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聚焦

1949年县城1名护士调中央当领导,同事惊呼:她是红军司令员夫人

时间:2022-05-21 16:31:37 来源:腾讯 深圳 新闻

1949年年底,全国基本上已经解放,在地处广东东北部,大庾岭南麓,毗邻江西的南雄县的一家妇产医院里热闹非凡,原来,这一天医院的一名叫曾碧漪普通的女护士接到上级的通知,要她去北京,是中央组织部调她去中央工作。

平日里朝朝夕相处多年的医院同事一打听,才知道,这位女护士不寻常,她是一名具有传奇经历的女红军高级干部,她的丈夫更是曾任红四军前委秘书长、红一方面军总前委秘书长、中央红军长征后,他留在闽粤赣边开展游击战争,任闽粤赣红军游击队司令员的古柏烈士。

曾碧漪,原名叫曾昭慈,1907年生于广东南雄湖口镇老圩,在她少年读书的时候,就受到他的哥哥曾昭秀的影响,他哥哥是南雄反帝反封建的学运先驱,南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杰出代表,南雄早期中组织领导人,曾经组织领导的南雄农民暴动,拉开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序幕的著名革命烈士。为此,她在广州甲种工业学校就读时,就参加了妇女解放协会,并入了团组织。

在广州这个革命摇篮里,曾碧漪满怀热情地参加革命活动,她到黄埔军校、农讲所、政治讲演班聆听著名领导人的讲课,随后在组织的安排下,她回到故乡南雄开展革命工作,出任妇女部长,兼县农协妇委书记。还委任她为广东妇女解放协会南雄分会特派员。

1927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曾碧漪和她的哥哥曾昭秀(县委书记)等人,领导南雄人民武装暴动,打击了敌人的破坏活动。后来南昌起义的部队来到南雄时,县委书记曾昭秀亲自带人下山迎接,曾碧漪随同她哥哥参加了这次有历史意义的会面,当时,南昌起义的部队还给南雄赤卫队留下了九条步枪。

随着后来反动派对赤卫队的轮番“会剿”,南雄赤卫队坚持了几个月的艰苦奋斗,最后不得不转移到梅关山上活动,期间,曾碧漪跟随哥哥曾昭秀到赣州寻找组织,曾昭秀找到在广州中山大学搞学运时的同学兼战友古柏,并参加了他的队伍。

古柏,江西寻乌晨光镇沁园春村人,他在读书期间就参加进步学生运动。1925年12月加入党,大革命失败后回家乡组织农民协会,建立寻乌支部,开展革命活动,并组织参加领导寻乌农民起义,建立游击队,领导创建寻乌根据地。

当时,古柏在家乡寻乌把革命活动搞得热火朝天,得知曾碧漪和哥哥曾昭秀的情况,由于他们在广州读书的工作中有过友好的关系,很快,古柏便亲自来南雄接她兄妹,为了防止反动的抓捕,他们还假扮夫妻到了寻乌,并任命曾碧漪为县委妇委书记,继任县苏维埃妇女部长。哥哥曾昭秀在寻乌牺牲后,她便与古柏相依为命了。

不久,从井冈山下来的红四军,沿着粤赣边界山地向赣南闽西进军,来到寻乌与古柏领导的游击队会师,红四军一部与当地游击队合编为第21纵队,古柏任政委,率部开展游击战争。后因工作突出,古柏任书记兼军委会主任,红四军前委秘书长、第一方面军总前委秘书长等职务。

此时,由于共同的革命事业,在领导的亲切关怀下,古柏与曾碧漪这一对革命伴侣喜结良缘,他们的婚事在方塘肚一家客栈,那天,方塘肚好热闹啊!店堂中摆满了课桌板凳,举行了简单而热烈的新式文明婚礼。21纵队的干部战士代表参加了婚礼。

婚礼上,曾碧漪和古柏当众同声宣读《结婚宣言》:“我们是革命道途中的伴侣,要毕生为事业奋斗,反对包办婚姻,反对拐卖妇女和一夫多妻,主张男女平等,自由结婚。”刚读完,会场上顿时掌声四起。那些前来参加婚礼的年轻妇女顿时活跃起来。

自此,曾碧漪和古柏过上了幸福的时光,可惜的是,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他们结婚才短短的几年光景,由于红军第五次反“围剿”的失利,上级开始有计划的战略转移,正在愁肠万端时,她的丈夫古柏从前方来信了。他告诉她战事吃紧,部队要转移,把三个孩子寄到老表家,父母的姓名、情况也不能告诉寄养人,以免敌人来了出问题。

情况如此严重是曾碧漪没想到的。难道红军真的要远走不回来了?难道苏区真的要被敌人全部占领……紧接着,红军大部队开始转移了。曾碧漪得到通知,他的丈夫古柏也被留了下来,担任闽粤赣边游击队司令员,带着同志们开展游击战。

曾碧漪留在中央苏区后方办事处,没几天又通知她去瑞金地方游击队。这个游击队活动在瑞金通往汀州的山区。红军走后国民党军队很快占领了中央苏区的许多县城,敌人到山区放火烧山,大肆屠杀,瑞金游击队一天要转移多次,夜晚也不得安生,曾碧漪等女同志下山为等领导人和重病号搞食品和药物。

1935年插秧季节,曾碧漪跟随留守红军游击队正在山中坚持斗争,一天深夜敌人突然包围了游击队。曾碧漪这是双腿浮肿,行动很方便,游击队转移时她掉了队,从一个山崖上滚下山去,在她昏迷中被逮捕了。

随后,她被敌人遣送到“九江感化院”,在九江监狱敌人严刑拷打过曾碧漪多次,受尽酷刑,但她一口咬定,自己只是普通女红军,敌人见从她口中问不出有用的东西,这才作罢。直到国共再次合作时,因双腿风湿浮肿,被驱逐“出院”,辗转流落到吉安找了份工作,以教师身份为掩护做地下交通工作。后来在组织的安排下,曾碧漪回到老家妇产医院当护士,直到全国解放。

直到这个时候,曾碧漪才知道任闽粤赣红军游击纵队司令员的丈夫古柏,早在1935年2月,被派往赣粤边开展游击战争,3月6日在广东龙川上坪鸳鸯坑被国民党军包围,在掩护同志们突围的战斗中英勇牺牲,年仅29岁,惊悉此噩耗,她悲痛欲绝。

古柏的孙子在爷爷塑像前

建国后,调到中央工作的曾碧漪先后在中国红十字总会、中纪委、国家革命博物馆等部门任职。据曾碧漪回忆:古柏与曾碧漪共生育了五个儿子:长子古新民、次子古一民、三子古万民、四子古亿(忆)民、五子古兆民。在当时战争年代辗转奔波,有的不幸夭折,有的刚生下不久就被寄养在老百姓家里,后来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新中国成立后,她只找到次子古一民和四子古亿(忆)民,最后只四子存活。1997年3月29日,曾碧漪大姐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腾讯 深圳 新闻内容随你看。

推荐 36434

热门推荐