩子约会。

牛忠楠

在班长的策划指导下,牛忠楠见面的时候还特意去买了一些小零食小礼物。尽管见面的时候牛忠楠十分的紧张,但想起班长对自己说的:“说话多注意点,多注意人家女孩子的情绪。”他还是鼓足勇气把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话题都跟女生聊了一遍。

第一次约会虽然很紧张,但牛忠楠觉得还是很完美的,回到学校的他跟同学们说:“那个女生很漂亮。”他沉浸在这份甜蜜中久久不能自拔,还自言自语到:“想不到我这样的人也能找到女朋友。”

虽然后面没有听到牛忠楠再提起过那个女孩,但同学们都认为应该是还没正式在一起。2020年10月3日,牛忠楠在实验室里跟一起做实验的同伴说:“要快点做完科研,然后要有一场约会。”说话间他的口角总是会不自觉地微微往上扬。

但美好总是那么短暂!第二天,牛忠楠像往常一样在实验室里钻研着自己的科研项目。突然,他感到身体一阵不舒服,紧接着半边身子麻痹,失去了感觉,意识到情况不妙的他马上打电话叫来了平日里关系较好的师兄。

西安交大一附院

在师兄的帮助下,牛忠楠来到西安交大一附院就诊,来到医院的他,已经不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了。但好在当时他的意识还清醒,他清晰条理地将自己身体的状况描述给了就诊的医生听。医生在听完他的描述以及做了相应检查之后,确诊他为轻微脑出血。

他的父母牛章华和郭金花在接到学校的通知后便马不停蹄地从家里赶到了医院。在医院里,看着眼前清瘦的儿子,牛章华夫妇心疼极了,但好在牛忠楠的精神面貌还算不错,他笑着安慰自己的父母不用担心,这才让牛章华夫妇悬着的心放了一点下来。

看着生病的儿子,母亲郭金花很自责,儿子很懂事,自己应该多做一点,多挣一点,让儿子的生活过得好一点。

在医院里陪伴了生病的儿子两天,所有人都以为牛忠楠的病情在逐渐好转。但谁也没有想到,10月7日,也就是确诊轻微脑出血的第三天,牛忠楠的病情加重了,他因为出血加重而陷入了深度昏迷,医院为了抢救这个年轻的生命,当晚便对他进行了开颅手术来清除血肿。

牛忠楠父母

这场手术持续了很久,牛忠楠的父母寸步不离地守护在手术室外面。而在手术结束后,牛忠楠便被推到了神经外科的ICU病房进行观察。因为脑出血引发血疝,因此手术后牛忠楠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他无法自主呼吸,只能靠着呼吸机维持着生命。

医生对他的父母说,接下来就看他能不能挺过去了,要是能醒过来,他的命就救下来了。看完医院的诊断报告,牛章华夫妇才知道,原来在儿子的大脑里有一根天然畸形的血管,由于发现的不及时和儿子为了学习长期熬夜,营养又跟不上,因此加剧了病情的恶化。

但不幸的是,牛忠楠并没有挺过去。他战胜了高考,战胜了大学期间随着考研而来的一个又一个的难关,眼看着幸福的生活即将来临,他却没能战胜这突如其来的病魔。2020年10月9日,医生宣布牛忠楠抢救无效死亡。

从牛忠楠发病到抢救无效死亡,前后仅仅五天,但这五天对于牛忠楠的家庭来说无疑是最残酷的摧残和折磨。

牛忠楠

24岁的牛忠楠仓促地离开了人世,他在临走之前甚至没能有机会留下只言片语来安慰家人,甚至没有片刻时间能够多看一眼自己辛苦操劳的父母,他也没能完成自己一直以来憧憬着的第二次甜甜的约会……

拿着医院下发的死亡通知书和诊断报告,母亲郭金花悲痛不已,她几度昏厥,喃喃自语道:“要是早点检查,早点发现,是不是孩子就不会走?“

牛忠楠生命的延续

牛章华虽然多年来一直久居农村,也没有上过学。但是孝顺的儿子教过自己上网,在一些短视频和新闻中,他了解到了器官移植这项手术。他也知道,许多躺在病榻中的人们因为等不到合适的器官只能在漫长的等待和无尽的痛苦中死去。

但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面临这种抉择,在儿子进行手术,医生下达病危通知书时,就知道儿子是九死一生。深思熟虑之后,他对医生说,如果最后自己的儿子救不回来,就把他身上有用的器官捐献出去吧,给那些需要的人!

牛章华

他想用这种方式来延续自己儿子的生命,他知道儿子想为社会做更多有益的事情,学校、老师、同学和社会各界人士在平常和生病期间都为他做了许多,他希望能够对社会做出最后的回报。

牛忠楠的母亲最开始并不同意牛章华的这个提议,她希望自己的儿子完完整整地来到这世界上,能够完完整整地离开。但丈夫的一句话却瞬间打动了郭金花:“儿子的器官捐了,救了人,他就以另一种方式活了下来,他没有离开!”郭金花哽咽了……

在牛忠楠去世之后,他的双肾、肝脏和两片眼角膜这五项器官都捐赠了出去!

夜很快就深了,黑暗中只有医院里走廊的白炽灯还亮着,牛章华手拿儿子的器官捐献书,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字,手不自觉地颤抖着。

医护人员向牛忠楠的遗体鞠躬致敬

牛章华和郭金花夫妇并不识字,医院的工作人员帮着填写了相关信息。最后一栏的签字栏里,他们找来了牛忠楠的堂哥帮忙签了字。而牛章华和郭金花夫妇则是在最后的名字上按下了红色的手指印。

拿着签好的器官捐献书,牛章华夫妇在陌生的西安交大一附院告别了自己心爱的儿子……

牛忠楠的五张银行卡和22块钱

从牛忠楠生病开始,学校的老师便一直陪着他的父母一起守在医院里,牛章华夫妇也并未向学校提出过任何的要求,学校的老师能够做到如此,也让他们夫妻俩很是欣慰。

在牛忠楠去世之后,他的父母向学校提出了想去孩子上课、学习和生活的地方看一下。在校方的陪同下,牛章华夫妇来到了牛忠楠的教室、实验室、宿舍和餐厅等地方。

西安交通大学校内

在实验室里,学校提出了可以带走牛忠楠做实验用的电脑,因为里面应该还存放着许多他的资料,但牛章华并没有接受,他希望能够将电脑留在学校里,给下一个学生使用。只是走了一块印有儿子名字,贴有儿子照片的工牌

遗物的清点也十分简单,只有几件普通的日常衣物,唯一贵重的便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在儿子的遗物中,牛章华找到了五张银行卡,他和妻子郭金花来到银行查看儿子的余额,才发现居然有四张卡是空的,唯一一张有钱的卡里却也仅有22块钱。

母亲郭金花的泪水终于绷不住了,她回想起儿子每次给自己打电话时的情景,每次说要给他打钱,牛忠楠便会告诉母亲自己有钱,不用家里操心。

这22块的余额才让她意识到儿子平时在学校里生活的艰辛。

牛忠楠母亲

在牛忠楠同学的回忆中,才知道牛忠楠每次去学校食堂吃饭都不会超过十块钱,他从来都不舍得点一个荤菜给自己吃。

从大学开始他便去申请助学贷款,还会去学校里寻找整理资料的兼职。为了赚到生活费,他去发过传单,干过家教,帮忙整理过资料。

他从来都不去外面饭店吃饭,也不愿意买贵的衣服。但遇到班里组织的集体活动,牛忠楠都会十分乐意地出钱出力,班里举办的捐款活动他也积极响应!他始终舍不得给自己花钱!

牛章华想起了之前的点点滴滴,儿子从来都不会跟家里说钱不够花,特别是2020年开始,由于疫情爆发和自己做工时手骨折受伤停工在家,家里失去了经济来源,仅有的一点积蓄也消耗殆尽。

牛章华正清点儿子的遗物

牛章华想打钱给儿子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儿子体谅家里,却主动打来电话说自己找到了一份兼职,一个月能多挣六百多元,生活费足够了!

想起过往的种种,夫妻俩又一次按捺不住心中的悲伤……

牛忠楠父亲的担当

在处理完儿子捐赠器官和收拾遗物的事情之后,牛章华夫妇便回到了鲁西南的那座小县城里,而儿子的遗体则是由西安交大一附院派车送回。

牛忠楠回到了那个生他养他的农家小院,院子还算宽敞,刚收获的玉米码得整整齐齐,院子里的梧桐树,角落里的小狗窝,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但牛忠楠却再也看不见了!

牛忠楠的父母

牛章华按照村里寿终正寝的老人才能享受的规格给自己的儿子办了葬礼,整个过程共花费了两万多,那也是家里唯一的一点积蓄。

尽管家境贫寒,但牛章华还是尽己所能给了孩子所有他能够给的,家里最值钱的便是一台空调,他担心儿子放假回家热,便花了四千五百块去朋友的店里赊了回来,欠的账到儿子去世时还没还清。家里所有的现代化设备都是为了儿子所置办的……

牛章华在儿子去世后时常会看着家里儿子的遗物发呆,郭金花也会看着那些物品开始喃喃自语。

但生活留给牛章华悲痛的时间并不多,家里在早些时候贷款养猪,但年景不好,养的猪都病死了,贷的款至今还还不上,家里还有个十四岁的儿子需要抚养。

牛章华明白自己不能就此倒下,在儿子去世十天之后他便撸起袖子去给别人盖房子当小工搬砖。

牛章华知道医药费有很多都是儿子身边的同学凑出来的,由于时间紧急,他没能够去记下那些善款,于是他发了一条又一条信息给牛忠楠的同学,希望得知善款的数额,自己去赚钱以后再还回去,但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有人回复的任何一条信息。

后来,牛章华得知,儿子的同学们准备集资供牛忠楠的弟弟上完大学,牛章华也很明确地拒绝了,他理解那些同学们的一片苦心;他也知道,儿子也不希望看见自己因此而颓废,他要肩负起自己身上的责任!

牛忠楠捐献的双肾和肝脏成功的挽救了两名终末期器官衰竭的病人,他的两片眼角膜也让两名生活在黑暗里的生命送去了光明,他以一种新的方式活在了这个世上,同时,也给别人带来了新生……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service@shxyo.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责任编辑:康开利_NB23017)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内容随你看。

推荐 9270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